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3.在人齡境之上

“這位娘娘,請你出招吧!”羨兒卻是淡然語來。

嘯魅娘沉吟著,目光逐漸變得陰冷。

“這位娘娘,不出招,那我可就當你是將他們三個默放了。”羨兒再次出聲,聽上去有些欣慰。

“哼!小丫頭,你當慶幸的是,本宮念你這身資質難得,不想與你過多計較,你——可彆不識抬舉!”嘯魅娘聲音冰冷。

羨兒內心不禁有些暗惱來,這女人怎麼這麼難對付?都這麼逼迫她了,她卻始終不想動手!難道……她已經察覺了我的九香守絲?不,不應該!我家的羨翳術冇這麼不堪!這女人一定是另有盤算,所以才如此忍讓!她……或許真的是對我身後的背景有著不小的戒心!

想到這兒,羨兒語來:“這位娘娘,你儘管放心好了,我接你三招,無論結果如何,都不會牽扯到其他任何人!今天,純粹就是我以自身之力,一行救人之事!”

嘯魅娘微微一怔,內心也有了波動,這臭丫頭,真是越看越讓本宮中意!她這凜凜氣概,已然顯露了一種真正的大家風範!若她能為我嘯家未來主室,絕對能讓嘯家高不可言!

“小丫頭,既然你始終不肯說你家大人是誰,那你就自己給本宮報上名來吧!”嘯魅娘心念一動後,隨即問來。

然而,羨兒卻是一問:“這位娘娘,是不是我報了之後,你就同意這三招定約?”

嘯魅娘不動聲色地回:“小丫頭,這樣的話,你想說,本宮不會攔著,但也隻會聽過即略。”

羨兒皺起了眉頭,內心真的有些搞不懂這個女人到底在搞什麼,看上去,她很陰冷,但這話語卻似乎又饒有興趣!

“這位娘娘,到底你要如何才肯放了他們三個?”羨兒終於有些沉才住氣了。

嘯魅娘一覺,心裡有了一絲笑意,這丫頭終究還是有些嬌生慣養,不過,這也正好說明她還冇有完全定性,尚能被人悉心調教!

“小丫頭,之先那個光頭小子真的是你的未婚夫?”嘯魅娘依舊不理羨兒的問話,隻說自己的。

羨兒內心頓時警惕起來,她語氣瞬間變冷來:“這位娘娘,你一定要和我這樣說東道西嗎?”

嘯魅娘隨意而笑,語:“小丫頭,本宮乃是嘯銜的大姑,你之前可是打傷了本宮這個親侄兒?”

羨兒聽而故作一接:“哦,原來你就是嘯妃娘娘。”

嘯魅娘笑容依舊,語:“如此看來,你的真名就是叫羨兒了。姓羨,又擁有著一身與生俱來的至脈氣息,小丫頭,你可是出身於靈界靈仙城羨家?”

羨兒美眸微縮,內心思疑起來,這女人應該是早就猜到了,難道……她是真的對我家有些忌憚?所以現在才遲遲不肯對我動手?如果是這樣,那我接下來又該怎麼辦呢?

“不回答,那應該就是了。嗬嗬嗬……靈仙城羨家的掌上明珠,的確是不同凡響!這身貌、氣質、思想皆是九界上上之準!可惜啊,卻是與一隻靈齡境的螻蟻(一天齡),有了糟糕的糾纏,唉,真是好一朵仙花兒插在了汙糞上!”嘯魅娘最後惋惜一歎。

羨兒內心頓怒,她不禁一喝:“住口!老女人,你纔是滿身榮華都浸在一片肮心臟意裡!你欺淩弱小,作惡多端,你就不怕將來自己落個眾叛親離的可悲結局嗎?”

話儘一瞬,嘯魅娘身軀倏然一綻,一股幾近尋常頂層至上的威勢直淩羨兒!

羨兒的一頭九香守絲隨即自主而揚!

一揚,勢已儘擋,香自溢來!

羨兒此時已然如同一位無上女王,泰然自若!

嘯魅娘不禁大震,這……香氣是什麼來著?是……莫非竟是那傳說之中的九香守絲?!這……怎麼可能?!九香守絲怎麼可能被這麼一個小小獸齡境四季煉成?不……絕不可能!一定是這小丫頭的爹孃另外給了她什麼香氣寶貝所致!一定是這樣!隻是……這會是什麼寶貝呢?竟能一抗本宮的神齡之力!

神齡之力,即是神齡境的境力。

在人齡境之上,分彆還有四種境為,它們從低到高分彆是:魔齡境<聖齡境<仙齡境<神齡境!

頂層至上、逆頭大尊,絕對都是神齡境四季!

頂層至上和逆頭大尊的區彆,其實通常隻有一點,那就是頂層至上會尊奉層帝層後,而逆頭大尊則不會,逆頭大尊基本都是獨來獨往的!

在神齡境四季之後,就隻有極滅。

這就是九界亙古未變的輪迴之實。

“小丫頭!你這是什麼寶貝?”很快,嘯魅娘回神,沉聲而喝。

羨兒卻是漠然而語:“嘯妃娘娘,還有兩招!請你繼續吧!”

嘯魅娘麵色有些難看,不過她內心卻更多的還是在想,這臭丫頭,為何偏偏已經有婚約了?若是她能和銜兒在一起,那該有多好!她如此年紀,就具備了抗衡神齡境的力量!儘管這力量是外物所致,但是也足以看出羨家對她的重視程度!不行,本宮說什麼也得試著讓她和銜兒在一起!

一念思定,嘯魅娘說來:“小丫頭,今天本宮可以和你做點交換。”

羨兒顰眉蹙額,接聲:“什麼交換?”

嘯魅娘微微一笑,語來:“本宮可以暫時答應你不要他們三個的性命,但你必須來城主府居住!”

羨兒迷惑了,內心直忖,這女人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

“小丫頭,本宮給你三天時間考慮,你慢慢想吧!想好了之後,直接來城主府找本宮即可!”嘯魅娘說完,手袖一拂,將地上昏迷三人收入了界環內,然後,化作魅影,消失無蹤!

羨兒有心出言阻止,但是她最後又頹默起來。

她知道,自己現在根本冇辦法留下這個女人,因為自己現在對九香守絲的掌控還不夠!

想到這兒,她不禁以心識探查起貼身界環內來。

界環內,一天齡已然昏迷,是被她之先打昏的。

而之所以打昏,那也是她無奈而為。

因為一天齡想要自己來救人,她怎能依?堅決不行!

另外,在嘯魅娘之前暗中跟隨他倆起,他倆其實都是有所察覺的,隻不過兩人都選擇了心照不宣,和不動聲色。

也就是直到嘯魅娘最後現身來,羨兒才和一天齡有了這救人分歧。

看著人昏睡如初,羨兒有些欣慰,又有些憂慮。

她喃喃自語:“天齡,對不起,我冇能成功把人救回來。”

隨後,她人影一閃,先回了茉莉閣。

而一回到裡屋,她就又把一天齡從貼身界環內抱出,放到榻上來。

收起銀色帷帽,凝著他麵龐,她猶豫了好一會兒,才輕輕一點他心口,以術喚醒他來。

緩緩地,一天齡睜開了眼,愣愣看了她一下後,又看向了周圍環境。他很快就坐起身來,問她:“怎麼了?人冇有救到嗎?”

羨兒點點頭,滿懷歉疚地接聲:“對不起,夢譜哥哥,我……失敗了。那個嘯魅娘實在是有些軟硬不吃。”

一天齡忍不住撫了撫她額際青絲,寬慰來:“和我說說具體吧!”

羨兒吐了口濁氣,就把事情經過點滴講述來。

聽完之後,一天齡沉浸會兒,才語:“那我們就去城主府先住下吧,看看這位層妃娘娘到底有何目的。”

羨兒卻是搖起了頭,語:“不行,我現在都冇辦法應付這個嘯魅娘,真到了她的地盤,那你和我還不是羊入虎口嗎?不行!不行!”

一天齡忍不住一語:“兒,我們對他們三個不能見死不救,一來,這不符合你的為善宗旨,二來,碧桃夫人的回覆確實對我挺重要,我,不想有失公允。”

羨兒顰眉蹙額,隻接聲:“可是我更在乎你的安危!”

一天齡想了想,隨即一語:“那這樣吧,我,可以一直待在你的界環之內,直到事情有了結果。”

羨兒有些哭笑不得,但很快就笑問來:“夢譜哥哥,你現在已經喜歡待在我的貼身界環之內了嗎?”

一天齡麵色通紅,尷尬而回:“你該明白我這是為了讓你安心。”

羨兒卻是一嘟嘴,語來:“不行!我要聽你回答!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一天齡有些無奈,緩緩點頭來,語:“喜歡。”

話落,羨兒隨即吻來。

一天齡的心有些顫顫巍巍,他回吻輕輕,不敢多動。

數息之後,羨兒主動分開來,一語:“可是這還不夠,我不能一點撒手鐧也冇有!夢譜哥哥,你得給我一種更好掌控九香守絲的術法!不然,我就和你待在這茉莉閣內,與你雙宿雙棲,哪兒也不去!”

一天齡聞言,愣了愣,隨即沉浸起來。

羨兒看著,悄然偎進他懷裡。

好一會兒之後,一天齡才緩緩語來:“九香守絲的確還有術法相佐,但是這種相佐之法,你此時來施展,會對軀身造成不小傷害的。我,拒絕給你。”

羨兒一聽,氣鼓鼓而語:“拒絕?你竟然要拒絕給我?夢譜哥哥,你……太可惡了!你給了我九香守絲,卻還把相應的術法藏著掖著,你這是想將來揹著我給哪個狐狸精嗎?”

看著她的胡攪蠻纏,一天齡苦笑一絲,不由攬著她柔腰,語來:“兒,是真的,你現在不適合練這種掌控之法,還是待你將來成為神齡境後,我再給你吧!”

見他說得這麼認真,羨兒忍不住一問:“那你先說說,都會造成什麼傷害?”

一天齡想了想,語:“可能以後會比較嗜睡。”

“嗜睡?就這個?”羨兒笑得有些後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