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3.洗心水,革麵火,回頭雷!

“就是讓它舔舔這些如膠丸。”一天齡微微一笑,答來。

“舔舔?難道小茸賴還能幫你改良不成?”羨兒也是一笑。

一天齡解釋來:“它的涎液具有一種以毒攻毒的特效,能把如膠丸內所蘊藏的一些毒質給中和掉。”

“原來是這樣。那好,就把它放出來!”羨兒說完,隨即從界環內把九腰蘆拿了出來。

而九茸醉蛇這小傢夥正在裡麵睡著,應該是吃飽喝足了。

羨兒拿著蘆晃了兩下,低喝而來:“小茸賴,快出來,該你乾活了!”

九茸醉蛇幽幽而出,萌眼惺忪,但很快就有了“起床氣”,瞪眼欲咬羨兒手腕!

羨兒氣笑了,轉瞬就捏住了它的七寸,佯怒:“喝我的,住我的,好心供養著你,你就得有所付出,不然以後,我讓你三天兩頭餓肚子!”

九茸醉蛇蔫巴下來,朝一天齡雙眼汪汪,委屈不已。

一天齡微歎一聲,一語:“好了,彆嚇它了。”

羨兒微哼:“它呀,其實就是被你慣壞了!”說著,她捏住七寸的手鬆了。

九茸醉蛇立時就嗖到了一天齡肩頭,又無限依戀地在他脖子上繞了一下,最後,才帶著絲絲惱怒大瞪著羨兒!

羨兒一見,又忍不住氣笑了:“你看看它,真是一點教養也冇有!天齡,我跟你說,以後要是咱們寶寶出生了,長大了,你可不能像這樣慣著!”

一天齡愣了愣,很快尷尬起來。

羨兒這時也恍神來,很快麵紅如霞!

“小茸賴,來,你把這些丸,都舔舔。”一天齡說著,就把十粒如膠丸倒在了手掌上。

九茸醉蛇有些不情願,似乎它這涎液也很寶貴!

“喂喂喂!小茸賴,你以後還想不想我給你找美酒喝了?”羨兒頓時一瞪它,威逼利誘來!

九茸醉蛇再次蔫巴了,慢吞吞地溜到了一天齡掌上,把十粒如膠丸都給舔了舔。

“這才乖!回頭我就給你去買美酒!”羨兒輕輕一笑,訓一當頭,丟句實惠!

九茸醉蛇這纔有些神情振奮,朝羨兒雙眼汪汪,尾巴輕擺,似有些撒嬌!

“好了,你先回你這窩好好睡著吧!”羨兒把九腰蘆一晃,說來。

九茸醉蛇也冇猶豫,迅即就溜了回去,似乎這九腰蘆它還真喜歡當家!

羨兒隨即就把九腰蘆放入了貼身界環之中。

一天齡則是緩緩閉目,一閉目,他周身氣息頓變,變得隱約、浩瀚!

羨兒不由一震,好深邃的勢!這纔是他真正的顯露嗎?

隻見一天齡閉著目,雙手微微上張,嘴中低喃練辭:“衍生再衍生,生生不息道。

“如膠有癮,乃毒似漆。

“既舔得九茸,當以洗心水、革麵火、回頭雷為製。

“來,昔時天啄,我——心明透!”

話甫落,隻見一天齡一手如喙,一道明透之火從中憑空而吐;另一隻手則如霞,一道明透之水從中憑空而流!

兩者頃刻交融,成環。

環中,十粒如膠丸散而有序。

最後,又見一道明透雷光從一天齡腦後某穴乍現來!

乍現下一瞬,它們又都湧入了水火交融的練環內。

這一幕,羨兒感覺自己腦袋不夠用了,他這腦袋後麵怎麼……還有雷光冒出?莫非……他腦袋後麵竟藏了一個雷池?還有……九界界藥師們煉製界藥,不都是隻有界水和界火交融嗎?怎麼他還用雷呢?難道這雷應該叫界雷嗎?它就和界水界火的意義是一樣的?

在羨兒如此恍神冇多久後,十粒明透之丸就出現在了一天齡手掌上。

而在他睜開眼的一瞬,他低喃的洗心水、革麵火、回頭雷則全都消失不見了。

“哇!你煉製界藥都這麼快嗎?”羨兒回神後,美眸閃閃,崇拜不已。

一天齡有些尷尬,但語:“這十粒丸,並不同於九香守絲丹,它們隻能算是一種鬼級界藥。所以,對我來說,還好,不算太費力!”

羨兒這時卻抬起手來,用衣袖擦拭他額頭上些許的汗水,語:“但還是讓你出汗了,以後可不要去勉強,可以一粒一粒來嘛。”

“唉,這靈齡境二季境為確實對我煉製界藥掣肘不少。”一天齡有些感歎。

“天齡,你也是該好好去境練了,你可不能落下我太多,不然……不然以後,我可是一個小指頭都能把你戳倒!”羨兒俏皮而笑。

一天齡忍俊不禁,語:“其實我的境為要提升,說難也不難。隻不過,我,並不想過於倉促,難得再次來體會這種弱者心性!”

“哦?是嗎?那你倒是和我說說,你這提升到底怎麼個不難法?”羨兒不由好奇了。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兒小姐,我,隻能告訴你,我,的境練方式是特殊的,我,身負一種覺醒,我,有使命。”

羨兒聽著,故作一歎:“好了好了,我不會逼迫你來說的,我喜歡你有秘密!有秘密的你,纔是令我崇拜的!”

一天齡凝著她,眼神漸柔,隨即就把十粒練好的明透藥丸放入小瓶,交到她手上,語來:“應該能值一些錢,全都由你來決定它們的買賣。”

羨兒當仁不讓,隨即就把小瓶放入了貼身界環內,接聲:“放心!肯定能大賣!我相信我夢譜哥哥的界藥能為!隻不過,你可得和我說說,你這改良過的,都有什麼藥效呢?還有,它也總不能再叫如膠丸了吧?得想一個新名字纔是!”

“嗯……它的主要作用就是洗癮。隻要是人齡境以下並有某種癮症的生靈,它都能起到不錯的洗滌之效,就好像讓人洗心革麵,回頭重生。所以,如果真要取個新名字的話,那就叫它洗癮丸吧!”一天齡答來。

“啊?洗癮啊!那是什麼癮症都能起到作用嗎?”羨兒驚訝了,又有些麵色發紅來。

一天齡想了想,纔回:“應該是癮症越明顯,這洗癮丸的藥效纔會越有效!當然,這十粒隻是鬼級的,對於鬼齡境之上的生靈,它的作用就會大大折扣了。”

“夢譜哥哥,那我肯定不能去吃這種東西了!我對你可是有癮!我可不想被洗掉了!”羨兒麵紅如霞地說來。

一天齡聽而也不禁臉紅耳赤,他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

愛戀一個人,又何嘗不是一種癮症呢?

“兒小姐,你說的這種情況,其實不太可能,因為你可是與眾不同的!你不僅有一身不同凡響的血脈和羨家絕學,還有一頭九香守絲和四闕息照易天,這些實際都會在無形之中減弱尋常界藥對你的藥效,隻有一些十分特殊且又高等級的界藥,纔有可能讓你出現變化。”一天齡卻是微微一笑,說來。

羨兒聞言,但語:“但我還是堅決不去吃這種洗癮丸!我要把它們都賣掉!換成成堆成堆的齡幣!如此,纔好讓我們未來生活,不缺齡幣用!”

一天齡失笑了,但語:“兒小姐,齡幣確實很有用的,你可以多收藏點。”

羨兒嗯聲,接聲:“在我家,我爹爹的齡幣,也都是被我孃親保管著!孃親也和我說過!這是我們家的寶貴傳統,得守好!”

一天齡尷尬了,但卻伸手一攬她柔腰,懷抱來。

羨兒依偎了會兒,隨即一轉:“夢譜哥哥,我們去璧人泉沐浴吧!”

一天齡再次尷尬了,一分,語來:“你去吧,我還是和上次一樣,為你在外候著。”

羨兒有些失落了,接聲:“夢譜哥哥,你放心,我不會現在就和你逾矩的。我隻是想你放鬆放鬆,其實我能感覺得到,你現在煉製界藥,是挺辛苦的。所以,和我一起進去吧,我們可以分開,可以在不同的泉幕之中沐浴。”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以額蹭了蹭了她額頭,歎來:“好。”

“耶!我的夢譜哥哥真好!”羨兒雙手環緊了他,俏紅臉蛋亦在他心口偎緊來。

一天齡無奈而笑。

隨後,兩人出了茉莉閣,準備前往璧人泉。

但剛冇走多久,路上就碰上了兩人,一前一後,正是嘯銜和長魚慶!

嘯銜一臉冷肅地盯著一天齡和羨兒!

長魚慶身上的傷已好了個七八分,看著羨兒的目光是又畏又恨,而對一天齡則又是在內心嫉妒得要死!

羨兒一見長魚慶,這銀色帷帽下,頓時沉了臉,冷哼!

一天齡倒是頗為淡然地看了看兩人,然後主動出聲一問:“嘯公子,慶公子,兩位有事?”

嘯銜冷冷而語:“一天齡,你的這個女人打了我的人,你,或者她,得給我一個交代!”

“哼!真是好笑!一個痞子也都人趕著為他撐腰!”羨兒立馬譏諷。

話出,一天齡拉住了人兒,阻止她衝動。

而嘯銜也是一哼,渾身獸齡境四季氣勢一張,語來:“羨兒,這裡是獸/獸城,可不是你們靈仙城羨家!我勸你,最好給我識相點!否則,我可不介意把三年前你姐姐給我的羞辱,加倍還於你!也就當是把新賬舊賬一起算了!”

羨兒聞言,輕輕脫開一天齡的手,負手一回:“哦,原來我姐姐也早就看你不順眼了啊!那正好,就讓我再來見識一下這三年你嘯銜究竟有多大長進好了!來吧,彆磨蹭了,有什麼招,都使出來吧!”

“兒小姐,你……”一天齡有些頭大。

“冇事的,天齡,儘管這傢夥有壓製境為不晉升,但恐怕和這個妖齡境四季的痞子差不多,可以說三年,他也就這麼點長進了!”羨兒寬慰來。

“臭女人!你胡說八道!銜少爺可比我強千百倍!哪是我能比的!”長魚慶頓時上前喝來,也不知道是真心維護嘯銜,還是在給他自己找台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