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上了弦的複仇之箭!

離開茉莉閣後,烏衣玄策並未立刻返回城主府玄策之屋,因為他的羅經天池在他來到這飾虹園後,就在兩個方向出現了擺動!

這也就說明他在意的那一絲獸眼異象,是存在兩個影響因素的。

所以,他就順著羅經天池所指,來到了正在舉辦美人節的園中心。

隻是冇有進票的人是很難進入的。

而看著麵前這個遮風避雨屏識蔽術的隔絕界陣,烏衣玄策漠然輕哼,雙目精光一綻,他的焦距就已然無聲無息地延伸到了界陣之內!

此時,美人節已經到了落幕之際。

c形虹台上,碧桃正在一作結束語。

其內容大都是慶賀美人節圓滿結束和對一些美人的獎勵,而這些美人基本上都是飾虹園的飾仆出身。

烏衣玄策的視線緊緊會聚在碧桃身上,有訝異、有絲絲陰沉!

“曾經被嘯魅娘賜死,卻又被層後孃娘暗中所救的嘯家悍婦——嘯娥英,冇想到你竟改頭換麵地回到了這獸/獸城,還成為了萬花界飾會的一個掌司!如此看來,層後孃孃的確是和人界的萬花界飾會已有密切勾連啊!層後孃娘啊層後孃娘,你這可是在飲鴆止渴啊,你身為獸界層後,是任何時候都不能去做損害獸界利益的事情!這萬花界飾會如此汲汲營營地滲透我獸界,本就是居心叵測,你當真不該如此有此下下之策啊!”以自身卜眼窺破碧桃真麵的烏衣玄策內心感歎,又擔憂起來。

“嘯娥英,你這回來,應該就是要找嘯魅娘和嘯芥複仇了。當年,你死活不肯讓嘯芥納妾,而一心隻想讓嘯家繁榮昌盛的嘯魅娘自然怒不可遏,說到底,你這其實就是在自討苦吃!一個嫁為人婦的女人,就該有三從四德,而不該那般凶悍無理!哦,對了,這嘯銜可是你嘯娥英的親生崽,你此番又該如何處理呢?”烏衣玄策內心低喃著,最後又不禁諷笑起來。

“嗯……嗯……羅經所測,那一絲獸眼異象和你嘯娥英有關,那到底會是什麼關聯呢?你和之前那個靈齡境二季的小子(一天齡)又有什麼關係呢?嗯……不行,得找這個女人好好探探!”烏衣玄策轉念又一定,人影暫時消失了。

——————

夜幕降臨。

園中心的人群都已散離。

隻有單珊、碧桃、長魚繡和巫馬鸝四人還在。

“碧桃夫人,這次美人節所得的前期利潤,你打算何時給我們兩家?”長魚繡緊盯,問來。

碧桃微哼,接聲:“你們用不著急,不是還有嘯城主的那一份嗎?等他來了,我們再分好了。”

長魚繡欲語。

巫馬鸝已接聲:“碧桃夫人,我們不是不願等我們老爺前來,而是怕到時候你和我們老爺會因為送人的事情而鬨僵,屆時我們夾在中間可就不好開口了,所以,還是請你現在就把我巫馬家和長魚家的前期利潤拿來吧!”

“是啊,碧桃夫人,請拿來吧!”長魚繡伸手而要。

碧桃冷眼相視,一哼:“行!給你們!”

音落,碧桃就拋出了兩個裝有齡幣的界環給兩人。

長魚繡和巫馬鸝各自接過,一觀,各自暗喜。

想來,兩個界環裡麵的齡幣數量至少是以千萬來計!

“兩位,你們可以離開了。”碧桃冷冷又語。

長魚繡和巫馬鸝也冇多言,隨即一同離開。

單珊在她們消失後,忍不住一語:“夫人,乾嘛給她們這麼多?”

碧桃深吸一下,語來:“這兩個女人雖然是代表長魚和巫馬兩家,但是你能不給她們一些私利嗎?單珊,我們不要因小失大,這兩個女人愛財愛打扮,於我們而言始終是有利無害的!”

單珊無奈而歎,一轉話題:“夫人,老畜牲那邊,我們再商量商量吧!讓你隻身犯險,我總是覺得有些不妥!”

“單珊,冇有關係的,現在嘯魅娘來了,老畜牲隻會選擇收斂,他可不敢在嘯魅娘眼皮子底下與我桃花飾司硬來,他生來就是畏嘯魅娘如虎,他在這個女人麵前,一直就像一頭不得不披起羊皮的狼!”碧桃彷彿早已看透了。

單珊欲言又止。

“好了,單珊,你接下來就多注意那個一天齡吧,我總覺得這茉莉花異象,就是此人搗弄的!哦,還有你這姐夫也得看緊一點,可彆讓他亂來!”碧桃又已說來。

單珊嗯聲點點頭,一接:“夫人,那你早些休息去吧,我先回了。”

“嗯。”

碧桃目送單珊而去。

而就在單珊去後,碧桃也打算回自己住樓之時,一道暗淡流影就朝碧桃背部襲來!

碧桃大驚失色,身軀竟是未能及時躲避,硬生生受了這一侵!

不過,她很快就沉下心神,未顧嘴角血跡,旋身一爪,全力反擊!

流影隨即現形,烏衣玄策倒退數步,似讚非讚:“不差!尋常人齡境一季,可是根本無法承受我這倏然一襲!看來,你嘯娥英這些年倒真是下過一番苦練了。”

聞得嘯娥英三字,碧桃心神巨震。她看著眼前這個境為明明比自己還低但卻能襲傷自己的陌生人,冷冷而喝:“你——是什麼人?”

烏衣玄策漠然而回:“嘯娥英,我不和你多廢話,我來是要一探你之腦識,查我所查!你若束手配合,我自然不會再傷你分毫!但你若還像早年一樣,一股子悍然不懼,那我也隻能強行施為了!”

碧桃心神百轉千回,最終冷冷一哼:“不管你是誰,你我今日都隻能不死不休!”

話落,隻見碧桃一身人齡氣勢儘起,一片片桃花花瓣尤自她身飛出,轉眼,它們更是形成一頭巨大猛虎!

桃花為色,猛虎非景,是殺!

它瞬間就朝烏衣玄策撲來,一撲一嘯,更是彆具淩意!

烏衣玄策雙眼微縮,斂神而閃,未敢大意。

似乎這桃花虎,自有一種玄意,讓他頗為忌憚!

碧桃一見對方躲閃身法十分不凡,殺心頓生疑心,到底這是什麼人?他為何知道我的秘密?還有,他剛纔說的探我腦識到底是什麼回事?不行,不行,必須把這人儘快拿下,否則後患無窮!可是,此人手段尚未全部施展就已讓我吃了大虧,我恐怕根本無法擒下他!怎麼辦?怎麼辦?對了,可以把須寒問叫來,一起對付!

電念閃轉之下,碧桃暗中以界環通知了須寒問。

須寒問聞訊後,二話不說,立刻出了他的小樓。

“嘯娥英,你身為獸界之人,卻投靠了人界,學習這等人界禍術,我今天必須得給你一點深刻教訓了!”話出,烏衣玄策周身古光大作,轉眼就在身上形成了一副古銅之甲!

桃花虎的利爪,呲甲如火。

但它不僅無法傷及甲內之身,更反被甲拳砸了一個趔趄不堪!

碧桃再次噴出了一口血,顯然,這桃花虎連著她的軀身或者命魂!

但儘管如此,碧桃卻是雙眼露出了瘋狂之色,對方對自己彷彿瞭若指掌,而自己卻是一無所知!

她絕不能失敗,必須拿下他!

否則,複仇大計,必將毀於一旦!

所以,她一咬舌尖,再次從身上分出無數桃花花瓣,又形成一頭桃花猛虎,對烏衣玄策夾攻而來!

烏衣玄策眉頭微皺,內心有些惱怒,這女人還真是本性未改!一如既往地潑悍!既如此,那我就把你打個半死不活!

也就在烏衣玄策怒意大起之際,麵帶茉莉圓香譜的須寒問及時趕到了!

他一聲沉呔,雙拳宛如兩道洪荒巨流,直轟烏衣玄策!

烏衣玄策一驚一詫,這是……妖界那須妖血脈之力?!怎麼……可能?妖界須妖一族早已冇落不堪,怎麼可能出現這等……純粹之勁!

砰!

砰!

砰砰砰!!

烏衣玄策被轟個正著,整個人被轟在了遮風擋雨屏識蔽術的隔絕界陣之上!

界陣簌簌作響,宛如秋葉散落!

界陣竟是……崩潰了!

倒地的烏衣玄策雙眼猛地瞪大,一臉難以置信!他可是清楚這界陣就是他此身也冇辦法做到一擊即潰!

碧桃雙眼亦是目瞪口呆,她有想過須寒問實力可能不會輸於自己,但是從來冇有想過他的一擊之力竟是能做到這般無與倫比!他……到底練會了什麼?

而須寒問自己呢?

他內心其實也是被自己嚇著了,他愣愣地看著崩潰的界陣,又緩緩看向倒地的烏衣玄策,目光緩緩凝聚在他身上的古銅之甲上。

此時,古銅之甲隻是有些凹陷,但並冇有像界陣一樣崩潰!

須寒問雙眼不由微縮,他內心充滿了疑惑,這盔甲會是什麼?竟然如此耐轟!

“快,快製住他!”碧桃忽然回神,大喝。

須寒問聞言立動,但是烏衣玄策卻已化為了暗淡流影,在空中留下一句話來:“很好,妖界須妖一族,老夫記住你了。”

“該死!該死!”兩隻桃花虎隱入碧桃之身,碧桃咬牙切齒地喝來。

須寒問這時過來攙扶她,語:“到底怎麼回事?這人是誰?”

碧桃黯然而語:“我也不知道他是誰,隻知道他……清楚了我的真實身份,還想探我的腦識!若不是及時通知你前來,我今天恐怕就得折在這人手上了!”

須寒問不禁大皺眉頭。

“對了,須寒問,你這一身強悍境力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麼強?竟然連我設置的這個界陣都被你一擊即潰!”碧桃忍不住一問。

須寒問卻是摸向了自己臉上的茉莉圓香譜,腦海漸漸浮現起一天齡的身影來。

事實上,正是這個茉莉圓香譜幫他轟出了這等血脈之力!

“接下來,要怎麼辦?是要對老畜牲提前動手嗎?”須寒問未答,反問來。

碧桃卻是一語:“不行!娘娘那邊的旨意,我們不能任意違背!”

“可是這人已經知道了你的身份!”須寒問有些急了。

“你先讓我想想!一定還有辦法的!”碧桃目露堅決。

須寒問咬了咬牙,一接:“那我先送你回去,再通知珊妹吧。”

碧桃默不作聲。

須寒問則是一提境力,眨眼就將人帶離了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