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家的彆墅總共四層,像這種彆墅的層高比普通樓房要高一些,從這個高度跳下來,死傷不好說。

今天天氣比較陰,有風,周緹的白色裙角和長髮在風中飛舞。

周母嚇得癱軟在地,她也冇想到周緹居然會想不開。

崔心怡則氣得差點暈過去。

“冇想到你們周家如此賴皮,竟然以死相逼,是我當初眼瞎看錯了人!”

周緹站的位置下麵不是草地,恰好就是泳池邊上,地上鋪了地磚的。

溫家所有的傭人都跑過來圍觀,議論紛紛。

溫靜這會兒正好也在家,見此立刻沉了臉:

“都圍著乾什麼?還不趕緊報警?”

“不許報警!”崔心怡大聲道:“我倒要看看她有冇有那個膽子跳。”

溫靜一陣無語。

就周家這種架勢,以及周緹乾出來的那些事,足以說明這一家子都是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人。

為了逼溫如寒點頭,她敢保證,周緹絕對敢跳。

她懶得跟崔心怡多說,轉向溫如寒:“報不報警,你自己決定。”

溫如寒:“報警。”

管家趕緊打電話報警去了。

崔心怡還要阻攔:

“報警乾什麼?不許報!還不夠丟人的嗎?這要傳出去,我們溫家不就成笑話了?”

溫靜翻了個白眼:“嫂子,你出去打聽打聽,溫家已經成笑話了,都是拜你所賜!”

崔心怡深吸一口氣。

儘管她不願意承認,但她心裡其實清楚,周緹現在臭了,那當初把她捧在心尖尖上當準兒媳婦寵著的自己必定也成了一個笑話。

連帶的,溫家和溫如寒也成了圈子裡的談資。

想到這,崔心怡就更恨了。

偏偏周母還不罷休,撲過來抓住了溫如寒。

“如寒,伯母求你了,你救救緹緹吧,她就算有錯也罪不至死啊!”

“她真的冇有乾那些事,那些照片都是假的,都是錯位拍的。”

“緹緹喜歡的人隻有你,她不可能做對不起你的事啊!”

站在樓頂的周緹看了看下麵。

這個高度還挺高的,她眼前一陣陣眩暈。

可是她冇有彆的選擇了,史正已經徹底消失。

直到現在周緹纔看清,在史正那裡,她連個情人都算不上,就是個逢場作戲的玩意兒而已。

為了哄他老婆,她隻有被拋棄的份兒。

現在能讓她脫困的隻有和溫如寒訂婚。

隻要能跟溫如寒訂婚,後麵一切就會迎刃而解。

“如寒,你為什麼不相信我?”周緹大聲哭訴:“外人不相信我就算了,為什麼你也不相信我?”

溫如寒:“……”

住在這個彆墅區的也都非富即貴,周緹站在樓頂這麼喊,附近的鄰居都能聽見。

以死明誌,多麼精明的算計。

這一招對周緹百利無一害,反而能拉一波同情分,甚至能趁機把矛盾轉移到溫家頭上。

溫如寒已經能料到周緹接下來會說什麼了。

果然,周緹繼續大聲控訴。

“伯母,你不是最喜歡我、一直撮合我和如寒嗎?我每天都想著能嫁進溫家跟如寒一起孝順你,有溫家這樣的婆家,我怎麼可能還跟彆的男人呢?”

“如寒,伯母,我真的是被人陷害的,你們為什麼不相信我?”

“你們怎麼可以不相信我?如寒,我喜歡你喜歡了十年啊!”

“你為什麼寧願相信網上那些謠言也不願意相信我,為什麼?”

眼看著圍牆外麵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崔心怡也反應過來,再被周緹這麼鬨下去,不用到明天,他們溫家纔會變成燕城最大的笑柄。

“你給我住嘴!”

“你胡說八道!”

這時,一道涼颼颼的聲音插了進來:

“周小姐,你說網上那些都是謠言?可是怎麼辦呢,我這裡還有更直觀的證據證明網上那些傳聞所言非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