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孽命,絕衍之術!

城主府。

嘯芥之屋。

嘯芥正在招待著玄策。玄策已經直明來意,並且此時已將洗癮丸遞來。

而嘯芥看著,猶豫了一下,才接過,一語:“界卜大人為了我如此費心,真是萬分感謝。”

玄策似乎不想多逗留(可能是怕嘯魅娘突然到來),一接聲:“嘯城主,快服用看看吧,老朽也好再次為你卜測一下。”

嘯芥卻是有些遲疑起來。

玄策一見,略有不悅,問:“嘯城主,怎麼,你不想弄清自身壽數衰減之因嗎?”

嘯芥欲語。

就在這時,魅影一至,嘯魅娘現來。

“娘娘。”嘯芥一見自己這親姐姐,慌忙從座位上起身,低頭彎腰而禮。

玄策緩緩起身,見禮而語:“嘯妃娘娘。”

嘯魅娘冷冷看了嘯芥一眼,纔不動聲色地問向玄策:“玄策大人,你來這兒做什麼?”

玄策接聲:“嘯妃娘娘,老朽今天偶得一名為洗癮丸的界藥,察覺它或許能緩解嘯城主身上的魚水之癮,故而前來一試,還望嘯妃娘娘莫要見怪。”

嘯魅娘微微一怔,卻是一笑:“玄策大人,本宮可記得你來到城主府就好像冇有出去過啊,怎麼會有偶得呢?”

玄策沉默了一下,即語:“嘯妃娘娘,老朽動用過分身之術。”

嘯魅娘雙眼微縮,內心暗惱,這老東西竟敢和本宮玩這種金蟬脫殼之戲,哼!看來,他對本宮的戒心真是非同一般!既然如此,老東西,那接下來,你就休怪本宮對你實行嚴加看管之法了!

“嘯城主,聽到冇有,玄策大人看來是對你有著很多不滿啊!你是不是該再多添一些仆婢……呃,不,這仆婢身份好像太低微了,還是讓你的兩位妾室來好好伺候玄策大人吧!務必讓她倆做到日夜寸步不離!”嘯魅娘雙眼一瞥嘯芥,語氣不容置疑。

嘯芥怔了怔後,自是會意:“謹遵娘娘吩咐。”

玄策麵色有些難看,但他還是隱忍了下來。

嘯魅娘嗯聲後,又一笑:“玄策大人,你剛纔說的洗癮丸,那真有緩解之效嗎?”

玄策接聲:“嘯妃娘娘,老朽可不敢打保票。隻有試了才知道。”

嘯魅娘沉吟會兒,隨即就對嘯芥說來:“嘯城主,那你就彆辜負玄策大人的一番好心,快點試試看吧!”

嘯芥略微遲疑了一下,纔將手中洗癮丸吞服來。

而玄策則是走近他,邊探其心口,邊出聲:“嘯城主,收斂心識,老朽再為你一測衰因。”

嘯芥依言而行。

嘯魅娘則是緊緊盯住了玄策。

就在玄策為嘯芥再次卜測之時,妖界某個禁域深處,盤坐其中的灰色帷帽少女姝倏然睜開了雙眼,一哼:“不知死活的老王八!你既然如此想尋根究底,那本主就先讓你這輩子再也冇了根底,永遠也衍不出小王八!

“孽命,絕衍之術!”

灰色帷帽少女姝六字喝落,玄策隻覺嘯芥身上忽然湧起一股詭異灰流直往自己會陰襲去!

玄策大驚,急忙以自身境力抵擋來!

然而,詭異灰流卻是所向披靡,無可抵擋!

玄策不由立即從嘯芥心口撤回卜測的手,可是詭異灰流卻是已經從他會陰之穴/侵入,並在他下身肆虐起來!

“噗——”

玄策不禁口噴鮮血,他又怒又羞,他此時也已然明白這股詭異灰流做了什麼。

他玄策,將從此斷子絕孫!

好惡毒的手段!

“啊——”

玄策最終痛苦長嘯!

嘯魅娘和嘯芥完全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故給震住了!

“界卜大人,你……這是怎麼了?”嘯芥忍不住一問。

玄策哪裡還有臉繼續待下去,他忍痛一化,變作一道暗淡流影消失了。

嘯芥愣了愣,下意識而語:“姐姐,他這是怎麼了?”

一聲“姐姐”,嘯魅娘心頭略有波動,但很快她就冰冷而語:“嘯城主,你剛叫本宮什麼?”

嘯芥回神,慌忙跪地,求饒:“娘娘恕罪,娘娘恕罪!是我一時胡言亂語了。”

嘯魅娘看著,看著他,聲冷依舊:“嘯芥,你給本宮記住了,在你變得這麼窩囊之時,你就已經冇資格這樣來喚本宮了。隻有你重振嘯家家業之時,本宮纔會願意聽你這麼一喚。”

嘯芥神色黯然,喃喃:“娘娘,可是我……已經廢了。”

“砰!”

嘯魅娘突然一腳踢來!

嘯芥整個人被踢飛,撞在屋中梁柱上,倒如死屍。

“廢了就是你如此窩囊的理由嗎?!”嘯魅娘火冒三丈。

嘯芥心顫不已。

嘯魅娘深深而吸,好一會兒後,她才漠然語來:“你一定要這麼活著,隨你。嘯家,還有銜兒,本宮以後會將全部心思用在他身上,本宮將舍儘這一生,全力培養他!”

說完,嘯魅娘走出了屋,人影也很快就消失。

而嘯芥在沉默過後,喃喃而語:“如此也好……也好。我就作欲到死,把這城內能睡的都睡上一遍!嘿嘿嘿……碧桃賤女,你當真以為本主不知道你的底細嗎?彆做夢了,打你第一次出現在本主麵前,本主就知道你是本主曾經的嫡室嘯娥英!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哪個大人物幫你這般改頭換麵,但你那眼神,你那欲將本主生吞活剝的眼神,其實是一模一樣!哈哈哈……等著,本主這就應你回覆,來重新寵幸你一回!”

露出瘋狂的嘯芥隨即化作一道道黑黃相間的虎紋,消失去了。

看上去,他服下的洗癮丸絲毫冇起什麼作用。

而這或許是因為玄策之前剝離了那一絲逆譜之氣吧。

——————

飾虹園。

碧桃之屋。

碧桃傷勢已經好了許多,不過單珊還是在照顧著。

之前洗癮丸高達5000萬齡幣的事情,可是讓兩人震驚了好久,也疑惑了好久。

此時,一個飾仆已經來向她們稟報:“掌司,外麵一天齡和那茉莉小姐前來拜訪您,要見嗎?”

碧桃和單珊對視了一下,才語:“他們有說是什麼事嗎?”

飾仆答:“那個一天齡說,是要掌司回覆的事情。”

碧桃不禁一皺眉,沉吟些許,即語:“把他們先請到客廳吧!”

“是。”飾仆領命而去。

單珊隨即語來:“夫人,這個一天齡看上去比你還急了,竟主動來催你回覆,你看,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蹊蹺?”

碧桃接聲:“先靜觀其變吧。”

單珊微微點頭,未再說什麼。

未過多久,兩女便一起來到了客廳,會見一天齡和羨兒來。

一照麵,一天齡便先語:“碧桃夫人,不知你現在是否想清了自己內心所求?”

碧桃漠然而語:“一天齡,你不覺得你自己此時很怪異嗎?本司內心究竟所求為何,其實與你毫無乾係!而你如果真的想借本司東西,何不先說清楚這東西到底什麼呢?如此,本司或許也可直接與你另作交換!”

聞言,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碧桃夫人,聽你這話,可是看中了我身上的某樣東西嗎?”

碧桃似笑非笑,朝羨兒一語:“這位茉莉小姐在我鑒拍樓拍出的洗癮丸,真是令人難以想象啊!”

羨兒愣了愣,欲語。

但一天齡卻是抓住了她的柔荑,並已先語:“碧桃夫人是想要洗癮丸嗎?”

碧桃不置可否,反問:“你們還有多少?”

一天齡失笑一絲,接聲:“碧桃夫人,洗癮丸真的可以代替你內心所求嗎?”

碧桃微哼,語來:“夠了!你彆再和本司裝神弄鬼!你到底想要借本司什麼?”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來:“碧桃夫人,你知道嗎,在嘯銜公子帶著那位慶公子來到茉莉閣尋釁之時,我,忽然就發現了一件事,在嘯銜公子被打吐出來的鮮血裡(見104章括號中提到的注意),有一部分血脈氣息可是源自於你,碧桃夫人。”

話落,碧桃內心殺意驟起!

而單珊更是大喝一聲:“姓一的!你胡說八道什麼?”

唯有羨兒顯得非常驚訝!

一天齡看了看她,又和碧桃對視著,緩緩而語:“碧桃夫人,你是嘯銜公子的親生母親,你也應該是嘯芥城主的那位被傳早已亡故的妻室。”

“姓一的!你找死!”單珊話落,抬掌就要朝一天齡轟來。

羨兒一見,瞬間就將一天齡護在身後,怒目而視,宛若一個護夫美魔!

可是,單珊的掌勢並未成功發出來,神色轉定的碧桃拉住了單珊,更以自身境力消弭了掌勢。

“夫人!你乾嘛還不讓我動手?這兩人分明就是有備而來!”單珊有些氣急敗壞了。

碧桃漠然而語:“單珊!少安毋躁!聽他把話說完,看看他到底想和本司說什麼!”

單珊有些無奈,但語:“姓一的!我告訴你,不管你還有什麼花言巧語,今天你都休想輕易離開這兒!”

一天齡苦笑起來。

羨兒卻是一哼,渾身氣勢凜凜,喝:“那我也告訴你,姓單的!你若真敢對我未婚夫動手,那也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單珊聽而一冷笑:“就憑你嗎?小小獸齡境四季,我可冇看在眼裡!”

羨兒欲懟。

但這時候碧桃卻是出聲了:“單珊,這你就錯了,這位茉莉小姐她的真正實力,恐怕已在你之上!”

單珊一震,極其不信:“夫人!這不可能!我不信!”

碧桃卻是絲毫不像開玩笑:“單珊,彆看這位茉莉小姐隻是獸齡境四季,但是她卻具備越境而戰的實力!甚至,本司……也冇什麼把握和她正麵相對。”

單珊再次一震,眼裡心裡全是難以置信和迷惑不解!

“茉莉小姐,敢問你到底是什麼人?”碧桃則又是對羨兒凝重而語。

羨兒氣勢略有收斂,接聲:“碧桃夫人,我和我我未婚夫前來,並無惡意,來之前他有和我說,他隻是想幫你認清自己的內心而已,他還有說,人這一輩子,當活得明白,當活得開心,不要被內心的仇恨遮掩了一切,而我相信他說的都是對的!碧桃夫人,請你好好想想吧!天齡,我們走!”

說完,羨兒就要拉著一天齡離開。

一天齡欲語。

羨兒卻是對他一惱:“我們還留在這乾什麼?人家都要對你下狠手了?我可不希望你有什麼損傷!不然,我肯定得瘋!走啦!快走啦!”

一天齡滿臉無奈,隻得先和人兒離開。

欲阻的單珊,卻是被碧桃緊緊拉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