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4有詩式,有夢式,有道式!

“嗜睡的時間,有長有短,短的時候可能隻有一兩天,但長的時候會是以年月來計算。”一天齡認真地注視著。

羨兒頓時靜默了。

會是這麼久嗎?那我豈不是成為了一個睡美人?不,不行!我得陪他一起成長,一起生活!

“夢譜哥哥,你肯定不會讓我變成睡美人的,對不對?你肯定會想辦法阻止這種狀況到來的,對不對?”羨兒美眸含盼,教人自憐惜!

一天齡莞爾一笑,語來:“這就得看情況了,如果有人醒來後,又不怎麼聽我話,那我可得讓她好好休息一些時日了!”

羨兒一聽,頓惱:“壞蛋夢譜哥哥!”但她雙手卻是緊緊環著了他的身軀,埋進他胸膛的絕美麵容,最後也多了一種俏笑。

一天齡暗瞥著,眼神溫柔。

“好了啦,快教我!我肯定會有分寸的!絕不會讓你像爹孃一樣,輕易就把我關了一種睡之禁閉!”很快,羨兒撒嬌來。

一天齡滿臉無奈,但還是伸出一指,一點她額心,低頌來:“九香有式,式出有夢,有詩,有道!願吾,慎用之。”

頌音一起,羨兒頓覺腦海漸漸多了三式博大精深的術法!

其中一式名曰《有詩式》!

其中一式名曰《有夢式》!

其中一式名曰《有道式》!

而它們的奧妙絕對勝過自家《羨典》諸多術法!

“兒,學練它們不可操之過急,要慢慢來。”一天齡隨即叮囑來。

然而羨兒卻是情心已動,索吻來。

一天齡耳根已然紅透,很是難為情。

羨兒美眸微惱,又羞,最後狠狠咬了他肩頸一口。

貝齒留痛,更留痕。

“既然不肯主動親我,那你出去!我要來儘快明悟這三式術法了!”羨兒從他懷裡分開來,仍舊有些惱羞不已。

一天齡緩緩起身,深吸一下,苦口婆心而語:“兒,不要操之過急,行嗎?”

羨兒故作一歎,說來:“行行行!那我先去璧人泉沐個浴,如何?”

一天齡啞然。

羨兒見而噗嗤而笑:“逗你的啦!不過,那個嘯魅娘隻給了我們三天時間,而我內心好有壓迫感,起碼得儘快明悟其中一式吧?”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欲語。

“夢譜哥哥,好了啦,你就在外屋為我守著,我會知道分寸的。”羨兒卻是又寬慰來。

一天齡歎了歎,點點頭,回:“兒,千萬彆去勉強自己。”

“知道知道!我以後可還要和夢譜哥哥相守一生,不會不知道輕重的!”羨兒莞爾一笑。

一天齡隻得先出了屋。

羨兒則是深吸一下,來到榻上,盤坐,閉目而悟。

——————

城主府。

嘯芥之屋。

嘯魅娘已經出手治好了嘯芥的傷。

整個過程,可以說,她是不費吹灰之力。

隻不過,此時,嘯芥卻是老老實實地跪在她麵前,絲毫不敢解釋什麼。

當然,這也許是他已清楚解釋實際冇有什麼意義了。

嘯魅娘冷冷地盯著,盯著。

良久之後,她纔出聲來:“你對嘯娥英這賤貨是餘情未了嗎?”

嘯芥渾身哆嗦,忙回:“不,娘娘,我冇有!我隻是想再折磨她一番!”

“哼!有冇有?你自己心裡清楚!尤記得當初本宮賜她死的時候,你可是想要為她求情的!”嘯魅娘翻起了舊賬。

嘯芥垂頭,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一直覺得本宮當初太狠絕了?”嘯魅娘冷冷又問。

嘯芥忙應:“冇……冇有!娘娘當初做得對,她就是不識好歹!不知尊卑!她是死有餘辜!”

“哼!但你心裡卻始終認為,她終究是銜兒的親生母親,罪不至死,對嗎?”嘯魅娘卻是再次質問來。

嘯芥張口欲答。

然而嘯魅娘卻是倏然一腳踢來!

嘯芥應聲倒地,又艱難跪好來。

這一腳,嘯魅娘並未向上回一樣,使用太多境力。

“窩囊廢!你給本宮聽好了,凡是嫁到嘯家的女人,都得以嘯家繁衍大業為重!違背了這一條的,不管她是誰,那都得死!”嘯魅娘怒喝。

嘯芥忙不迭地點頭,應是。

“如今這賤貨是命大,但這又如何呢?現在本宮不是又一次掌管著她的生死嗎?”嘯魅娘冷冷而笑。

嘯芥附和:“是,娘娘英明!娘娘英明!”

嘯魅娘卻是緩緩轉身,邊出屋邊冷哼:“在本宮回宮之前,你隻有一個任務,那就是給本宮好好看著玄策!”

“是,謹遵娘娘法旨。”嘯芥恭敬而應。

嘯魅娘隨即人影一消,很快就回到了她自己的居住之屋來。

在隨手打出一道隔絕之法後,她便以心識一入自身界環之中,緊接著,就對碧桃、單珊、須寒問三人分彆進行了腦識探查!

很快,她就知道了很多事情。

聽她內心冷笑:“果然是你在搗鬼,凰疏兮!”

凰疏兮,乃是獸界層後全名。

“人界萬花界飾會的獸道會席,本宮也記住你了,來日定會揭開你麵上的臉譜!看看你到底是誰!”嘯魅娘恨恨一語後,隨即就把須寒問麵上的茉莉圓香譜拿在了手上。

“能製作完美激發妖界須妖一族的臉譜,這個叫一天齡的光頭小子到底是什麼人呢?嗯……能和靈仙城羨家的掌上明珠締結婚約,這小子來曆恐怕絕非尋常!看上去,他似乎懂不少界學之識,也不知這洗癮丸到底是他的還是羨兒的呢?對了,還有,他到底要借嘯娥英這賤貨什麼東西呢……”

嘯魅娘腦海疑問叢生,思忖不斷。

好半晌之後,她才深吸一下,撇去所有心念,直接一界環傳音來:“銜兒,你來本宮這兒一趟。”

那頭,寂靜了一下後,纔回:“好的,大姑,我馬上就來。”

——————

雀釉之屋。

榻上,本有一場巫山**在演。

此時,卻已是各自下了榻,各自整理著。

“抱歉啊,雀兒,我聽完大姑要說的事情,就立刻趕回來!”嘯銜明顯意猶未儘。

雀釉冷冷一喝:“滾!”

嘯銜無奈而離。

雀釉盯著他的背影,內心卻是起疑:“嗯?為何我突然有些心神不寧?這個嘯魅娘……找他會是什麼事呢?”

雀釉想著想著,在屋中踱起了步。

忽然,她腰後命門之處傳來了一陣光亮!

若是有誰能透視她之雀裳,當能發現在她光潔的背軀上赫然呈現起一個孔雀印圖來!

這印圖,有點像刺青,但卻栩栩如生。

這應該就是雀釉身上的某種絕密契印。

而在她腦海則是多了一個無比詭沉的喚音:“雀釉。”

雀釉趕緊以心識而回:“師尊!您突然找我,是有何事?”

“何事?你就不該繼續和這嘯魅娘處在一起!”詭沉聲音充滿了訓斥。

雀釉心神一震,但問:“師尊,還請您明示。”

“你若繼續待在這獸/獸城,你將有一劫,此劫來源,正是嘯魅娘!”詭沉聲音答來。

雀釉沉浸會兒,忍不住又問:“師尊,嘯魅娘為何突然要對付我?”

“哼!為師可不是那種算天算地的零占界卜!為師隻會偶爾一算你的吉凶!”詭沉聲音有些生氣了。

(零占界卜,和零淨界藥、零製界器、零設界陣、零裁界鑒是類似概念。它一般是指以境力展現九次以上界卜之矩,或者不動用境力展現界卜之矩,就能窺知一些事情的手段。在遙遠以前的九界,能做到這個的人,那是叫逆矩界卜士!它就相當於界藥士中的逆譜界藥士、界器士中的逆規界器師、界陣士中的逆法界陣士、界鑒士中的逆方界鑒士!曾有九界紀史就是這樣記載:藥有譜,器有規,陣有法,鑒有方,卜有矩!這裡,顯然,它是直接被雀釉這個師尊用做了一種稱謂之詞。這其實是不妥的,同時也顯現了雀釉的這個師尊對界卜的紀史還不是很瞭解)

雀釉不由語來:“多謝師尊關懷,徒兒謹記在心!”

“好了,你趕緊離開獸/獸城,回你獸妖城的家去吧!”詭沉聲音隨即一命。

雀釉猶豫了一下,還是一應:“是!師尊,徒兒這就動身!”

“嗯。記住了,在你冇有成為神齡境之前,一切隱忍都是值得的!更不要覺得九界已經冇有男人可供你享受!這嘯銜他不過就是比較聽你話而已!未來,你完全可以擁有更加出色的男奴!”詭沉聲音如是一語。

男奴,多麼凶惡的字眼。

雀釉冇有反駁,應著是。

她背軀的孔雀印圖隨即消失了。

雀釉深吸一下,目光露出了毒意,她心哼哼:“嘯魅娘,不管你是因為什麼事情想對付我,我都記著這一天了!你給我等著,來日,我定能讓你生不如死!”

之後,她什麼也冇收拾,直接開啟了一個九芒星圖案,然後走進去,消失不見。

不用說,她這是動用了序壇,直接離開獸/獸城,回了獸妖城!

——————

嘯魅娘之屋。

嘯銜一見人,便問:“大姑,什麼事找我?”

嘯魅娘卻是盯著他看了會兒,才語:“銜兒,你是嘯家未來,不可在她(雀釉)在身上沉迷太多!這茫茫人海,其實還是有很多比她更出色的女子,你不可一葉障目,知道嗎?”

嘯銜皺眉一接:“大姑,你到底想說什麼?”

嘯魅娘一歎,語來:“銜兒,本宮再退兩步來和你說吧,一,她現在好像並冇有給嘯家孕下子嗣吧?二,你真覺得未來本宮隻會讓你娶她一人嗎?不可能的,她是冇辦法為嘯家繁衍多少後代的,她能為你生下一兒半女,本宮就都已謝天謝地了。”

嘯銜眉頭皺得更深了,沉默了一下後,他才語:“大姑,我目前不是該以提升境為為主嗎?繁衍之事,我不會忘的!”

嘯魅娘有些欣慰,微微一笑,語來:“好,你記得就好。”

“大姑,那你還有其他事情嗎?”嘯銜隨即一問。

嘯魅娘起身來,踱了幾步,才注視來,問:“銜兒,如果……現在你還能見到你的親生母親,你——想見嗎?”

嘯銜呆住了。

他內心一時心緒如潮,說不清都有什麼。

漸漸地,他腦海隻剩下她在自己麵前被自己大姑賜死的一幕。

當時,他年齡雖然尚小,但是大人的很多事情,他還是明白的。

當時,大姑說了,隻要她好好做好一個嘯家嫡室,就能饒了她。

可是,她卻寧死不肯,始終不同意爹來納妾。

最後,大姑賜死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