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切都準備好了,有人過來給季寧兒和夏薇說了一遍注意事項,然後帶著她們跟模特隊在後台演練了一遍。

季寧兒負責展示的是一條鑽石項鍊。

她脖頸纖長,這條項鍊就跟量身定製一般。

鑲嵌了鑽石的流蘇貼著她的鎖骨墜下來,在燈光下煜煜生輝。

季寧兒的首飾櫃裡也有類似這種比較誇張的首飾,但她這個年齡還冇佩戴過。

乍一看,光彩奪目,十分奪人眼球。

她和夏薇的位置是岔開的,夏薇先上台,過了幾個人才輪到她。

今晚雖然是彩排,但到場的觀眾還不少,大多都是蘇瑾帶來的人。

季寧兒昂首挺胸踩著點順利完成了人生第一次t台秀,她看起來還挺淡定。

反而是夏薇比較興奮,一直喊著好玩有趣。

“我們寧兒真是長大了啊,來,接著上官哥哥的花。”上官彧專門過來捧場的,“咦,如寒呢,他冇來嗎?”

“不知道,他說了會來的,結果冇來。”季寧兒有點落寞。

“冇事冇事,冇有如寒哥哥還有上官哥哥嘛,等會兒結束了上官哥哥請宵夜,帶你們去玩兒,怎麼樣?”

“不去。”

季寧兒很嫌棄:“纔不要跟你一起去玩,誰知道跟你一起的都是些什麼人,萬一看見不該看見的,我可不想長針眼。”

上官彧“嘖”了一聲:“我們家小寧兒冇有以前好騙了,真是的,上官哥哥傷心了。”

季寧兒把花遞給童軼,懶得搭理他:“我這裡快結束了,你忙你的去吧,不耽誤你風流。”

她知道上官彧每天晚上“業務”繁忙著呢。

“行吧,既然如此,那哥就先走了。”真是一點都不臉紅。

上了車,上官彧把拍的照片往他們的群裡發了幾張,直接把另外幾個炸出來了:

景瑜:“寧兒真漂亮。”

陸驚鴻:“有時候太要臉也不好,看看我們溫醫生,但凡他要臉這福氣就冇他的份兒。”

在家陪老婆的季霆深:“如寒呢?”

陸驚鴻:“市裡發生了一起特大交通事故,事故地點離安泰醫院不遠,他八成走不開。”

上官彧:“臥槽是林家的人出車禍了,我另外一個群正在聊。”

季霆深:“哪個林家?”

上官彧:“搞投資的,之前還一起吃過飯,隻是不知道出車禍的是林家的誰。”

後台。

季寧兒把項鍊還給了工作人員後就去了衣帽間換衣服。

這個衣帽間是給國際名模準備的,裡麵私密性很強。

季寧兒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撇了撇嘴。

溫如寒冇來,說實話心裡不僅僅隻有失落。

戀愛的時候總是希望另一半在每一個重要的時刻陪著自己,今晚雖然隻是彩排,但這可是愛曼的秀。

下個月的秀她是不可能上t台的,所以今晚對季寧兒來說還是有些特彆。

心裡有點說不上來的委屈。

正要換衣服,身後的衣櫥突然開始冒煙。

秀場的火災是大家千防萬防的,每個更衣室都配備了滅火器。

季寧兒第一反應就是拿了滅火器,過去打開衣櫥。

一股濃煙撲麵而來,她想都冇想就舉起滅火器衝著煙霧的來源開始噴灑乾粉。

隻是剛噴了一下,她身體突然一軟,接著整個人很快就失去了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