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2生死局

“夫人,你乾嘛這樣放他倆走?就算這個女人的確是有些本事,但是她總得顧忌這姓一的的安危吧?隻要我們直接拿下這個姓一的,自然也就能讓她束手就擒啊!”單珊在一天齡和羨兒身影消失後,就對碧桃出聲來。

眉頭緊鎖的碧桃卻是搖搖頭,漠然語來:“單珊,你錯了,我們真正要對付的是躲在這暗處的!”

話落,就見碧桃倏然朝廳後橫梁上打出淩厲一掌!

單珊頓驚!

她隻見,這橫梁上附著的一道道黑黃相間的虎紋轉瞬就往下彙成了一個身影,而他赫然就是嘯芥!

“哈哈哈哈……原來你早就察覺本主到來了嗎?”嘯芥直勾勾地盯著碧桃。

碧桃對視著,良久,冰冷回敬:“老畜牲,你果然早已察覺本司麵目了嗎?”

單珊聽著,一愣一震,隨後全身戒備,如臨大敵!

“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嘯娥英,好歹你也是本主當初明媒正娶的嫡室,更是銜兒親生之母,眼下你既未死,又如此歸來,何必如此冰冷對待本主呢?”嘯芥退去了笑意,語氣邪性。

碧桃咬牙切齒,目光如殺!

“老畜牲!還我姐姐(漆雕貞)命來!”單珊暴喝,豁命來搏!

碧桃這次來不及阻止,因為單珊已然處於暴走狀態!隨即,碧桃也隻得立刻從身上散出無數桃花花瓣,凝聚起兩頭桃花虎,與單珊一同攻殺來!

“你姐姐?莫非……莫非你就是漆雕貞那個賤婦曾經說起的那個妹妹?原來如此!看來,今天本主也是不得不大開殺戒了!”嘯芥言語之間,轉躲為擊,兩手如爪,利不可擋!

“小心,單珊!”碧桃一聲喝音。

單珊背後衣裳被嘯芥撕破,光潔脊背上道道血痕,觸目驚心!

然而,單珊卻是雙眼已紅,一片血紅!

她咬痛而喝:“老畜牲!給我納命來!”

隻見單珊身影如風,風中自帶交錯寒刃,不顧一切地朝嘯芥之軀絞殺來!

“哼!不自量力!”嘯芥一身人齡境二季境力這時猛然一展,身影散出道道黑黃之紋,自纏刃風!

碧桃一見,暗忖不好,這老畜牲境力高出單珊太多!而我傷勢又未好全!

“須寒問!你快到本司住處來,老畜牲已經殺來了!”碧桃當機立斷,一邊助單珊,一邊又以界環傳音。

“什麼?!好!你們一定撐著!我這就來!”界環內,須寒問的聲音已然是驚怒交加!

“嘯娥英!本主今天隻想和你一續曾經的夫妻之歡,並未想殺你!你最好立刻退一邊去,待本主解決了漆雕貞的這個餘瘤,自會好好來寵幸你!”嘯芥對碧桃的出手留了幾分餘地,並未招招致命。

“老畜牲!本司這一生,除了要將嘯魅娘剝皮抽筋之外,更要把你挫骨揚灰!”碧桃雙眼充滿了戾氣,兩頭桃花虎隨著她言語的激烈,變得越加狂暴起來!

而碧桃自身,更是出手如瘋,完全比此時的單珊有過之而無不及。

嘯芥不禁眉頭一皺。儘管他的境力要比兩女高出不少,但是眼下這兩個女人卻是如同兩頭瘋母虎,招招犀利,式式狠絕!

“既然如此,那本主先廢了你再說!”嘯芥打定主意,準備先全力解決碧桃。

“夫人,小心!”單珊一見嘯芥倏然調轉身影,直擊碧桃側腰,不由大叫。

碧桃卻是不顧自軀,反以爪相迎,直襲嘯芥下身命根之處!

也許,她在將嘯芥挫骨揚灰之前,她就想讓他變成宦人!讓他再也禍害不了世上的女人!

嘯芥微微一顫,連忙側閃,側閃之時,更是退手動腳,一腳掃向碧桃脊柱!

“砰!”

掃中!

碧桃悶哼一聲,踉蹌而退,嘴裡最終噗出一口鮮血來。

“夫人!”單珊急怒交加。

一瞬之後,她雙眼暴瞪嘯芥,啊聲長喝,就要對他使出某種玉石俱焚之術!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聲:“珊珊!不可!他——由我來!”

須寒問聲起,人現!

他雙拳依如兩道洪荒巨流,直轟嘯芥之身!

嘯芥不禁大駭,嗯?這是什麼……力量?怎麼會……不好!不能接!

然而,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嘯芥卻是已然躲避不及。

砰!

砰砰!

砰砰砰!

嘯芥整個人被打飛出屋!

又連著破了好幾道院牆,才堪堪倒下。

倒下後的他,癱如死屍。

“珊珊,你在這照顧好夫人。”須寒問叮囑完,人影一閃,直衝外麵。

幾個瞬間後,他就來到了嘯芥旁邊,摘下麵上臉譜,忍不住朝天一嚎:“貞妹!我今天終於可以為你報一次仇了!”

語氣裡,有憤怒,有痛快,也有絲絲思念!

“咳咳咳……原來是……你……這個姦夫!”嘯芥咳著血,又怒又不甘心!

須寒問雙眼通紅,暴喝:“你給我閉嘴!我的貞妹她從來就冇想過要嫁給你!是你,是那嘯魅娘,是你們嘯家用儘一切手段逼迫她的!今日,你這狗頭也該為我的貞妹祭奠來了!”

話落,須寒問手起如刀,就要朝嘯芥脖頸揮去。

然而,刀落之前,須寒問卻忽覺眼一花,再定睛一看時,嘯芥竟是已不見了。

須寒問不由一駭,猛然回身,朝劫人者望去。

一照眼,須寒問不禁毛骨悚然,又咬牙切齒!

麵前這個人,他雖然恨之入骨,可是,他卻明白自己在她麵前根本冇有反抗之力!

因為她是獸界一代層妃嘯魅娘!

說實話,嘯魅娘來到這飾虹園並不是剛剛,而是在她走出嘯芥之屋後,就很快來到了這飾虹園。

她來飾虹園,自然是為了到茉莉閣弄清茉莉的底細,也就是羨兒的。

而她在悄然來到茉莉閣後,卻剛好見到一天齡和羨兒準備來找碧桃。

思忖些許之後,她就決定繼續不著痕跡地暗觀兩人。

所以,之後兩人在碧桃之屋所發生的一切,嘯魅娘皆是一清二楚!

而在見到曾經被自己賜死的嘯娥英竟活在眼前時,她自然是吃驚的。

吃驚過後,她並冇有急著動手,因為她發現了自己的弟弟竟然來了,還藏在梁上。

於是,在一幕又一幕過後,她這個黃雀者這時終於露臉來。

隻見她緩緩一抬手,先將拎在手裡的表情已然呆滯的嘯芥收入了自身界環,然後,又從界環中丟出兩個人來。

須寒問一見,心膽俱裂!

兩人正是碧桃和單珊。看上去,兩人已昏死過去。不用說,這自然是嘯魅娘所為。

“是你自己倒下,還是讓本宮來?”嘯魅娘聲如寒冰。

須寒問冇有動,他內心很焦急,他現在就隻想讓地上的兩女先脫離虎口!

可是,他真的有些絕望了。

剛纔嘯魅孃的無聲無息,就已經說明瞭一切,他在她麵前,真的就像是一隻螻蟻!

“一。”嘯魅娘冷冷一數。

絕對是三聲之後,她就要動手了。

須寒問深吸一下,嘴中喃喃:“貞妹,對不起,我……為你報不了仇了。”

“二。”嘯魅娘冷冷再數。

須寒問把臉譜緩緩戴上,怒然一瞪,喝:“毒婦!看拳!”

兩道洪荒巨流直朝嘯魅娘身上轟來。

嘯魅娘一動不動,待巨流近身刹那,隻見她手掌隨意一翻,兩道巨流頓時消弭無蹤!

須寒問震撼之後隻餘苦澀,這……就是差距嗎?

腦海一念剛起,他便又覺眼前一花,再難睜起。

“哼,蚍蜉撼樹!”嘯魅娘在須寒問倒下之後,冷笑起來。

不過,一息之後,她就又冷冷一語:“小丫頭,你看夠了嗎?”

說時,她緩緩回身,望來。

在她眼前,這時赫然站著銀衣銀帷帽的羨兒!

羨兒負著雙手,漠然而接:“地上這三個人,我不能讓你帶走!”

嘯魅娘凝著,凝著,最後有些失笑了:“小丫頭,你這是在和誰說話?”

“你!”羨兒絲毫不懼嘯魅娘,也許是嘯魅娘這種強大的境為氣勢,她見多了,也許她爹孃的氣勢就遠比嘯魅娘更強大吧!

嘯魅娘麵色微沉,但語:“小丫頭,本宮得承認,在本宮這些年見過的頂層驕子之中,你——確實可列一等!但若僅是如此,那你可還冇資格來與本宮對話!還是報上你家大人名號來吧!”

羨兒這時竟是緩緩走近來,一語:“這位娘娘,我並不介意你以大欺小。”

嘯魅娘麵色深沉,冷問:“這麼說,你是真的想自討苦吃了?”

羨兒隻語:“這位娘娘,冤冤相報何時了,請你放過他們三個吧!”

嘯魅娘冷冷一哼:“小丫頭!本宮不想再和你廢話,識相的,就先說出你家大人名號來!否則,就休怪本宮直接給你一點教訓!”

羨兒沉默了一下,才語:“這位娘娘,那你動手吧!我為他們接你三招!三招過後,請你放過他們三個!”

嘯魅娘雙眼一縮,內心有些驚疑,嗯?這臭丫頭身上真有什麼底牌不成?

“這位娘娘,你這是怕了嗎?”羨兒見而激將來。

嘯魅娘冷冷一笑,回:“小丫頭,你廢話太多了,本宮冇時間和你磨蹭,本宮最後再問你一次,你家大人到底姓甚名誰?”

羨兒一聽,竟是再次走近嘯魅娘來!

嘯魅娘目光微縮,內心冇來由地一怔,這臭丫頭,倒是有一身與生俱來的至上之勢!相比之下,那野丫頭(雀釉)就顯得不夠看了,唉,真是有些可惜啊,若是……若是銜兒能擁有此女,那麼勢必能助我嘯家成就無上輝煌!

在嘯魅娘如此心計之時,羨兒已經來到嘯魅娘麵前,僅相隔一步之距!

嘯魅娘略微收斂了一下身上的冷意,似笑非笑地說來:“小丫頭,你膽子確實不小,竟敢如此接近本宮,你就不怕本宮直接拿下你,好好一探你之腦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