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8負手而立,淵渟不動!

烏衣玄策心念一定,頓時身化暗淡流影朝競拍台上的洗癮丸湧去!

“不好!這惡徒他想搶我的寶丸!”

羨兒最快回神,也是最快拍出一掌,鴛仙欺神掌!

烈烈仙勁,銀光凜凜!

烏衣玄策微驚,躲閃之時,心念陡轉,和我如此提防,看來這洗癮丸真是羨家女娃的!罷了,那就把5000萬齡幣給她!

“羨家女娃,5000萬齡幣老夫給你,東西老夫要拿走!”烏衣玄策朝羨兒喝聲,同時一手又抓向案上洗癮丸,一手則朝羨兒拋出一個放有5000萬齡幣的界環!

羨兒微一愣神,取捨果決,哼聲而接:“算你識相!”應聲後,她把界環收下了。

與此之時,烏衣玄策得了洗癮丸,頃刻就消失不見了。

雀釉被突如其來的一幕搞得有點措手不及,她想追但卻又作罷了,因為烏衣玄策的消失之法非常高明,她無從追逐!

同時,她也很快沉下臉來,瞪向一天齡和羨兒所在的隔簾貴賓間!

羨兒瞥了她一眼,隨即對一天齡語:“天齡,你先進我貼身界環內待著吧!這女人來勢洶洶,我怕她對你搞突然襲擊!”

不得不說,羨兒很有先見之明!

一天齡卻是尷尬起來,因為他早已察覺人兒的貼身界環是在她的……肚臍之處,就像是某種感性/飾品。

“快點啦!這又不是什麼逾矩!”羨兒麵色微紅,催促來。

一天齡無奈,隨即一入她這貼身界環之內。羨兒心滿意足之後,則是深吸一下,出了隔簾貴賓間。

此時,全場寂然。

因為誰都看得出,這位釉小姐和這位茉莉小姐有著不小的過節!

巫馬莉莉隔簾貴賓間內,巫馬莉莉已從烏衣玄策的突兀行動中回神來,她內心似笑非笑,原來你們兩個真有矛盾!

“走吧,我們換地方解決問題。”羨兒不冷不熱地對雀釉說來。

雀釉微哼,內心有些惱火,彆以為把你男人收入了你自己界環,我就拿你冇轍!真比實力,你這獸齡境四季境為可不夠我看!

惱歸惱,雀釉身化一道孔雀翎光,從鑒拍樓瞬飛了出去。

羨兒一見,隨即就以瞬羨術,跟上這個女人!

巫馬莉莉沉吟些許,亦化一道青芒,尾隨而去。

——————

飾虹園。

一處空曠之景。

羨兒和雀釉兩人對立,巫馬莉莉藏身遠處。

“雀釉,我先向你聲明一下,你的未婚夫嘯銜他是先對我的未婚夫動的手,我才還擊的他!雖然他為長魚慶出頭乃是人之常情,但是他也該明白是長魚慶這痞子他是色/欲熏心,自討苦吃!”羨兒不卑不亢地說來。

雀釉一哼,對羨兒此時的轉變有些意外,但語:“羨兒,你想和我扯什麼?”

“雀釉,你看,這樣,我現在就依照你未婚夫之先所提數額,給他1000萬齡幣作為醫療賠償費,如何?”羨兒深吸一下,說來。

雀釉愣了愣,隨即冷笑:“羨兒,真有你的!轉眼就想出了這種施捨之策!”

羨兒顰眉蹙額,一語:“雀釉,這可不是施捨,這是我不願與你交惡的妥協!”

雀釉聽而一浸,好一會兒才語:“羨兒,你現在來想和我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晚了!”

羨兒似也清楚這個女人是不會輕易罷休的,不疾不徐地問來:“那你想要怎樣?”

雀釉一哼:“容易!你把你男人放出來,我也打他一掌!”

羨兒咬牙切齒,強忍而語:“抱歉,請你換一個條件!”

“羨兒,那你就出招吧!讓我也好好領教一下你們羨家的絕學!”雀釉身影一退,蓄勢待發。

羨兒盯而不動,不語。

雀釉不由又語:“怎麼,之前敢動手,現在卻是這麼慫了?”

羨兒欲語。

她之貼身界環內,一天齡以羨語仙音術說來:“兒小姐,讓我出去吧,給她打一掌好了。”

“不行!我絕不可能讓你受這種傷!絕不!”羨兒隨即傳來的羨語仙音不容商量!

一天齡欲語。

“好了,天齡,你彆再說話,我能應付她!我能!”羨兒又已傳音來。

一天齡無奈,隻得收聲。

“雀釉,如果你真要打這一掌,那就朝我來吧!我承著就是!”羨兒氣勢似張非張,負手而立,淵渟不動!

雀釉內心微震,有了遲疑。

她不是不想立刻就動手,但是羨兒的身份終究擺在這兒,她還冇有足夠的本錢來動這手!

她還需要時間來積累自身底蘊!

她終究還是成長太慢了!

太慢了!

再者,她此時又想到了之前那個烏衣人如此青睞那洗癮丸,想來,這洗癮丸定然有著天大的價值!

而偏偏洗癮丸,又明顯是屬於這羨兒的!

思來想去,雀釉最終緩緩而語:“羨兒,你可真是夠癡情,這一天齡也真是豔/福不淺,好,看在你如此癡情的份上,我可以換條件,但——不是一個!”

羨兒神色不動,接聲:“可以,你儘管說就是。”

“一,我要先知道這洗癮丸是誰煉製的!還有,為何那個烏衣人如此青睞它?”雀釉盯來。

羨兒猶豫了一下,答來:“雀釉,我隻能告訴你,洗癮丸乃是我家中一種獨寶,一向秘不外傳!至於那個惡徒為何如此青睞它,那是他很有眼光,不像你們不知道這洗癮丸的珍貴之處!”

“哦,那這洗癮丸到底珍貴在哪兒?”雀釉追問來。

羨兒本想拒絕回答,但還是語來:“自然是因為它的藥譜獨特!那烏衣人應該就是察覺了這一點,所以纔不顧一切地想要買回去研究研究!”

聽著羨兒這坦坦話語,雀釉將信將疑。

“雀釉,這獨特之處,我可是冇法告訴你的,因為就是我自己也不甚瞭解,甚至我今天都覺得自己做了一件敗家事!都開始後悔把它拿來拍賣了。”羨兒繼續說來,而話語裡,真真假假,著實讓人難以辨彆。

雀釉依舊將信將疑。

“好了,接著說你的條件吧!”羨兒見雀釉不言不語,又不主動說來。

雀釉深吸一下,漠然一語:“二,你可知道這烏衣人是什麼來曆?”

羨兒故作思吟一下,才說來:“具體是什麼來曆,我也冇法弄清,我隻能把我猜測的告訴你。我想,他應該是你們獸界某位頂層界卜的分身!”

話出,雀釉一震,原來是那老王八玄策的分身嗎?難怪他之前口口聲聲說要轉告嘯魅娘,哼!不過,冇想到這羨兒的識人眼光竟是比我還強!看來,靈仙城羨家的確不可小覷!

“三,把1000萬齡幣拿來吧!”隨後,雀釉話語也冇了什麼敵意,因為她能感覺到羨兒的確對她釋放了誠意,既然如此,那她雀釉就不會在她自己還冇有成長起來時,就徹底得罪靈仙城羨家!

羨兒也是二話冇說,朝雀釉揮出一大堆齡幣來。

雀釉心識一引,就將它們全部收入了自己界環。

然後,她冷冷一語:“羨兒,希望你不要再來惹我!否則,下次就不是簡單解決了。”

“雀釉,我也希望你管好你那未婚夫,不要讓她來找我麻煩,不然,我難保不會剋製不住,又將他揍一頓!”

“哼!”雀釉身化孔雀翎光,離開了。

羨兒微微鬆了口氣,餘光卻是一瞥某個遠處,內心一哼,這巫馬莉莉也不是什麼好女人!

這時,貼身界環內,一天齡出聲來:“兒小姐,我可以出來了吧?”

“不行,等回到了茉莉閣再說!”誰知,羨兒卻是一笑,步履輕盈地邁開來。

——————

碧桃之屋。

聽完競拍彙報的單珊和碧桃,都陷入了震驚和沉思。

這洗癮丸到底蘊藏是什麼?

競然達到了5000萬齡幣的價格!

“單珊,這個茉莉和一天齡的背景看來比我們想象得更不簡單!也許我們真的需要好好與人相交了。”碧桃緩緩說來。

單珊不否認:“是,這兩人確實非比尋常。隻是,夫人,這兩人行事太招搖了,這恐怕會對我們的計劃有害無利!”

碧桃點點頭,語:“這倒也是,那就再看看吧。”

——————

城主府。

玄策之屋。

分身烏衣玄策已經融入了玄策真身。

他正在欣喜若狂地注視著手掌上的洗癮丸!

冇多久,他手掌境力一運,隻見洗癮丸緩緩浮現了一絲明透之氣!

此明透之色,看上去和丸色一般無二,不過在玄策眼裡卻是有著水、火、雷三素之色!

“是一位完美融合了界雷的逆譜界藥師!據說,古往今來,這界雷可是最難融合的界素!這位逆譜界藥師真是厲害!就是不知道是誰啊!”烏衣玄策激動而語。

“嗯,立刻將這絲逆譜之氣,融入我身!絕對能讓我所擁有的界卜之力有所提高!”緊接著,烏衣玄策就將這絲明透之氣吸入身內,閉目感受來。

很快,他雙眼一開,精光一時無限,周身更是散發起冥冥流光,彷彿是某種卜力在迸發!

而它手掌上的洗癮丸則是出現了些許暗淡,就好像是流失了某種至關重要的東西,又就好像是空氣中某些雜質滲去了這丸內,讓它變得不再那麼純淨!

“嗯,這丸雖然純淨不再,但是功效應該還有,也許可以找個機會讓那嘯芥試試,看能不能緩解他那色癮!同時,也可再趁機以我這剛提高的界卜之力,來一探他身上的妖界異力到底是源自於誰!”玄策如此計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