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洗完澡,季寧兒看到手機上麵有一條花翎剛剛發來的約她喝酒的資訊和一個定位。

今晚溫如寒值夜班,她正好閒著無聊,就換了身衣服去了。

車鑰匙拋給酒吧門童,一個服務生模樣的人就過來了。

“是季小姐吧,秦小姐在裡麵等您,這邊請。”

秦小姐就是花翎,大名秦放。

穿過湧道的時候季寧兒就感覺有點不對,她知道燕城有些酒吧並不乾淨,會設立地下室搞一些驚險刺激的遊戲供VIP娛樂消費。

但花翎不是會玩這些的人。

“秦小姐是一個人來的還是跟彆人一起的?”

服務員:“秦小姐是一個人來的。”

季寧兒眸色一深,有過前車之鑒的她停下了腳步,順勢拿出手機。

“我家的狗好像忘記餵了,我給傭人打個電話。”

她播出溫如寒的號碼,卻發現這該死的地方居然冇有信號。

“不好意思季小姐,這裡冇有信號。這樣,您先去找秦小姐,我負責通知你家的傭人喂狗。”

還喂個蛋!

季寧兒知道今晚必定又將不太平,這些人竟然用花翎騙她過來,那就說明花翎已經在這裡了。

要救花翎那她就必須先自救。

隻是不等她開始想自救的方法,身後突然躥出來一個人,照著她的脖子砍了一手刀。

季寧兒暈了過去。

“靠,這女人還挺警覺。”

等季寧兒醒來,才發現自己被鎖在一個透明的大玻璃缸裡。

她的對麵,花翎也跟她一樣被人擺成大字鎖著。

要命的是,她和花翎身上都被人換上了暴露的比基尼裝束。

看了看四周的環境,好像是一個倉庫。

季寧兒使勁拽了拽手腕上的鐵鏈,紋絲不動。

“花翎?”

“醒醒。”

“秦放!”

花翎終於醒了,看到對麵的季寧兒嚇了一跳。

“寧兒,你怎麼穿成這樣?”

季寧兒一陣無語:“不止我,你也一樣。”

花翎低頭一看,傻眼了:“我們這是、這……靠,崔錦燁!”

一聽這個名字季寧兒就什麼都明白了。

“原來是那個混蛋!”季寧兒看著花翎:“他騙你過來的?”

都這個時候了,花翎隻好說了一半實話。

“他之前以賠我手機為由約我吃過幾次飯,我本來是拒絕的,但是那群人你也知道,我根本就冇辦法拒絕。而且崔錦燁知道我上班的地方,今天就是他跑到雜誌社樓下執意把我帶過來的,喝了一口水我就人事不省了。要知道他的目標是你,我打死都不跟他過來。”

季寧兒無語:“他糾纏你的事你怎麼不早說?”

說著咬了咬唇:“也怪我,之前就感覺不對,冇想到那混蛋膽子這麼大。”

花翎都不敢看季寧兒的眼睛。

她是想攀高枝,但絕對不想連累季寧兒。

“寧兒,我們該怎麼辦啊?”

“他們鎖著我們乾什麼?這裡是什麼地方?”

花翎就簡單的解釋了一下:“這個遊戲叫水箱逃生,等會兒這口大水箱就會注滿水然後升上去,外麵全是觀看遊戲的人,他們會出價……”

說到這裡季寧兒就明白了,難怪給她穿這樣的衣服,崔錦燁分明就是要她難堪丟人。

試想,季家大小姐季寧兒穿著比基尼在酒吧玩水箱逃生的遊戲,這事兒隻要爆出去,圈子裡的人會怎麼看她?

溫家會怎麼看她?

崔心怡肯定更嫌棄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