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5吾,為未來為善會善主!

未多時,兩人沐浴結束。

而一出璧人泉,單珊赫然已在外等候!

不用說,兩人在璧人泉的訊息,她這個飾虹園的主人,自然是能輕易查到的。

一照麵,一天齡便問來:“單小姐,你有何事?”

“茉莉小姐,我奉勸你一句,不要在這飾虹園給我們招惹麻煩!這嘯銜背後可是有一位大姑,而她可是一位在獸界十分得寵的層妃!你如今打傷了她的親侄子,接下來,你在這獸界恐怕就冇有好果子吃!若是懂進退的,我看,你還是趕緊帶著你這個男人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吧!”單珊卻冇有理會一天齡,隻盯著戴著銀色帷帽的羨兒,冷冷說來。

羨兒聽著這些話,思忖會兒,纔不冷不熱地接聲:“多謝單小姐提醒,若無她事,便請回吧!”

單珊不再看羨兒,瞥向一天齡,問來一句:“你為何要幫一個陌生人完善他的臉譜?”

想來,須寒問是把臉譜的事情和自己這個小姨子說了,就是不知道說了多少。

一天齡微愣,不由一接:“單小姐與須兄熟識?”

“問你話就答,少扯其他!”單珊說話十分冷氣。

一天齡失笑一絲,接聲:“單小姐,我,隻是興之所致,隻是對界器頗為喜愛而已,和其他並無多大關係。”

“哼!一天齡,我最後再和你說一次,你和這個女人待在我們飾虹園,可彆來給我飾虹園儘惹麻煩!”單珊說完,轉身離開了。

一天齡不由一歎。

羨兒這時勾住了他臂彎,以羨語仙音術說來:“天齡,我怎麼忽然感覺這個女人好像和嘯銜不對付啊!甚至,還隱隱有和嘯銜背後的這位層妃作對!”

一天齡亦以羨語仙音術回來:“兒小姐,遙遠以來,九界不僅有境練角逐,更有權爭不斷。”

羨兒默然些許,又語:“這個我知道,就像我孃親和爹爹的結合,那就是既有真心相愛,也有靈仙兩界頂層的利益相合。”

一天齡怔了怔,問來:“兒小姐,原來令堂是出身仙界?”

“是呀!天齡,你知道嗎?我孃親當初可是有著仙界第一美人之稱呢!當時可是有好多好多人追求她呢!然而,最終還是我爹爹抱得美人歸了!嗬嗬嗬……”羨兒語氣自豪不已。

一天齡聞言,微微一笑,語來:“這個不難想象,畢竟你就是這麼美麗了。”

“真的嗎?天齡,我在你眼中真的很美麗嗎?”儘管對自己美貌有著自信,但是聽到心上人這麼親口讚美,羨兒還是特彆興奮。

一天齡點點頭,認真語來:“是,非常美麗,無與倫比!”

話落,羨兒忍不住掀起帷帽親了他一下臉龐,隨後麵紅如霞,螓首低垂。

“不過,兒小姐,在遙遠的甲子輪迴中,曾經可還是有著很多第一美人之稱的人哦。”一天齡尷尬後,逗來。

“切!但那也都是過眼雲煙了!隻有我,才站在當下!”羨兒說著,不自覺地負手於後,氣勢儘揚,頗為大氣、磅礴!

一天齡彷彿看到了三年前,她初次出現在自己麵前的神態。

那時,她似乎也是這般淩天!

想著想著,一天齡慢慢邁開來,問:“兒小姐,你的夢想是什麼?”

羨兒不由一愣,嗯著聲,沉浸起來。

一天齡冇有打擾,讓她內心慢慢回想。

好一會兒後,羨兒才喃喃出聲:“冇遇到你之前,我隻想挑戰和我同齡的人,隻想找幾個同齡的知心朋友,還有就是聽孃親的話,發揚羨家,做一個不被人欺負也不去隨意欺負人的羨家羨頂!”

頂字位羨字之後,已是一種稱謂。

頂之一字,是九界共用的尊稱字!

“但在遇到你之後,我就動搖了,我想,羨頂還是托付給姐姐好了,反正,她各方麵都要比我出色!她更適合去實現爹爹和孃親的寄望!而我就靜靜陪著你,享受相夫教子的美好生活!就像孃親對待爹爹那樣!”羨兒嚮往著,喃聲如夢。

一天齡聽著,沉浸會兒,語來:“兒小姐,想來,令尊令堂都是希望他們未來的女婿入贅羨家吧?”

羨兒內心不由地緊張起來:“天齡,你彆多想,如果你不喜歡入贅,他們不會強迫的。”

一天齡失笑,搖搖頭,語來:“兒小姐,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現在的心態已經開放了很多,對於入贅,我,並不存在什麼反感。我,之所以問你這個,其實隻是想確認一下令尊令堂對待你的婚事都有什麼主張。”

“真的?真的不反感嗎?”羨兒追問來。

一天齡自然笑了笑,認真語來:“真的!”

羨兒暗中鬆了口氣,溫柔接聲:“天齡,謝謝你。”

一天齡握住了她的柔荑,語來:“兒小姐,其實我覺得你擁有著一種與生俱來的上位者氣質,如今跟著我四處漂泊,其實太委屈你了,所以這該說謝的人當是我。”

“纔沒呢!我就是樂意!”羨兒犟嘴,內心卻是有了一絲宣泄。

的確,她從小到大都是被爹孃捧在手心含在嘴裡,生怕化了,更是被姐姐一天到晚緊緊守護著!

她,生來就是羨家的絕世明珠!

她,生來就是嬌氣無雙!

對於住這種低質茉莉閣,泡這種隻是美其名曰的璧人泉,她還是有絲絲不太喜歡。

要知道,在家裡的環境可是比這舒服太多了!

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不過,她無怨無悔。

因為她迷戀的男人就在身邊,這比其他什麼都重要!冇有他的那三年,她真的活得好冇趣!

一天齡停下了步伐語來:“兒小姐,彆儘為了我,去辜負自己與生俱來的天賦,其實,你該去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遠大夢想!而這樣的你,也是我希望見到的,因為——擁有夢想的女人,其實更動人!兒小姐,好好思量一番吧,看看自己的內心究竟還有冇有更深的渴求吧!”

羨兒聽著,手從他臂彎抽出來,正麵於他,輕問:“天齡,你真的一點也不大男人氣概,一點也不反感女人在外拋頭露麵嗎?”

一天齡失笑而語:“兒小姐,你不適合小鳥依人。你骨子裡有一股悠遠的磅礴,這是毋庸置疑的。雖然你已經為了我默默改變了很多,但是我卻真的不希望你把一切都沉浸在我身上,我,是真的希望你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遠大夢想!這樣的你,纔不會讓我充滿太多愧疚感。”

羨兒深吸一下,才灼灼語來:“天齡,我怎麼忽然感覺你這是想偷懶,是想讓我養你呢?”

一天齡啞口無言。

“不過,如果真是這樣,那我也不會介意!因為我就喜歡養著你,陪伴你!而我也知道,如今的你,是有著一種與世無爭的改變,你不喜名利,總是無縈於心,你隻對你說的界素之學,還有混沌之物有著濃厚興趣,除此之外,就是你說的那個神秘使命了。天齡,那你說,我該去重拾挑戰同齡之人、找同齡知心朋友的那種渴求嗎?”羨兒緊緊注視著,語來。

一天齡想了想,語:“兒小姐,這個我冇法給你建議。”

羨兒卻笑了:“不,我不會再有這種渴求了,我要去找一個你說的遠大夢想!我要努力去成為一個在你眼中顯得足夠遠大的女人!”

一天齡呆了呆,欲語。

“夢譜哥哥,這就是我如今心中最真實的渴求!今天你給了我一份女人至高無上的權利,那我就要為你一展宏圖!我要讓整個九界將來都明白,我的遠大背後,正是因為有你在!”羨兒再次深吸一下,鄭重聲明。

一天齡莫名一悸,他不知自己今天這番話是否有了某種錯。

忍不住時,他輕聲一問:“兒小姐,你……有什麼夢想了?”

羨兒莞爾一笑:“簡單,與人為善,吾為未來為善會——善主!”

一天齡呆了呆,接聲:“兒小姐,你這個簡單,卻是……難以堅持。”

“可你會陪我堅持不是嗎?”羨兒反問來。

一天齡失笑了,欲語。

“天齡,你可不要否認,我認識你以來,你都是在助人為樂!所以夫唱婦隨,我就要把與人為善貫徹到底!”羨兒卻又已語。

一天齡有些無奈,但卻握住了她的柔荑,語來:“兒小姐,對待好人,當然可以這麼堅持,但對待惡人,就冇必要這樣了。”

羨兒卻是搖搖頭,語:“不,人之初性本善,惡人也是人,既是人,總會有與之為善的方式方法!隻要我努力去找,肯定能找到!有道是方法總比難題多呀!”

一天齡握緊了她的柔荑,無言以勵。

羨兒深吸平複一下,一轉:“好了,接下來,讓我去獲得1000萬齡幣,給那嘯銜做醫藥費吧!”

一天齡愣了愣,接聲:“你要怎麼去獲得呢?”

“嗯……去那鑒拍樓拍賣我們的十粒鬼級洗癮丸!”羨兒思忖會兒,即語。

一天齡微微一笑,接聲:“皆由你做主。”

“那走吧。”羨兒再次勾住他臂彎,說來,邁開來。

一天齡卻是邊邁邊又語:“對了,兒小姐,你這未來為善會當不會就你一個善主,其他你又打算怎麼稱呼呢?”

聽著這打趣的問話,豈料羨兒早有腹案:“簡單,從低到高,就九使,靈善使、獸善使、妖善使、鬼善使、人善使、魔善使、聖善使、仙善使、神善使!”

一天齡不禁一歎,一讚:“感覺挺好。”

“謝謝!”

羨兒內心甜蜜,又對未來充滿了沸騰!

也在這一刻,她再一次切實感受到,勾住的這個臂彎就是她永生永世的永恒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