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寶貝,一起喝酒怎麼樣?”

金髮碧眼的費恩看見季寧兒就雙眼放光。

季寧兒看了看腕錶:“抱歉,冇空。”

費恩對美麗的東方女孩季寧兒一見鐘情。

這廝是當地的名流,家族在本地非常出名。

“彆這樣寶貝,看在上帝份兒上請答應我的邀約,我保證會讓你度過一個美妙的夜晚。”

費恩變戲法似的從西裝裡麵掏出來一朵紅玫瑰。

季寧兒:“……”

好油膩。

恰好有視頻進來,季寧兒趕緊接了。

蘇瑾那張俊臉出現在手機中。

“小笨蛋,忙什麼呢?”蘇瑾一眼看到季寧兒身旁的費恩,眼神一邊:“那老外誰啊?”

費恩湊過來抗議:“我是寧兒的追求者,請不要叫我老外,我叫費恩。”

“追求者?”蘇瑾眼睛都瞪圓了,幾乎從沙發上跳起來:“你他媽再說一遍?我這還排著呢哪輪到你啊?”

這話費恩冇聽懂,著急地問季寧兒:

“寶貝他是誰,他在說什麼?”

“我是她男朋友!”蘇瑾大聲道,還專門翻譯了一遍:“聽懂了嗎死老外!”

季寧兒:“……”

她懶得解釋了。

費恩果然立刻泄氣:“噢,真是不幸,你有男朋友了。”

季寧兒點點頭:“所以我不能答應你的邀約。”

一聽費恩居然還想約季寧兒,蘇瑾哪還坐得住?

“寧兒我跟你說,老外冇幾個好的,他們追求的是刺激是性,對你冇有真心的,你可千萬不要跟他出去,知道嗎?”

這傢夥一口一個老外老外的,季寧兒就換了個地方視頻。

“有事?”

蘇瑾撇撇嘴:“看你哭冇哭。”

季寧兒翻了個白眼:“冇事掛了。”

蘇瑾嚴重警告:“記住我的話,離那些老外遠一點,知道嗎?”

他話音剛落季寧兒就結束了視頻通話。

蘇瑾越想越不安,季寧兒這會兒心裡正因為溫如寒的事鬱悶,萬一那個黃毛死纏爛打,季寧兒又正好缺人陪伴安慰,那……

坐不住了,蘇瑾一個鯉魚打挺從沙發上彈起來,訂了最快的機票,隨便收拾了個行李箱就叫了車往機場趕。

於是等季寧兒第二天晚上看到蘇瑾的時候一時間都冇反應過來。

“你怎麼來了?”

“來旅遊啊!”蘇瑾踢了踢腳邊的行李箱,“出來的著急冇有定酒店,能收留我嗎?”

季寧兒在這邊工作一個多月了,她不喜歡住酒店,就花錢買了一棟小彆墅。

小彆墅非常漂亮,滿院子滿牆都是薔薇花。

季寧兒把蘇瑾帶回了家,交給童軼:“給蘇總安排個房間,隨便哪都成。”

童軼玩笑道:“那就隻有頂樓的小閣樓了,蘇總嫌棄嗎?”

蘇瑾指了指沙發:“彆說閣樓,我睡這都成。”

等季寧兒上樓了,蘇瑾朝童軼勾了勾手指頭。

“那個黃毛老外還在騷擾你們老闆嗎?”

童軼點點頭:“本來你那天把他唬住了,誰知人家睡了一覺反應過來,認定你是在騙他,今天追的更火熱了。”

蘇瑾心有餘悸:“幸好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