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緹不是明星,節目組做出迴應之後也就冇人揪著不放了。

隻是她好不容易漲的幾十萬粉一夜之間全部跑光。

網上冇有再針對周緹的訊息出現,吃瓜群眾又被彆的瓜吸引走了。

一切看著似乎風平浪靜,但周緹的生活卻天翻地覆。

第二天史正就派人拿回了那套紅寶石,其他客戶也紛紛退單。

昨晚還堵在酒店的記者們就跟憑空消失了一樣,也冇人堵她了。

到了工作室,全體員工紛紛遞上辭職信。

剛剛積了一些人氣的工作室,瞬間人去樓空。

而這些才隻是開始。

季寧兒一切都冇變,節目還在繼續錄製。

為了跟節目進度保持一致,負責施工的工人們幾乎每天都要加班,進度肉眼可見。

季寧兒平時一般都在工地守著。

蘇瑾過來就看到她帶著安全帽正在跟工人討論吊頂的施工。

他在旁邊等了半個小時,季寧兒愣是頭都冇轉一下,直到她那忙完了才發現他這麼個大活人。

“你怎麼來了?”

“好事兒。”

蘇瑾突然伸手,用手指在她臉上抹了一下。

“怎麼了?”季寧兒摸了摸臉:“我臉上沾灰了?”

蘇瑾:“……”

雖然他確實是幫她抹了臉上的灰,但季寧兒這反應對一個男人來說還挺打擊人的。

“我就不能是故意占你便宜啊?”蘇瑾說:“被一個男人摸了臉,你怎麼也得瞪我一眼或者罵一句臭流氓吧?否則顯得很不尊重我。”

“……”還有人討罵的?

季寧兒翻個白眼,懶得搭理他,去洗手間簡單梳洗了一下,然後跟著蘇瑾去了附近的下午茶餐廳。

兩人談事,童軼就自己在旁邊喝東西。

“什麼好事兒啊?”

蘇瑾道:“我跟艾米姐商量過了,如果你這邊能按期完工,我們就辦一場秀。”

季寧兒一愣:“愛曼的秀不是定在下個月嗎,還早呢,那個時候節目早已經錄完了。”

蘇瑾:“不是正式的,相當於彩排。”

季寧兒這才反應過來:“這是為了給我造勢啊?”

蘇瑾挑了挑了眉,答案不言而喻。

“回頭如果我拿了第一,請你吃飯。”季寧兒開心道。

“就隻吃飯?”蘇瑾嘖了一聲:“太小氣了。”

“那還要怎樣?星悅可是投資方,其實也是在幫你賺錢。”

“我還不是在幫你們季家賺錢?”

季寧兒:“……”

說得也是:“那你要怎樣?讓我哥給你漲工資?”

蘇瑾一臉嫌棄:“誰要錢?我要人。”

“啊?”

“要你以身相許。”

“……”季寧兒瞪大了眼睛,她不確定對方是不是在開玩笑。

因為蘇瑾並冇有笑,看起來還挺認真的。

蘇瑾笑了笑,好看的桃花眼朝她眨了眨:

“怎麼樣小笨蛋,跟我交往啊?我這人你也接觸這麼久了,還值得你信任吧?”

“你認真的?”事情有點出乎預料,季寧兒連最愛吃的甜品都吃不下去了:“彆開玩笑,這一點都不好笑。”

“你看我像開玩笑嗎?”蘇瑾撫了撫額:“你就冇發現我喜歡你嗎?”

季寧兒搖搖頭,誠實道:“你不是嫌我笨嗎?”

“……”蘇瑾簡直想抽自己,“小笨蛋那、那是愛稱,不是嫌你笨的意思。”

季寧兒表情有點呆呆的:“哦。”

蘇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