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如寒來去匆匆,連話都冇有跟林如斯說一句。

就跟冇看到這個人一樣。

林如斯站在走廊儘頭的窗戶邊看著他上車,腰上似乎還殘留著他手上的力度。

心裡陣陣發熱。

溫如寒的動作很快,當天下午就查明瞭情況,讓廠子把那一批有問題的產品全部收回。

他是坐著輪椅回的醫院。

腿離康複還早,今天走的有點多了,整個下午斷骨的地方就一陣陣脹痛,等他處理完事情已經疼痛難忍。

醫生檢查完之後直搖頭。

“可不能再任性了,你這腿原本恢複的好好的,今天這一折騰,倒退半個月。康複訓練先暫停,看樣子有點發炎,養好了再繼續。”

於是溫如寒被迫又住院了。

好在最近幾天他要在醫院處理工作,也方便。

被護士推進病房後,溫如寒就立刻叫了幾個人過來開會。

開完會已經是晚飯的飯點,他滿腦子工作都忘了吃飯。

“林小姐來啦?”走在最後的人看到林如斯提著保溫桶進來,趕緊笑著招呼,還貼心的關上了門。

林如斯站在門口,遲疑著進不進。

“溫醫生,伯母讓我給你送晚飯過來。”

溫如寒看到人纔想起來今天還冇有謝謝人家。

“進來吧。”溫如寒客氣道:“今天的事謝謝你了,你冇事吧?”

見他居然還關心自己,林如斯心裡一暖。

“我冇事。”她趕緊把帶來的晚餐拿過去,又手腳麻利地架起了小餐桌。

“晚餐是家裡送來的,伯母那邊已經吃過了,她還在守著伯父。”

溫如寒剛想問他爸怎麼樣了,不等他抬頭,就聽林如斯又接著道:

“醫生說伯父情況有好轉,今晚就能醒過來。”

溫如寒鬆了一口氣:“謝謝。”

“不客氣。”林如斯把帶來的晚餐擺在桌子上,笑著道:“伯母待我好,我就替她跑個腿。”

溫如寒肚子確實也餓了。

正吃著,溫靜的電話來了。

這幾天溫靜跟著白墨淵回老家了,一家三口一起去的,原計劃還要半個月纔回來。

現在家裡出了事,溫靜之前就打電話說今天就回來。

這個時候打電話,應該是已經下飛機了。

溫如寒跟溫靜聊著,林如斯就幫他盛了湯,然後又轉身去小冰箱拿了一個冰袋出來。

正跟溫靜說話的溫如寒就感覺有人撩他褲腿,接著小腿上突然一涼。

“你乾什麼?”

他表情有點嚴厲,並且動作很大的抽了一下腿,結果導致動了骨頭,疼得手機都差點抓不穩。

“嘶……”

林如斯嚇了一跳,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隻是想幫你做個冰敷。你今天走了那麼多路,現在腿肯定脹痛難忍。我之前康複訓練著急了也這樣過,用冰敷就會緩解一些疼痛。”

“不要……”想到林如斯今天在醫院陪了一天,算是幫了他大忙了,溫如寒也不好說什麼。

“不用了,我自己來。”

溫靜在手機那頭著急的不行:“怎麼了,又傷到哪了?”

溫如寒咬牙忍痛,“冇事,等你們到了醫院再說吧。”

話音剛落,腿上又是一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