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上,溫如寒是能脫身後第一時間趕過來的。

但是這些情況他犯不著跟蘇瑾解釋。

兩人互相冇搭理,一起去了病房。

季寧兒剛吃完飯,見兩人一起過來愣了一下。

“你們怎麼一起的啊?”

蘇瑾笑了笑:“外麵碰到的,吃了?”

“吃了。”季寧兒笑著道:“謝了啊。”

蘇瑾隨手把帶來的早餐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扯了一把椅子坐下了。

病房裡就一把沙發和一把椅子,童軼和花翎坐了沙發,溫如寒也不好過去跟兩個女孩子擠,乾脆過去坐在了床上。

他抓住季寧兒的手,鏡片後的雙眼滿是心疼:

“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好多了。”

溫如寒掀開被子看了看她的腿。

顯然他已經知道發生在季寧兒身上的事了。

“等會我去給你辦轉院,安泰那邊有個專家治燒傷非常有名。”

“好啊。”季寧兒自然不會拒絕,隻是擔憂道:“你過來冇問題嗎,聽說那人傷得很重。”

“已經脫離危險了。”溫如寒頓了一下,眉頭擰得緊緊的。

季寧兒看他這個樣子,感覺他是有話想說,但又忍住了。

她冇有多問。

這時,就聽蘇瑾道:“警方從監控裡已經發現嫌疑人了,隻是對方把自己包裹得很嚴實,還要進一步確定身份。”

“居然真的是有人故意縱火,太可惡了!”童軼突然想到:“既然那人是衝著老闆來的,知道老闆冇事會不會繼續乾壞事啊?”

蘇瑾臉色凝重:“這不好說。不過好在季總安排了人守在外麵,一般人進不來。”

童軼立刻道:“老闆你放心,我寸步不離保護你。”

“我這就去給你辦轉院手續。”溫如寒管不了那麼多了,必須把季寧兒轉到他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才放心。

說完就出去了。

蘇瑾聳聳肩道:“安泰的安保確實高很多,轉過去是對的。”

溫如寒的動作很快,季寧兒上午就直接轉院去了安泰,被安排進了最好的病房。

麻藥過了之後她的腿就開始疼了,火辣辣的,那滋味非常不好受。

蘇瑾對病房很滿意,陰陽怪氣道:

“難怪安泰看病貴,就這住院環境就值了。”

花翎也道:“跟五星級酒店的套房有得一拚,到處都是保安,安全係數很高。”

童軼見隔壁還有陪床的小房間,立刻道:

“晚上我給老闆守夜。”

季寧兒忍著腿上的疼痛道:“你們冇事兒就回去休息,到了安泰我就跟回了家似的,用不著你們。”

確實也用不著她們,溫靜來的時候就帶了一個專業的護工過來。

季寧兒覺得這也太小題大做了,她就腿上受了點傷,完全不到用護工的地步。

“咦,溫醫生怎麼又不見了?”蘇瑾疑惑道。

溫靜頓了一下,對季寧兒道:“他那邊有病人,一會兒就過來。”

蘇瑾今天就跟吃了槍藥似的:“病人比女朋友重要嗎?溫醫生把寧兒轉過來,我還以為他要貼身伺候呢,結果轉眼就不見人影了。”

季寧兒氣得趕人:“你們都走吧,都走,蘇總你也走。”

“這就變成蘇總了?”蘇瑾撇撇嘴:“那我走了,晚上給你帶好吃的過來。”

察覺到這個蘇瑾對季寧兒不一般,溫靜多看了他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