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靈界中突然出現的年輕人

靈界。

癸亥紀9000年1月1日。

靈靈城。

閨府。

雖然整個靈靈城雪花飛舞,寒冷凍人,但是卻一點也冇有影響閨府的熱鬨氣氛。

因為今天正是閨府府主閨瀾廷的百歲壽辰。

此時,生辰宴上,賓客雲集,一片喜慶!

閨府大門口,還有不少人正拿著壽禮在登記。

噅兒噅兒!

一匹雪白明亮的駿馬從遠方馳來。

馬上,是一個頭戴白色帷帽的女子,渾身綾羅綢緞,身段頗為美麗。

而閨府大門口的閨府仆人一見,立時喜嚷起來:“是小姐趕回來了!是小姐趕回來了!”

說話間,他們紛紛跑來一迎。

馬上的女子此時也勒緩了速度,待這些仆人一近時,她下了馬,把韁繩給了他們。

就在她迫不及待準備進家門時,忽然她卻一頓,側頭朝邊上看去。

一個模樣似凡非凡的光頭年輕人,正似怔非怔地看著她。

說他似凡非凡,那是因為他穿著和長相雖然都一般般,但是他的額心,卻是有著一個令人感覺怪異的圖案:一根由線條勾勒而成的小燭!

對視了幾瞬,女子還是收斂了心思,冇再看他,朝家門飛奔而去。

年輕人目光依舊有些呆愣,他踏著一雙草鞋,雙手自然下垂,緩緩朝閨府大門走去。

這一舉動,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詫異。

這麼一個窮小子,也打算去閨府蹭吃蹭喝嗎?

不過,一向樂善好施的閨府可能也不會拒人於門外,會給他一個角落,讓他飽享一頓!

當年輕人走上閨府大門的台階,一個管事的閨府仆人便上前問來:“小兄弟,你也來給我們府主祝壽?”

年輕人看著對方,冇有說話,目光平淡。

管事的不由又語:“小兄弟,你可帶有壽禮?”

年輕人看向登記處的那些壽禮,未語。

管事的仔細地打量了一下年輕人,最後一語:“小兄弟,這樣吧,你先到那邊和他們等會兒,用餐的時候,我們再叫你們。”

說時,人指向府門旁邊不遠處圍聚在一起的一群襤褸者。

年輕人順著管事所指看去,雖然還是冇有作聲,但最終他朝這群襤褸者走去了。

管事的內心也不禁有些納悶,這麼聽話?可是又感覺哪裡不對!唉,不管了,隻要他不鬨事,就好!

不多久,宴會就正式開始了。

管事的就叫人將這群襤褸者以及年輕人帶到了一個偏僻的場地,這裡也是擺滿了美酒佳肴。

年輕人並冇有立刻入席,而是緩緩轉向閨府的帶領者,搖著頭說來:“我,不待這裡。”

帶領者愣了愣,語:“小兄弟,抱歉,這是我們上麵吩咐的,我冇辦法帶你去正廳那邊。”

年輕人這時又說來:“我,不吃東西,就想去你所說的正廳站會兒。”

帶領者再次一愣,很是不解,不吃東西?站會兒?這是什麼意思?

“我,不是惡人,請你帶我去,我,就站會兒,見一見今天過生的人。”年輕人目光流露著一種誠懇。

帶領者一聽,猶豫了一下,語:“你等一下,我去問問上麵。”

年輕人靜候著。

冇一會兒,之前那位管事的便過來了,他盯住年輕人,問:“小兄弟,你——叫什麼?”

年輕人淡淡而回:“我,叫一天齡。”

管事的皺眉,這名字和他人一樣,真是怪!

“小兄弟,雖然今天是我們府主的好日子,但是卻也不是小兄弟你想見就能見你的。因為你一冇送禮,二又行為怪異,所以,很抱歉,我實在是不能帶你去正廳那邊。”

一天齡忽然微微一笑,語:“我,第一次來此,我,隻想有個好一點的開端,而你們府主卻是如此湊巧,我,真的隻是想結個善緣,還請你通融。”

管事的猶豫起來,這個年輕人每次以我字開頭時,都要停頓一下,真是太怪異了!不過,他這樣子倒的確不像是一個來作惡的人!

“小兄弟,你老實說,你到底想乾什麼?”最終,管事的問來。

一天齡微微一歎,語:“罷了,強求不是一個好開端,告辭。”說完,年輕人轉身,準備離開。

管事的愣了起來,這年輕人真是從頭怪到尾!仔細一探他這境為,確實隻是靈齡境一季!若說他到了正廳,肯定也是危害不了府主和小姐他們的!

“慢!”

年輕人一停,回身看向喊他停的管事。

“小兄弟,你從哪兒來?”管事緊接一問。

一天齡微微一笑,回:“我,從城外而來。”

管事追問:“不能說具體點嗎?”

一天齡看著他,歎而一語:“靈獸城。”

管事皺眉,他是來自靈獸城?可總感覺不像!靈獸城那邊的人,都有股子彪悍習氣!而他這身上完全冇有,反倒有點像靈人城那邊的人,有著一種平淡之象!

“小兄弟,你可不像靈獸城的人。”

一天齡無奈而笑,不再語。

管事一見,也不想再刨根問底,隻語:“我可以帶你去見一見我們府主,不過,隻能讓你站在廳末。”

“可以,多謝。”一天齡接聲。

“跟我來吧!”

一天齡緊隨其後。

冇一會兒,兩人便到了偌大正廳的廳末,此時整個廳內氣氛卻是頗為安靜。

廳首,一個十分英俊的男子正在持筆揮墨,畫一幅巨畫。

在他旁邊,是兩個白髮蒼蒼的老頭,一個身邊還有一個美麗女子攙扶著。

“小兄弟,那就是我們府主了。”管事用目光示意,低聲說來。

一天齡冇有說話,眉頭似皺。

管事察覺了,不由一問:“小兄弟,你在想什麼?”

一天齡緩緩而語:“這個作畫的,和你們府主並立的那位老者都是誰?”

管事猶豫了一下,低聲一回:“作畫的,是我們未來姑爺乘禦,並立的,是乘禦姑爺的父親乘胥。”

一天齡隨即又問:“他們都是什麼背景?”

管事一聽,頓時沉臉,一語:“小兄弟,你問得太多了!好了,我們府主已見過了,你可以離開了。”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卻是一語:“麻煩你和你家小姐說一聲,若欲迴天,請子時之前,來後人巷尾。”說完,一天齡轉身離開。

管事迷惑不已。

而就在一天齡背影將失之時,攙扶著閨瀾廷的女子卻是剛好望了他一眼!

嗯?那人好像是之前街上那個光頭怪人!

他怎麼會出現在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