-

115你廢了她,留她一命!

“銜兒?”嘯魅娘喚來。

嘯銜回神,注視人來,緩緩語來:“大姑,你想讓我見嗎?”

嘯魅娘沉吟會兒,才語:“那就見見吧!”

話落,嘯魅娘就從自身界環把碧桃放了出來,同時,更是讓其甦醒過來了。

一落地,一睜眼,與嘯銜一照麵,碧桃眼神冷沉,又有一絲規避。

而嘯銜一見是碧桃,不禁大惑不解。

“銜兒,她已經被人改頭換麵了,她就是你母親嘯娥英。”嘯魅娘走回了桌邊,緩緩而坐,

聞得解釋,嘯銜內心大震,隨即緊緊一盯碧桃,眼神裡則是有了說不出的複雜!

“小兔崽子!你看什麼看?”不知是惱羞成怒了,還是真的怨恨至極,碧桃怒然一瞪。

嘯銜下意識而迴避了。

“放肆!”嘯魅娘倏然一拍桌麵,桌子粉碎。

碧桃猛然回身,咬牙切齒,目光成殺:“嘯魅娘!今天本司落你手裡,你要殺要剮,儘隨你便!而本司若求你一句饒,那就是畜牲養的!”

嘯魅娘深吸一下,目光冰冷一懾,哼語:“嘯娥英,你以為本宮不想殺你嗎?隻不過,眼下有人想救你,而本宮也已答應她,暫時不會取你性命。”

嘯銜神色微微一震。

而碧桃怔了怔,冷笑:“少假惺惺了!你嘯魅娘骨子裡都是什麼毒色,本司早已一清二楚!今天,本司也已自知在劫難逃!你這毒婦,儘管動手吧!”

“這麼快就一心求死了嗎?哼,嘯娥英,你就不想聽聽銜兒現在是什麼態度嗎?”嘯魅娘說著,看向了嘯銜。

嘯銜暗瞥了一下碧桃,才問來:“大姑,你真的……暫時不會要她性命嗎?”

碧桃聽著,目光也暗瞥了一下嘯銜。

而嘯魅娘點點頭,接聲:“銜兒,你其實該問的是誰想救她。”

“誰?”嘯銜當即一接。

“靈仙城羨家的羨兒!”嘯魅娘答得很完整。

碧桃不由又是一怔,內心驚疑,羨兒是誰?

難道……是那叫茉莉的?

嘯銜皺起了眉頭,不解:“大姑,你……怎麼會答應她?”

碧桃回神,內心一震,恨氣倏生,小兔崽子!你身上流的血果然和這毒婦是一樣的!

“因為本宮挺喜歡這丫頭,感覺她要是能和銜兒你在一起,那就是嘯家一個很好的發展機遇!對了,三天後,她大概就會過來。”嘯魅娘微微一笑,不再掩藏自己的心計。

“不知廉恥的毒婦!你想拆散人家,你這完全就是在做夢!”碧桃忍不住一喝。

話出,嘯魅娘倏然一揮手,就將碧桃擊飛來!

砰!

碧桃完全無法躲避和反抗的觸梁柱而倒,嘴裡噗血。

嘯銜一見,眼神深處有一絲急切。

而這一絲急切,嘯魅娘是看在眼裡,冷在心裡,銜兒,你也果然和你爹那個窩囊廢一樣,終究還是無法徹底斬斷這種血脈之情!

“大姑,你廢了她,留她一命!”嘯銜內心掙紮,咬牙而語。

碧桃震住,她緩緩望向嘯銜,目光似恨又非恨。

嘯魅娘瞥了碧桃一眼,才冷冷說來:“銜兒,可是她並不會安分。她如今有多麼恨本宮,你現在也該一目瞭然。”

“大姑!請你——留她一命!”嘯銜再次咬牙,直視嘯魅娘來。

嘯魅娘對視著,對視著,冷問:“銜兒,你這是要為了這個賤人反抗本宮嗎?”

“我冇有!大姑!我很清楚,你一生所為,儘是為了我,是為了這個嘯家!而我嘯銜任何時候都不會來忤逆你!隻有這一次,我請大姑留她一命,就這一次!”嘯銜說完,朝嘯魅娘跪了下來。

碧桃看著,一瞬心如刀割,一瞬心如死灰!

嘯魅娘瞥了她一眼,又看向嘯銜,好一會兒後,她才深吸一下,緩緩語來:“銜兒,廢了她,留她一命,可以,但是你也得答應本宮一件事。”

嘯銜聽而即問:“大姑請說!”

“接下來,你好好和羨兒相處,爭取和她生米煮成熟飯!”嘯魅娘當即說來。

“卑鄙無恥!”碧桃咳著血,怒喝。

“夠了!你閉嘴!”未等嘯魅娘發作,嘯銜就朝碧桃大聲吼來了。

碧桃一怔,欲怒又止。

也許是這親生兒子的聲音裡終究帶了一絲關切之意吧!

也許是他現在的眼神,讓她又恨又痛吧!

嘯魅娘來回瞥著這母子,內心冷哼,嘯娥英,算你還有一絲為母之心!不然,本宮還真就容不下你,非得把你剝皮抽筋不可!

“大姑,我處,我爭取!”嘯銜緊接深吸一下,語來。

嘯魅娘一見,則是一問:“那麼,那個野丫頭(雀釉)那邊,你要如何解決呢?”

嘯銜咬牙而語:“如實相告。”

“就這樣?可是你連怎麼上她都無法自主!若是她聽後,把你打個半死,再變成像她(嘯娥英)一樣的悍婦,你要本宮最終如何來為你解決呢?是要本宮繼續來上演賜死之戲嗎?”嘯魅娘漠然而語。

嘯銜沉默起來。

碧桃聽得皺起了眉頭,內心驚疑,這嘯魅娘說的是那個雀釉?這雀釉竟是如此……潑辣嗎?

“銜兒,還是早點和這野丫頭斷了吧!她並不像你想的那麼簡單,她身後可是站著一個孔雀族的老詭婆!這老詭婆,手段可不比本宮差,本宮現在也是不輕易去惹這老詭婆的!”嘯魅娘淡淡說著,似並不介意碧桃把一些訊息聽了去。

“不,大姑,她是我的!我不會丟棄她,而她也休想離開我!她渾身上下,寸寸縷縷,我都已摸遍了嚐遍了,她就是我的!誰也休想把她從我身邊帶走!”嘯銜說紅了眼,著起了魔。

碧桃一見,內心不禁直呼,冤孽啊!

嘯魅娘見而不禁一歎,一問:“銜兒,你還是不要把話說得這麼滿,要是將來哪一天,這野丫頭也和她(嘯娥英)一樣想要本宮性命,那你是幫本宮還是幫她?”

嘯銜一怔,很快就回:“大姑,我會替你教訓她!但你也不能傷她!”

嘯魅娘再次一歎,失笑:“算了,本宮知道這野丫頭確實已讓你難以自拔,本宮不會讓你做艱難地選擇,本宮隻有一點,她必須為嘯家誕下子嗣,否則,不管你將來要多麼恨本宮,本宮也絕不會對她手下留情!”

“她會的!我肯定會讓她懷上!”嘯銜信誓旦旦,內心卻是鬆了口氣。

興許,是他明白了,嘯魅娘宣佈的這話,就是她的一條底線。

如此,隻要抓住這一條底線,他就有把握麵對未來可能發生的矛盾了。

“行了,那你先去吧。”嘯魅娘隨即說來。

嘯銜卻是有些猶豫。

“怎麼,你還有事?”嘯魅娘不動聲色問來。

嘯銜瞥了一眼碧桃,纔回:“大姑,廢了她的境為後,請你……再恢複一下她的這些傷。”

說完,嘯銜奔出門去了。

看上去,是他難以抑製內心的某種情感。

嘯魅娘深吸一下,緩緩走近碧桃,漠然語來:“嘯娥英,你該慶幸,是你為嘯家留了這麼一條血脈,才讓你今日最終免於剝皮抽筋之苦。”

“嘯魅娘,你……給我住口!本司從來就冇有生過這個小兔崽子!從來就冇有!!”碧桃咬牙切齒,恨不能將嘯魅娘生吞活剝!

嘯魅娘卻是倏然一動,蹲身一掌按在嘯娥英頭頂!

轟轟轟!

嘯娥英隻覺自己一身人齡境境為儘付東流,點滴不存!

緊接著,她又感覺身上的傷,又極速恢複來。

冇多久後,嘯魅娘起身,冷冷一哼:“嘯娥英,本宮這裡也再給你回頭的機會,隻要你今後好好做你的嘯家嫡室,本宮可以將一切都既往不咎!”

“你……做夢!!!”碧桃嘴唇都咬破了。

嘯魅娘卻是一哼一笑:“嘯娥英,不要以為本宮真的不知道你內心最大的弱點。在你內心,在剛纔,你其實也是無法斬斷與銜兒的血脈之情的!而銜兒方纔的舉動,也無不在體現著一種母子連心!本宮這一生,皆是為了銜兒,皆是為了嘯家,是不會輕易讓銜兒難做的。

“嘯娥英,你也還是醒醒吧,你當初堅持的一夫一妻之心,在這個以繁榮為尊的獸界,那是完全不現實的!在獸界每一個繁榮的背後,那其實都是有族的。嘯家不能落後,落後就要被無情淘汰!嘯家需要衍生繁榮的族係,如此纔可真正屹立於獸界,如此纔可獲得那真正的幸福和快樂!

“嘯娥英,這些話,希望你聽得進去,若是實在聽不去,那你這一生也就到頭了。好了,回你曾經的屋去吧!”嘯魅娘走出了自己屋,漫步去。

不知為何,碧桃安靜了下來,她望著嘯魅孃的背影,忽然竟是看到了一種孤寂!

但很快,這種意象就被她驅逐出腦,該死!忘了問這個毒婦,單珊和須寒問怎麼樣了!不行,不行,我必須得儘快聯絡層後孃娘和獸道會席!可是……我眼下已被廢,冇了境力,我連界環都無法打開,更加就不用想著去用它傳音了!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對了,一天齡!羨兒!我應該立刻去找他倆!

想清楚後,碧桃隨即爬起來,來到屋外張望了一下,便迅速朝城主府大門走去。

而在她走後,嘯魅娘又出現在屋門口來,冷哼:“嘯娥英,你真是枉費本宮剛纔和你說這麼多!你這樣的人就不該活在獸界!你就隻適合活在一種夢幻之中!不管了,先去找玄策那東西探探情況,看看他身上的傷到底是怎麼回事!”

喃喃之後,嘯魅娘人影如魅,消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