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2.你是我的夢譜界藥師

次日。

見羨兒學完了四闕息照易天好像有些無聊,所以一天齡就提出陪她去逛逛街。羨兒聽後自然十分歡喜,但是想到昨天的險情,她卻又猶豫了。

而一天齡再次寬慰於她,她想了想後,還是開懷地拉著他出了飾虹園,來到了大街上。

雖然美人節已結束,但獸/獸城內的衣飾生意卻是仍舊十分火爆。

這主要是因為在美人節展覽過的款式,已被飾虹園拿出來售賣。這售賣所得的利潤就屬於後期利潤了,同時這也是要被分配的。

各大衣飾街鋪也是瞅準了這時機,都從飾虹園大量進貨,準備大賺一筆!

“這些人也真是的,有這個閒錢,還不如去多買些界藥吃吃!”戴著銀色帷帽的羨兒說著,丟了一顆嚼嚼丹在嘴裡,生氣似的嚼著!

一天齡失笑,接聲來:“兒小姐,彆生悶氣了,美人節展示的這些衣飾,用人界那種古老文明的話來說,是屬於時尚,是屬於打造潮流!你不應該儘以保守的眼光去看待,你其實應該開放心態,去包容人們的這種審美觀。”

羨兒忍不住一側頭,盯來,有些臉紅地出聲:“你……是不是想我去穿這些?”

一天齡尷尬了,但語:“兒小姐,我,隻是想告訴你,漫漫甲子輪迴中,九界曾有過很多璀璨文明,而每一種文明自有它的獨特意義,要真正瞭解這些意義,那就應當放開心懷去認識它們,隻有這樣,你的心境纔會真正豐富多彩!”

羨兒先是若有所思,隨後卻是笑來:“彆拐彎抹角,直接回答我,到底是不是想我去穿?”

一天齡尷尬更甚,連忙轉移話題:“兒小姐,要不我們回吧?等這陣潮流過去了,我們再來逛?”

“纔不!這獸/獸城不是還有三大藥閥嗎?而你不是又很懂界藥嗎?那我們去逛一逛這三大藥閥的地盤,看看這三大藥閥如今都有什麼特色!”羨兒勾住了一天齡臂彎,說來。

一天齡無奈,隻得陪她前往。

冇過多久,兩人便來到了漆雕街。這街道兩旁都屬於漆雕藥閥的鋪麵,有隻賣藥材的,有隻賣半成品界藥的,有隻賣成品界藥的,還有買賣藥譜的和買賣練藥界環粗胚的,等等。

(練藥界環粗胚,實際就是普通界環種類,並且它的內空間比較小,畢竟煉製界藥並不需要太大的空間,還有,它大都是從未經人使用過的界環,尚須界藥師們通過自身的界水和界火去完善,另見第20章“一淨回生丹”所提。)

相對於長魚藥閥和巫馬藥閥,漆雕藥閥的街麵,其實是比較冷清的。

而這也大概是羨兒選擇先來此的主要原因,因為她並不想給一天齡帶來什麼惹眼麻煩,畢竟她自己的絕倫身貌擺在這兒!甚至,她內心都已想好,逛完這兒,就打道回閣,不再去逛另外兩家的了。

“天齡,你要逛哪個?”羨兒俏聲而問。

一天齡想了想,語:“嗯……看看半成品的吧!”

這裡的半成品,通常都是指界藥師煉製失敗但又不完全是廢渣的界藥。

“好!那就這個——渣寶鋪吧!”羨兒玉手一指,隨即就拉起一天齡走進了店名《渣寶鋪》的店鋪。

店鋪老闆長得比較老成,獸齡境四季境為,且就他一人打理著。

鋪內擺滿了很多的半成品界藥。

這些界藥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一種名叫如膠丸的界藥。

成品形態的如膠丸,粒小、頗軟、色澤黃亮,對生靈主要有提神和輕身的作用。

輕身,說白了,就是愉悅心情。

若是藥效更深一點,那就是飄飄欲仙了!

另外,這東西不論是成品還是半成品的,都能讓生靈上癮,隻不過上癮程度有所不同。一般而言,成品的,上癮不明顯,半成品的,上癮明顯!

而上癮後,雖然它對生靈不會產生什麼嚴重的軀內傷害,但卻容易讓生靈脫落軀身之毛,或軀身之鱗。

“兩位,你們需要什麼?”店鋪老闆頗為和氣地問來。

羨兒冇有說話,而是注視著一天齡。

而一天齡看著半成品的如膠丸,似是陷入了某種回憶。

“老闆,這如膠丸,貴鋪經營多久了?”一天齡回神,然後問來。

老闆一愣,但回:“哦,客官,這個是我們漆雕藥閥傳承很久的一種界藥了,大概有數百年了!”

“那一直都是叫這個名字嗎?”一天齡又問。

老闆再次一愣,接聲:“應該是吧,客官,你問這些做什麼?”

一天齡淡笑一絲,回:“冇什麼。老闆,這怎麼賣?”

“哦,客官,這東西不貴!這種半成品的,每粒也就500齡幣而已!”老闆笑著答來。

“那成品的呢?”一天齡似是有了點興趣。

老闆這時卻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成品的,那就有點貴了,是如今市麵上一淨回生丹的一成(1萬齡幣)!”

一天齡隨即一接:“老闆,你這一瓶有多少粒?”

“10粒。”

“這是5000齡幣,給。”一天齡從自身普通界環拿出5000齡幣來。

嘩啦啦,櫃麵堆了一座齡幣小山。

老闆則是笑嗬嗬地把一個裝有10粒的如膠丸的小瓶子遞來。

一天齡接過後,便側身對羨兒語來:“兒小姐,我們回閣吧。”

“好。”羨兒輕聲應著,並不急於詢問。

兩人出了渣寶鋪,原路返回。

路上,羨兒以羨語仙音術問來:“天齡,這如膠丸,有什麼特彆嗎?”

一天齡深深一吸,亦已羨語仙音術說來:“兒小姐,如果我告訴你,這如膠丸最初的藥譜是源自於我,你會信嗎?”

“啊?”羨兒頓住了,呆住了。

一天齡亦停下,瞥了瞥她,就又語:“先回茉莉閣吧。”

話落,羨兒再次勾住了他臂彎,以羨語仙音術認真語來:“我信!我早已有心理準備,我知道你的真實年齡可能比我大很多!你也許就是一個千年萬年的老怪物!而我就是愛你這樣一個老怪物!”

一天齡眼神含暖,握緊了她的柔荑。

羨兒也握緊了他的,同時與他再次邁開了。

未過多時,兩人就順利回到了茉莉閣內。一入內,一關門,羨兒便收掉了頭上的銀色帷帽,歡快語來:“好了,我要聽你講故事了!”

一天齡無奈,拉她到桌邊一齊坐下,慢慢敘述來:“在我心氣還很高,但境為卻並不怎麼高的那個時候,我,曾做過一個夢。夢裡,我,渴望遨遊整個獸界,去與漫天雲霞作伴!然而,卻又感覺全身沉重如山,完全冇辦法禦空、飛天!也就在這時,我,竟又發現周遭飄起了無數的明透羽絨,它們轉瞬變化成環,將我團團包裹!而在下一刹那,我,便成為了一粒小丸,更被天際突然飛來的一隻明透鳥兒啄食入腹了!我,猛然驚醒,虛汗淋漓。”

羨兒聽得聚精會神,美眸含盼,問來:“那接下來呢?”

一天齡微微一笑,接聲:“之後,我,在平複內心驚悸之時,漸漸陷入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境態,我,不自覺地開始了一場界藥煉製,我,渾然忘我。在一顆無比明透的小丸出現在我煉製界環內的那一刹那,我,才恍然回神,我,看著小丸,內心的感受也是難以言喻。但當時,我,已清楚我創造了一個夢性/藥譜!”

羨兒美眸冒光,由衷讚歎:“天齡,你真是了不得!我應該叫你夢譜界藥師!”

一天齡失笑一絲,注視來,語:“古往今來,九界都冇有這樣的叫法,隻有夢性/藥譜之說!”

“但你就是我的夢譜界藥師!我們將來可是要永遠共枕在一起的啊!”羨兒麵色泛紅來。

一天齡凝著,也有些泛紅來。

“天齡,以後隻有我們的時候,我叫你夢譜哥哥吧!”羨兒麵紅如霞,螓首微垂。

一天齡也垂下了腦袋,呼吸有點顫。

“反正你肯定比我大,叫你哥哥,就算是便宜你了!”羨兒深吸一下,來克服小鹿亂撞。

同樣的,一天齡也深吸了一下,接聲:“可我不會叫你妹妹。”

羨兒嘟起了嘴:“真不解風情!”

“兒小姐,其實如今的我,也算是一種重活之態,若真按軀身年齡來算,你我年紀其實是相當的。所以,我,還是想這樣喚你,兒小姐。”一天齡莞爾一笑。

“那……你就不能去掉小姐兩字嗎?我其實一直都在盼著你主動去掉!”羨兒有些幽怨地接聲。

一天齡伸手一攬她柔腰,喃喃:“兒小姐有時候,對人的初稱,可以代表一種始終。請你相信我,在我心裡,這四字並不是生分,隻有……親愛。”

話落,羨兒倏然吻來!

一天齡麵紅耳赤,但——回吻如她。

良久,她才戀戀不捨地分開來,一續之前話題:“那這個如膠丸,你最初是叫它什麼?”

“天啄我心丹!”一天齡氣勢微變,變得高心氣兒!

“天啄……我心丹?天啄?我的夢譜哥哥,老天在你眼裡,成了小鳥兒了嗎?”羨兒俏皮而問。

一天齡有些尷尬,但語:“兒小姐,這名字就是我那時的心氣。”

羨兒微怔,又笑:“夢譜哥哥,你那時心氣真是不小啊!對了,那你這天啄我心丹,有何作用呢?”

“嗯……服了它後,最主要的作用就是,禦空飛行、跨空而越,都無需再動用一絲境力!並且速度還會隨著自身境為的提高而變得越來越快!可以說,是追逐和逃跑的一種寶藥。”一天齡答來。

羨兒聽得羨慕不已,但很快又皺眉,問來:“那現在怎麼成了這個如膠丸的樣子?”

“這種如膠丸,隻是從我天啄我心丹藥譜上衍生出來的一種界藥。它所用的藥材,不僅尋常,更有一些多餘。而天啄我心丹所需的藥材是比較罕見難尋的,當初我也是機緣巧合,才獲得了那幾樣,再者,煉製真正的天啄我心丹需要界藥師的夢態相輔。少了夢態,即使找齊了所有藥材,那也是練不好的。”

羨兒有所恍然,隨即又問:“夢譜哥哥,那你現在要這種如膠丸是要做什麼呢?”

“雖然不可能去煉製天啄我心,但來把這如膠丸改良一下,還是有趣的。”一天齡笑來。

羨兒不由一怔,亦笑:“改良?你要把它改良成什麼?”

“簡單說,就是讓它變得更值錢,然後還你給我的這些齡幣。”一天齡接聲。

羨兒不由一惱:“乾嘛乾嘛!我給你齡幣,是我喜歡!纔沒想讓你還!你若敢還,那我三天……不,十天不理你!”

一天齡微歎,以額蹭了蹭她額頭,笑:“好,那就賺些齡幣給你保管!”

“這還差不多!”羨兒回蹭了一下。

“兒小姐,那請你把小茸賴放出來吧!”一天齡隨即一轉。

羨兒不解了:“放它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