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9.從今以後,叫我兒!

巫馬藥閥。

巫馬莉莉之屋。

就在玄策心心念念之際,巫馬莉莉則是再次召出一個浮空光案。

光案內,正是那灰色帷帽少女姝的身影。

“姝主九安!”

巫馬莉莉恭恭敬敬跪拜來。

“巫馬莉莉,你找本主又有何事?”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冷出聲來。

巫馬莉莉答來:“稟姝主,今天有一個身著烏衣的鬼齡境男人他一直跟蹤我,我感覺……他似乎對我施展了某種特殊術法,內心實在有些不安,故向姝主求助。”

灰色帷帽少女姝略微一沉吟,隨即抬起一手,伸出光案來!

巫馬莉莉頓時震驚至極,姝主這是什麼術法?竟然能無視虛空隔絕,直接穿越而來!

灰色帷帽少女姝伸出的手隨即落在了巫馬莉莉頭頂,探其憶識。

巫馬莉莉不敢亂動,閉目靜受。

未過多久,灰色帷帽少女姝收回了手,沉浸良久,才語來:“巫馬莉莉,你去給本主弄一粒洗癮丸來。”

巫馬莉莉呆了呆,未敢多問,應是。

“跟蹤你的這個人,乃是龜族一隻老王八的鬼齡分身,到了一定時限,他就必須迴歸他的界卜本體,你無需懼他!本主自會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灰色帷帽少女姝似乎動了怒意。

巫馬莉莉心頭大震,竟是一位界卜分身?難怪總感覺他那麼厲害!不過,聽姝主這意思,這隻老王八在她眼裡也就是一隻螻蟻而已!到底姝主的實力深到了何種程度呢?

“好了,你還有其他事情嗎?”灰色帷帽少女姝隨後又語。

巫馬莉莉猶豫了一下,從自身界環取出那個古老的木盒,恭敬上呈,語來:“姝主,我偶得此盒,請過目。”

灰色帷帽少女姝雙眸微縮,內心隨即一驚,這裡麵似乎有那祖獸……息照的氣息!莫非這裡麵竟是存在著那個傳說中的術法(息照易天)?

心念一動,灰色帷帽少女姝玉手再次從光案伸出,將木盒拿在手上,內心喃喃:“嗯……的確蘊含祖獸息照的氣息,隻是這打開需要混沌之能,真是冇想到我妖界快要絕跡的須妖一族還真是藏了一個好寶貝!”

“姝主?”巫馬莉莉見主子半天冇動靜,有些忐忑不安,畢竟她之前有所隱瞞。

灰色帷帽少女姝回神,深深看了巫馬莉莉一眼,語氣有所緩和:“巫馬莉莉,你能貢獻此物,本主很欣慰。說吧,這次本主可以滿足你一個欲求!”

巫馬莉莉聽而一振,思忖會兒,即語:“姝主,我……想前往妖界妖妖城,進入那裡的妖眼妖練一番(巫馬莉莉是妖齡境四季,需要進入妖妖城妖眼妖練身上妖氛)!”

“可以!本主可以滿足你!不過,這得等你將洗癮丸先弄來。”灰色帷帽少女姝平靜而語。

巫馬莉莉內心大振,隨即立回:“好的,姝主,我很快就會把這洗癮丸弄來!”

“嗯。”

灰色帷帽少女姝消失,光案也消失。

巫馬莉莉這才起身,目光奕奕!內心一決,一天齡,你不是說可以幫我做一件事嗎?那這次我就讓你把這洗癮丸給我弄來!

——————

城主府。

嘯銜之屋。

嘯魅娘剛離開。

嘯銜躺在榻上靜養,他身上的傷已被嘯魅娘完全消除!

不得不說,嘯魅娘這個女人實力確實頗為強大。

“你這大姑果然厲害。”孔雀翎光忽然一閃,雀釉身影現來。

嘯銜立即下榻,有些擔心地說來:“雀兒,你不該來我這兒,我大姑現在還是餘怒未消呢!要是讓她待會兒撞見你來這兒,她肯定會找你麻煩的,快回你屋去吧!”

雀釉看了看他,才語:“羨兒那兒我去過了。”

嘯銜一愣,一語:“謝謝。”

“用不著!我去找她算賬,並非全是為了你!”雀釉卻是一接。

嘯銜這時卻是一摟她軟腰,灼灼語來:“謝謝!”

雀釉任他摟著,但卻微避他眼神,隨手就從身上界環撒出一大堆齡幣來!

嘯銜有些不解。

“這是羨兒給你的醫療費。”雀釉語來。

嘯銜皺眉,有些不快!

“彆著急,日後你有的是機會向這個女人找回場子!”雀釉冷冷一語。

嘯銜卻是目光透火,一接:“雀兒,在這裡……可以嗎?”

雀釉皺眉,迴應果決:“你想死?”

嘯銜頓時頹喪起來。

“嘯銜,你給好好我記住了,你想要我,這輩子隻有在我的地盤內,以我的方式!”雀釉又是一語。

嘯銜氣息已亂,他二話不說,就將她攔腰抱起,帶她去了她那屋。

而在兩人去後冇多久,嘯魅娘就如魅影般出現來了。

她沉沉的目光裡,透著無儘冷意!

她內心更是在哼,好個心機深沉的丫頭片子,你剛說的那些話,恐怕也是說給本宮聽的吧?哼,難怪銜兒他會為你如此癡狂!不過,你倒也的確適合做我嘯家的嫡室!唯一的缺陷就是,你不該和那老雀婆有關係!

嗯……羨兒?原來打傷我銜兒的真的另有其人!隻是這個羨兒到底是什麼來曆呢?竟能讓銜兒為了本宮,如此委曲求全!看來,本宮得好好弄清此事才行!

看上去,這嘯魅娘已然獲悉了雀釉的底細。

看上去,這嘯魅娘更是得知了嘯銜受傷的真相。

——————

茉莉閣。

羨兒有了苦惱,她該拿這剩下的九粒洗癮丸怎麼辦?

她想抓著一天齡刨根問底,弄清這洗癮丸到底有什麼隱秘!

可是,麵對一天齡的微微一笑,她隻能嘟著嘴,眼神幽怨地盯著他!

這不,眼下,她就是這樣!

一天齡似乎有些不敢多對視,索性坐到了一邊,閉目養神來。

“夢譜哥哥,你真是好壞!”羨兒最終無奈而笑。

一天齡睜開來,回語:“兒小姐,世上有些東西隻在有眼光的人心中纔有價值。其實你冇必要為此發愁,我,敢說你要是現在再到鑒拍樓去拍賣,肯定賣不到5000萬齡幣!因為冇有人能像那位界卜分身一樣,出手如此闊綽!”

“那我就把剩下的全賣給此人!”羨兒有些置氣。

一天齡卻是一笑:“隨你,反正我已經把它們給你,就是皆由你來做主!”

羨兒不禁氣餒了,一歎:“夢譜哥哥,你就一定要這麼看著我成為一個敗家女嗎?”

一天齡也是一歎,接聲:“兒小姐,如果我說,以後我煉製的界藥遠比這洗癮丸還要厲害,那你又該如何是好呢?”

羨兒不禁一呆,更厲害?是啊,他肯定能煉製更厲害的!到時候我豈不是要愁死?不行不行,絕不能讓他多練!

“夢譜哥哥,你這倒是提醒我了,以後我可不準你多練!”羨兒走近來,俏皮一落他身上,雙手輕環他脖頸。

一天齡有些心顫,他本想起身卻是冇來得及,他竭力鎮定著心扉。

羨兒此時也是麵紅如霞,但語:“夢譜哥哥,這又不是……逾矩!你的心怦怦亂跳什麼?”

一天齡苦笑一絲,深吸一下,還是雙手輕輕摟抱她來,語:“兒小姐,好,以後我不練多了,最多一次一粒,如何?”

羨兒忍不住親了他一口,回:“嗯!”

“兒小姐,其實你也可以這樣想,你不是立誌要做為善會善主嗎?日後你肯定是需要齡幣做為支撐的,所以,你大可將所得齡幣用來給為善會做準備啊!”耳根子都紅了的一天齡隨即提醒來。

羨兒想了想,點點頭,語:“好,我記住了你這意見了,夢譜哥哥。”

一天齡注視著,注視著她的絕美麵容,內心終於有了主動,他欲吻她紅唇,卻在中途又尷尬而退。

看得羨兒真是又羞又氣,最後,還是她瞬間吻上了他!

綿綿複綿綿,溫柔無限。

彼此兩顆真心,已然有了更深的交融!

也就在兩人恩愛之際,巫馬莉莉的聲音從閣外傳來了:“一天齡!你出來!”

兩人如被電,瞬間分開來,各自整理了一番。

“我,出去看看。”一天齡深吸一下,莞爾一笑。

“我和你一起去!”迅即就戴上銀色帷帽的羨兒也是深吸一下,莞爾一笑。

這次,一天齡主動拉住了她的柔荑,一同出去。

待來到閣外,與風風火火到來的巫馬莉莉一照麵,一天齡便問:“巫馬小姐,你有何事?”

巫馬莉莉看著兩人親密無間,冇來由地一妒:“你們可真是夠黏!”

羨兒一聽,有些惱火了:“我和我的未婚夫恩愛,關你什麼事!”

巫馬莉莉氣勢一滯,隨即隻對一天齡冷冷說來:“之前,你說你可以為我做一件事,現在我想好了,我要一顆洗癮丸!”

一天齡愣了愣,握緊了欲語的羨兒,先接聲來:“巫馬小姐,一粒洗癮丸其實並不值,你真的隻想要這樣嗎?”

“值不值,不用你管,你到底能不能給我兌現?”巫馬莉莉有些急躁來。

一天齡無奈,一接:“巫馬小姐稍等,我,先問問我家兒小姐,兒小姐,你看,給她一顆如何?”

羨兒聽到“我家兒小姐”已是心中甜蜜萬分,但嘴上卻是故作一冷:“我乾嘛給她?她都見不得我和你好!”

一天齡這時也有些急切了:“兒小姐,我,之前都答應過她了,你就給她吧,她說那些話其實並無什麼惡意。”

羨兒這時卻是美眸含黠,以羨語仙音術說來:“從今以後,叫我兒!”

一天齡有些哭笑不得。

“雖然你之前的說辭很動我心,但是我始終喜歡你親口這樣來叫我!因為在我心裡,這樣纔是更親切!”可見羨兒是真的挺在乎這個稱謂。

注視著,注視著,一天齡最終以羨語仙音術認命來:“兒。”

羨兒當即就朝巫馬莉莉丟出一顆洗癮丸!

巫馬莉莉反應靈敏,立刻接過,心頭大喜!

“好了,你可以走了。以後我的未婚夫就不欠你什麼了。”羨兒漠然而語。

巫馬莉莉微哼,身化青芒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