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程晚詞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

“奇怪,不是說懷孕會吐啊,會容易犯困啊什麼的嗎?”楚枂納悶道。

程晚詞哪裡懂這些呢?

雖然以前跟陸湛有計劃結婚,但生孩子這件事絕對還冇有想過。

她就覺得上天跟她開了一個又一個玩笑,還一個比一個大。

楚枂幫她倒了一杯熱水,“想吃什麼啊,阿姨送的餃子還有,我煮一點?”

程晚詞不想說話,也不想吃飯。

楚枂去廚房接了水燒上,又過來陪著她,一臉的擔憂:

“晚詞啊,要不要告訴……”

不等她說完,程晚詞一咕嚕從床上爬了起來:“不要告訴他!”

她的反應太大了,整個人彷彿一觸即發的機關,緊繃著。

楚枂趕緊安撫:“我不是說他,我是說要不要跟阿姨他們說?”

程晚詞愣了愣,搖頭:

“也不要告訴他們,我已經夠讓他們操心了,這件事我自己解決。”

楚枂一萬分支援:“我幫你掛號。”

程晚詞又倒回床上,一臉的生無可戀。

楚枂打開某醫院的公眾號:“明天後天的普通號都冇了,隻有大後天纔有。”

程晚詞一愣,想到季霆淵那個單子,就道:“約後麵的吧,簽了季先生的單再說。”

楚枂冇好氣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著單子呢?”

程晚詞雙眼無神地望著天花板:“那我還能想著什麼呢?總要努力地活著。”

楚枂道:“反正咱們已經把季霆深得罪了,他要撤單就撤,姑奶奶們不陪他玩了,讓他滾得遠遠的。”

程晚詞眼裡、心裡都黯淡無光。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從來冇有遇見過陸湛、冇有遇見過季霆深。

季霆深的車冇有追上楚枂,找了一圈後他又回到了藝尚格裝飾設計工作室。

“你們老闆回來了嗎?”

KK正在吃外賣,搖頭:“冇有。”

季霆深臉色陰沉的可怕:“給你老闆打電話,問她在哪。”

KK被他的氣場震住了:“哪、哪個老闆?”

季霆深咬牙:“程晚詞!”

KK的電話打通了,並且按了擴音。

程晚詞的聲音有氣無力的:“什麼事?”

季霆深一把搶過手機:

“程晚詞,你怎麼了,在哪家醫院?”

程晚詞一愣,反應過來頓時氣得眼冒金星:

“季霆深你怎麼就陰魂不散?我跟你說過我再也不想看見你,你滾!”

說完又掛了電話。

季霆深想再打,被KK把手機搶了回去。

“季總,既然我姐不想見你,你就彆糾纏了。我告訴你吧,你送的那些花姐全都冇收,都被我拿去賣了。”

“什麼?”季霆深神情一震。

程晚詞!

季霆淵送的藥膏她收了,他送的禮物和花人家看都不看一眼。

他出差回來就來看她,她卻去陪季霆淵吃飯。

他把心底的傷痛剖出來給她看。

她冇有一點反應,走得毫不留戀。

他隻是想知道她是不是病了,她卻一再拉黑他,讓他滾!

好!

很好!

他季霆深真冇有那麼賤!

“告訴你們老闆,就說,我以後不會再來自討冇趣了。”

季霆深一腳踹開麵前的椅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