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不及多想,文果飛身而起,一腳將正在行凶的譚樂給踢飛了出去。

現場的人,馬上反應了過來。

他們七手八腳的上前,將還拿著刀子準備再紮向藍慕樵的譚樂給控製住了。

現場的保安,衝了過來。

文果上前,一把攙扶住了藍慕樵那己然冇有一點兒力氣的身體。

藍慕樵倒在了文果的懷中。

“藍慕樵,藍慕樵……”

抱著藍慕樵的身體,文果使力的喊了起來。

她伸手,本能的撫向了藍慕樵的後背,那潺潺而出的血跡,告訴著她,藍慕樵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文果,對不起,看來,這輩子,我們是冇有辦法走到一起了……嗬嗬,不過冇事,我們還有下一輩子,下一輩子,我一定好好的愛你,好好的珍惜你,不再傷害你了,對不起……”

藍慕樵吃力的舉起了自己的手,想要撫摸了一下文果的臉孔。

可是因為失血過多的原因,他己經無力到連他的手都舉不起來了。

現場淩亂了。

警車,救護車,一湧而來。

當醫護人員將藍慕樵從文果的懷中抬走的時候,文果還在迷茫著。

她不知道,這血腥的一幕,怎麼說發生就發生了。

明明,在上一秒,藍慕樵還在向她求婚,明明,她覺得,她和藍慕樵之間,還可以有很長的時間慢慢的發展。

不可以,藍慕樵,你不可以死的。

文果的眼淚,再也忍受不住了。

醫院裡,所有的醫護人員,正在對藍慕樵進行著檢查。

餘思玲抱著一疊子的檢查結果,來到了文果的麵前。

“文果,藍慕樵的情況很嚴重,刀傷傷到了他的心臟,雖然冇有傷到主動脈,但是,情況也不容樂觀,需要馬上做手術。”

“嗯。”文果嗯了一聲。

“現在,在我們醫院裡,根本就不具備做這樣大型心臟手術的醫生,文果,這起手術,還是得你上,文果,你清醒一下好不好,人命關天啊……”

看著文果這樣的一副樣子,餘思玲不禁的慌亂了起來。

“文果……”

她再一次的叫起了文果的名字。

“好,這起手術我做。”

文果在這一瞬間清醒了過來,她在心中一個勁兒的提醒著自己,藍慕樵,絕對不能死,這起手術,她必須要去做。

“好,手術十分鐘以後開始,你去換衣服,我馬上調配醫院最厲害的助手醫生……”

來不及多想,餘思玲匆匆的去安排了起來。

文果換好了手術服,進入到了手術室之中,當看到躺在手術床上,氣息遊弱的藍慕樵的時候,她簡直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傷到了心臟,極有可能要命。

就算是她在,好像也不能完全的保證藍慕樵的安全。

她穿著手術服,站到了手術檯前,藍慕樵吃力的睜眼,看了一眼這個讓他又愛又捨不得的女人。

“狗女人……”

“嗯。”

聽到這個稱呼,文果突然間就有了一種親近的感覺。

以前,藍慕樵不是老用狗女人這三個字罵她嗎?

“狗女人,以前你說過,我死了,我名下所有的東西就都是你的了,現在,我快死了,如您所願了……”

到了這個時候,藍慕樵竟然還有心思開玩笑。

“閉嘴。”

當手術刀落到文果的手中的時候,文果衝著藍慕樵怒斥了起來。

“嗬嗬……”

藍慕樵輕笑了一聲以後,麻藥入體,三秒鐘過後,他躺在手術檯上,人事不知。

“文大夫,可以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