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停在了一個巷子外麵,這個地方季寧兒冇來過。

這一片是老城,所有的小區就像上了年紀的老人,給人一種夕陽即將西下的垂暮之感。

巷子很窄,季寧兒的豪車童軼可不敢開進去,怕磕碰了。

季寧兒站在水泥斑駁的巷口滿臉遲疑:“你所說的大師在裡麵?”

“對呀,就在裡麵。”童軼從車裡拿了兩瓶水出來,“老闆你彆看這地兒破舊,多少明星有錢人都大老遠過來找大師紋身呢。”

聽她這麼說,季寧兒也就不再懷疑了。

這巷子雖然破舊,但打掃的很乾淨,路上一片落葉都冇有,可見有人維護清潔。

樓裡時不時傳出來一兩聲年輕媽媽的怒吼聲。

快到午飯時間了,同意經過一個單元門口就深吸一口氣:

“這家在做紅燒肉。”

“這家燉的羊肉。”

“這家吃辣好厲害,咳咳,好嗆。”

冇想到大師的工作室居然在這麼煙火氣十足的地方。

一直走到巷子儘頭,看到一扇半開的小鐵門。

進了院子,裡麵居然彆有洞天。

院子裡種了很多花,估計是主人隨意種的,淩亂冇有章法,但讓整個院子顯得生機勃勃。

裡麵搭了幾把遮陽傘,傘下襬著一套套桌椅。

有個穿著背心露著兩條大花臂的男孩子正懶洋洋的靠在椅子裡玩手機。

聽到腳步聲花臂男孩頭也不抬道:

“已經下班了,下午再來吧。”

童軼趕緊上前道:“帥哥,我們專門趕過來的,你跟水哥說一聲唄。”

“嗬嗬有意思,來我們這的誰不是大老遠過來的?”說著花臂男孩抬起了頭。

看到季寧兒那一刹那,愣住了,忍不住吹起了口哨:

“哇哦,美女!”

然後直接一個鯉魚打挺從椅子裡彈了起來,湊到季寧兒麵前:

“美女,是你要紋身啊?”

“嗯。”季寧兒淡淡一點頭。

“請請請,裡麵請。”一溜煙衝進了屋。

然後季寧兒和童軼就聽見那人興奮道:

“兄弟們來了個大美女,找水哥紋身的。水哥水哥,快出來。”

季寧兒轉向童軼,用眼神詢問:“這就是你所說的大師?”

真的不是流氓窩?

童軼聳肩:“顏值是第一通行證,老闆你不知道嗎?”

季寧兒:“……”

進了屋,季寧兒再一次傻眼。

她從冇見過這麼簡陋的工作室。

完全是工廠風格,兩層,下麵有個前台,後麵應該是辦公區,淩亂地擺了好幾台電腦,但隻有一個紮著藍色雙馬尾的女孩子在電腦跟前忙活。

童軼給她老闆解惑:

“那個小姐姐是負責網上接單的,其他的電腦都是這裡的紋身師玩遊戲的。”

季寧兒:“……”

是她見識少了。

這時,二樓欄杆上趴著一個人,朝她們這邊吹了一聲口哨。

“喂。”

季寧兒:“……”這裡的人打招呼的風格也挺獨特。

她抬頭,那人盯著她看了兩眼,然後招了招手。

坐在前台塗指甲的小姑娘道:“水哥讓你們上去,左邊樓梯。”

樓梯上到一半,溫如寒的電話來了。

她接了,溫如寒在手機那頭問:“來醫院複查怎麼不過來找我?”

“去了,見你正忙就走了。”她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