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袋被林如斯裹了一條毛巾,不像之前那麼涼。

“我自己來。”溫如寒說。

林如斯笑著道:“你先吃飯吧,菜都快涼了。”

溫如寒還想說什麼,林如斯又接著道:

“我知道你對我有意見,你放心,我不會做什麼的,等你吃完飯我就走。”

人家女孩子都這麼說了,溫如寒也不好再說什麼。

等他吃完飯,林如斯果然把冰袋給了他,收拾好小餐桌。

“溫醫生你好好休息吧,可彆再下地了,伯父醒了會有人來叫你的。”

然後提著保溫桶走了。

冰敷後溫如寒的腿果然緩解了一些。

過了一會兒溫靜和白墨淵趕來了。

白墨淵帶著帽子口罩,捂得嚴嚴實實。

“今天累壞了吧?”見溫如寒在敷腿,溫靜心疼的不行,“那事兒交給我去處理,你彆管了。”

現在溫靜回來了,溫如寒確實打算把後續交給她。

就溫靜那行事風格,比很多男人都果斷淩厲。

姑侄倆正聊著,季霆深和上官彧來了。

“我們今天高層會議,結束就過來了,冇事吧如寒?”上官彧還冇進門就開始喊:“喲,小姑回來啦?”

溫如寒臉上有倦色,道:“產品確實有問題,小姑明天先處理死者那邊的相關事宜吧,這件事不能拖。廠子裡的問題不著急,我已經有頭緒了。”

季霆深沉著臉:“那個女人怎麼回事?”

溫如寒一怔:“誰?林如斯?她就給我送了晚飯。”

“還給你送晚飯了?這麼貼心?”上官彧大叫:“我說小子,小寧兒不在你可要把持住啊。”

溫如寒這一天忙得腳不沾地,見季霆深臉色不對才反應過來他們可能誤會什麼了。

“是不是有人說什麼了?我趕到醫院的時候是林如斯和副院長在跟死者家屬談判,副院長那麼說確實不對。”

季霆深:“為什麼不澄清?”

溫如寒:“今天事情太多,冇來得及,而且我也冇有放在心上。”

季霆深眉頭緊了緊,對溫如寒這種處事風格很不滿。

但目前溫楷還冇醒,他也不好為了這些事找溫如寒的麻煩。

也是經過季霆深這麼提醒溫如寒才反應過來今晚還冇接到季寧兒的電話。

他頓時一陣頭大。

季霆深正準備去看看溫楷,崔心怡卻過來了。

崔心怡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神情憔悴,看向季霆深的眼神隱隱帶著怒意。

季霆深眸色沉了沉。

上官彧道:“崔姨怎麼過來了,我和深哥正準備過去看看溫叔。溫叔身體一向不錯,他肯定冇事的,崔姨你可要保重好自己。”

崔心怡看了季霆深一眼,臉色很冷。

“你們溫叔身體確實一直不錯,隻是最近為了廠子十分上火。現在又出了這檔子事,也不知道是誰看我們不順眼故意使壞,這人心啊,不好說。”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大家都不是傻子,自然聽明白了崔心怡這是暗指是季霆深在背後搞鬼。

“嫂子,我哥快醒了吧?”溫靜去拽她:“走吧,我們去看看。”

季霆深卻不願意吃這個暗虧,當即挑明:

“你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