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梯的門剛關上,季寧兒又被溫如寒壓在了電梯上。

鋪天蓋地的吻落下來,吻得季寧兒暈頭轉向。

兩人從車上吻到電梯,又從電梯吻到屋裡,最後季寧兒被溫如寒壓在沙發上又親了半天。

分開的時候兩人都在瘋狂喘氣。

溫如寒的眼鏡居然還好好的掛在臉上,鏡片後的雙眼雲山霧罩的,有點發紅,看著讓人頭皮發麻。

季寧兒腦子裡立刻浮現四個字:斯文敗類。

真的,妥妥的斯文敗類,嘴唇都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親禿嚕皮了。

“寧兒,你說你喜歡我?”

那會兒說的時候挺膽大的,這會兒不知道為什麼就有點彆扭。

主要兩人的姿勢實在詭異,季寧兒都不敢動。

臉扭到一旁:“啊。”

溫如寒對她的敷衍不滿意,把她臉扭過來:“看著我再說一遍。”

“這有什麼好說的啊?聽過就得了。”季寧兒避開他的視線,有點受不了。

推了推對方的胸膛:“那個,你能不能先起開?”

“不能。”溫如寒的聲音有點啞,性感的不得了:“怕被你看到我的窘樣。”

季寧兒唇角抽抽:“可你壓著我……我就感覺不到了?”

“寧兒……”溫如寒的鼻息又近了一些:“說你喜歡我。”

季寧兒整個人都要燒起來了,彆彆扭扭:

“我喜不喜歡你你心裡冇點AC數嗎?這個話題就此揭過。”

她以前大大咧咧的,跟溫如寒和上官彧都冇什麼距離感,把他們當哥哥處。

現在溫如寒終於在她臉上看到害羞的表情了。

那感覺……就還挺新鮮挺讓人悸動的。

屬於他的小女孩終於長大了,情竇初開,開始為他一個人綻放。

“寧兒。”溫如寒喉結滾動。

季寧兒的耳朵和心臟都快受不了了。

“喊什麼喊啊,有話就說。”

“幫我把眼鏡摘下來。”

“乾、乾什麼?”

“眼鏡礙事。”

季寧兒小心肝抖了抖,不是吧,還來?

但是這個男人的話就好像有魔力似的,她一邊強忍著害羞,一邊期待,又一邊彆扭地幫她摘了眼鏡。

然後纏綿悱惻的吻又落了下來。

季寧兒第一次知道原來接吻是會上癮的。

看兩眼電影,開始接吻。

玩會兒手機,開始接吻。

正親著,季寧兒的手機響了,她抽空按了接聽和擴音,然後就把手機放在了旁邊,跟溫如寒繼續接吻。

手機裡傳來蘇瑾的聲音:

“好訊息,溫夫人刪了那條微博,有人博主去鑒定了照片,表示照片不是P圖,現在網上對你不友好的留言已經大大減少。”

季寧兒忙著跟溫如寒接吻,隻“嗯”了一聲。

手機那頭的蘇瑾疑惑地看了看手機:

“小笨蛋,你在乾什麼?”

“忙。”

“忙什麼?”

“……”

手機裡麵隱隱傳來壓抑的低吟。

蘇瑾不是什麼純情少男,自然知道那是什麼動靜發出的聲音。

雖然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但真的到了的時候才發現,真他孃的難受。

挑了挑眉:“行吧,那你忙著。”

然後臉色不好地掛了電話,端起旁邊的酒一飲而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