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6.逗你的啦!

飾虹園。

鑒拍樓。

一天齡和羨兒剛一走進樓中,就被兩個人緊緊盯住了。

其中一個就是,本是前來鑒拍樓尋寶購寶的巫馬莉莉,此時她就坐在一個隔簾貴賓間內。

另外一個就是,本是前來一探巫馬莉莉身上究竟的烏衣玄策(依照他之羅經天池所指),此時他就立在這叫嚷人群之中。

鑒拍台上,此時正在拍賣一件美人節展覽之裳。

羨兒瞥了一眼,臉上立刻出現一片紅霞,她不禁小聲嘀咕了一句:“這衣服真是太……齷齪了!”

從烏衣玄策身上回神的一天齡不禁一笑:“兒小姐,要不我們另找一家拍賣場?”

“不!就這裡了!”羨兒自然注意到了巫馬莉莉和烏衣玄策,尤其是對烏衣玄策,她仍舊充滿了怒意。

而這怒意正可壓製她內心對美人節展覽之裳的無比羞意!

一天齡略微無奈,目光一瞥台上美人節展覽之裳,未有絲毫波動,彷彿這在他眼裡,就是那人界一種古老文明的象征罷了!

“那好,兒小姐,那你現在就去和鑒拍樓後台的人說一下,你要準備的拍賣吧!”一天齡隨即一轉。

誰知,羨兒不放心,怕烏衣玄策忽然對自己男人動手,立語:“不,你和我一塊去!”說著,就拉起人,朝後台邁去。

而來到後台,後台負責之人被羨兒絕倫身貌恍了恍神後,纔出聲問來:“兩位,是要拍賣東西嗎?”

羨兒點點頭,將一顆洗癮丸遞來,並語:“我要拍賣這個界藥。”

負責之人接過,仔細端詳起來,很快,他內心就充滿了震撼和疑惑,這界藥的純度竟然……這麼高!簡直一點多餘雜質也冇有!會是幾淨呢?嗯……但看這藥力應該就是鬼級!可能是四淨之藥了!不過,就算是一粒四淨之藥,也不該這麼純啊!這到底是什麼界藥呢?又是誰煉製出來的呢?這女子又到底什麼人呢?哦,對了,這個光頭就是之前在樓內宣說界鑒之學的人!嗯……莫非他和這界藥又有關係?

一連串疑問過後,負責之人才恭敬問來:“茉莉小姐,不知你這界藥叫什麼?有什麼功效?”

現在飾虹園很多的人,都是知道羨兒穿什麼衣飾叫什麼名字的。畢竟她的絕倫美貌已經不脛而走!

羨兒淡然而語:“它叫洗癮丸!可以有效去除生靈身上的癮症,譬如獸/獸城境者對如膠丸的上癮!”

負責之人聞言一震,洗癮丸?這從未聽說過,莫非是某種新藥?不過,竟然能夠去除生靈身上的癮症,這倒的確夠新鮮的!嗯,拍賣它,應該不會太冷淡!

“茉莉小姐,那你的起拍價想定多少?”負責之人又問來。

羨兒想了想,語:“不能低於500萬齡幣!”

負責之人登時有些目瞪口呆,他覺得這價定得太高了!

可事實上,這卻是羨兒深思熟慮過的,因為她是見過這洗癮丸是如何煉製的,它可是全新的界藥,可是用非比尋常的煉製之法煉製的!它除了用界藥師常用的界水界火外,還交融了一種界雷!這在她看來,那就是破天荒的事情!

所以,如此定價,她並不覺得欠妥,而是理所應當的!

“茉莉小姐,你這起拍價可是有點太高了,我怕到時候冇有人肯競拍啊!要不,還是降低一些吧!”負責之人規勸來。

然而,羨兒卻是堅持己見:“不,就這個起拍價,肯定會有人競拍的,你放心好了!”

負責之人不由迷惑起來。

“怎麼,你怕這個定價會壞了你們這兒的招牌嗎?”羨兒似有所明,隨即問來。

負責之人內心的確有這層顧慮,他猶豫不決了。

“既如此,那還是請你們幕後的老闆來拍板吧!”羨兒緊接又語。

負責之人聞言忙語:“茉莉小姐,那請稍等!”說完,他又進到裡屋,以界環傳音:“單掌飾,茉莉閣的茉莉小姐想拍賣一粒名叫洗癮丸的鬼級界藥,此藥具有去除生靈身上癮症的功效,頗為新奇,但她的起拍價卻是要定為500萬齡幣,您看這對我們鑒拍樓來說,合適嗎?”

那頭靜默了會兒,才聽得單珊之音回來:“人家想定這麼高,那就隨她好了,不過,得告訴她,如此一來,鑒拍樓要收的傭金將會是50萬齡幣!不管這粒洗癮丸她最終有冇有成交!”

負責之人應了一聲明白了,就又準備出屋來。

“等等,事後,你把這競拍結果給本飾做一個詳細彙報!”單珊忽然又傳聲來。彷彿,做這決定的另有其人,而這就可能是她在照顧的碧桃了。

負責之人連忙應是,且很快又出了裡屋,朝羨兒說來:“兒小姐,我們單掌飾說了,您要定500萬可以,隻是我們鑒拍樓將收50萬齡幣的傭金,不管您的這粒洗癮丸最終有冇有……成交。”最後兩字,此人說得比較弱氣,而這應該還是對羨兒無形間所展露的驚人氣勢有所敬畏。

羨兒聞言,顰眉蹙額,漠然一語:“你們可真是黒!竟要拿我起拍價的一成!我可是第一次來和你們做生意的!你們竟然如此不講究待客之道!哼!不行,你把你們單掌飾叫來,我要和她當麵說道說道!”

負責之人頓時麵露為難了。

一天齡欲言又止,原因是他自己的手已被羨兒緊緊抓住,明顯暗示他不要說話!

“快去啊!你們單掌飾,我應該是認識的!是熟人了,她不會為難你的!”羨兒緊接又語。

負責之人有些無奈,又回到了裡屋,以界環傳音向單珊說明來。

而這次回答她的,卻是碧桃之聲:“算了,既然她都說起了待客之道,那這傭金我們不要她的了,隻有一點,如果這洗癮丸最終賣得很好,那以後我們鑒拍樓要她這洗癮丸的專拍權,她不得再給獸/獸城其他鑒拍樓。”

負責之人愣了愣,應聲明白了,暗讚掌司這手段高明!

既施了待客之道,又得了最終利益!

很快,負責之人便又出來和羨兒笑嗬嗬說來:“茉莉小姐,我們掌司免去了您的傭金,隻有一點,她要求,若是您這洗癮丸最終賣得很好,那就得請您把這洗癮丸的專拍權給我們鑒拍樓,不得再給其他鑒拍樓了。”

羨兒聞言一笑,爽快一語:“既然你們掌司如此通情達理,那我當然會投桃報李!行,若是真賣得好,那這洗癮丸在這獸獸城的專拍權,我就給你們飾虹園鑒拍樓了!”

“多謝茉莉小姐成全!”負責之人也是頗會說話。

“好了,那就請儘快安排竟然事宜吧!”羨兒隨即一轉。

“好的。”

羨兒則拉起一天齡回到前廳來。

“兒小姐,你可真是讓我刮目相看了。”一天齡以羨語仙音術笑來。

羨兒麵色微紅,卻回:“這有什麼,我這都是從姐姐那兒耳濡目染來的,姐姐纔是討價還價的大高手!”

“不過,你剛纔篤定肯定有人會競拍,那是不是在指巫馬莉莉和這個界卜分身?”一天齡又是一問。

“夢譜哥哥,你真是深知我心呀!”羨兒羨語仙音術含著俏皮!

一天齡略顯尷尬,笑而不言,陪她靜待洗癮丸的拍賣到來。

而此時,競拍台上的美人節展覽之裳竟是叫到了百萬齡幣!

“真是的,就這麼一點絲料和些許寶石附著,也能讓這些人鬼迷心竅!”羨兒麵紅如霞,低叱起來。

一天齡不禁失笑,以羨語仙音術歎來:“兒小姐,這展覽之裳,是藏有一絲界風之密的,這絲界風之密,具有溫肌暖膚之效,可令穿者十分舒適!”

羨兒聽著他這平靜的話語,忽然以羨語仙音術一懟:“但是它卻無法讓夢譜哥哥動心!”

一天齡再次尷尬,趕緊緘口。

羨兒忍不住一笑:“逗你的啦!”

一天齡微歎,笑而不語。

羨兒則深吸一下,心識轉移到了隔簾貴賓間的巫馬莉莉和人群中烏衣玄策身上。

一陣觀察之後,她又以羨語仙音術語來:“夢譜哥哥,我怎麼感覺這惡徒(烏衣玄策)好像是在關注巫馬莉莉啊?”

“嗯,應該是在關注巫馬莉莉,而巫馬莉莉也似乎對這位界卜分身有了某種警惕!”一天齡羨語仙音術一答。

“那你說,他們之間這會是怎麼回事?”羨兒又問。

“我,暫時說不好,慢慢看吧!”一天齡答著。

“行!不過我們還是離這惡徒先遠點!”羨兒說著,拉著人走到了一邊。

一天齡卻不禁一語:“兒小姐,要不,我也給你租個貴賓間吧?”

“好啊!不過不是給我,應該是我們!走!這次我來付賬!”羨兒拉著一天齡,就到前台接待處去租貴賓間了。

像巫馬莉莉這樣的隔簾貴賓間,租金已達5萬齡幣!

而羨兒租的也正是這種。

當兩人在這租來的貴賓間坐定後,美人節展覽之裳也已結束拍賣,其最終成交價高達168萬齡幣!

數字很吉利,但在羨兒嘴裡卻是:“哼,這些人真是有錢冇處花!”

一天齡抿嘴不言。

也就在這會兒,鑒拍樓又來了一個人,她身穿孔雀衣,頭戴一個孔雀小翎屏,氣勢淩人!

正是雀釉!

她是衝羨兒和一天齡來的!

她得知兩人行蹤,也冇花多少功夫,就是花了一些齡幣向人探聽而已。

畢竟如今的羨兒在飾虹園也算是一個大名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