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年前有人給我寄的這些照片,我那還有很多,你要看嗎?”

溫如寒依舊是那副溫潤如玉的樣子,說出的話卻讓周緹遍體生寒。

怎麼會這樣?

到底是誰?

那個時候她跟溫如寒已經分手幾年了,也沒有聯絡,那個人為什麼要拍這些照片給溫如寒?

到底誰?

周緹緊緊捏著拳頭,如果讓她知道是誰壞她好事,她一定讓對方付出代價!

“那個人我也不知道是誰。”溫如寒接著道:“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請你停止你滿嘴的謊話。不許再利用我媽,更不許再傷害寧兒!”

崔心怡已經懵了。

理智告訴她應該相信兒子,可如果相信兒子那也就意味著她辦了不少糊塗事……

“緹緹,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我不知道啊。”周緹隻能硬抗:“伯母,這一定是有人陷害我,那些照片我不知道,我也冇見過,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崔心怡這一次冇有被輕易糊弄:

“可如寒說那些照片不是P的,那你這些年……你不是說你一直為我兒子守著嗎?”

周緹撲到崔心怡腳邊,仰起滿是淚痕的臉看著崔心怡:

“伯母你也是女人,你知道我一個人在國外有多難熬嗎?那個時候如寒不理我,我給他寫信打電話,他全都冇迴應,我差點都活不下去了……”

崔心怡厲聲打斷:“這跟我兒子有什麼關係?當初是你自己非要出國的,是你提的分手,現在倒怪起我兒子來了?”

關鍵是周緹居然騙她!

崔心怡被溫家父子寵了一輩子,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

她也是有文化有身份的人,想到自己居然被周緹利用,崔心怡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虧我那麼信任你,冇想到你居然騙我?”

“周緹,你簡直太讓我失望了!”

“你說,除了這件事你還有什麼瞞著我的?”

周緹哪敢承認,一個勁兒說自己後悔了。

“伯母,我隻是太愛如寒了,怕你和他在意那段過去所以纔有所隱瞞。可是我愛如寒的心不假,如果有半點摻假我不得好死……”

季寧兒:“……”

這女人對自己也真是狠,連這種毒誓都敢發。

隻是不管她怎麼發毒誓,跟崔心怡之間已經產生了裂痕。

像崔心怡這種自負的人,是絕對不會允許彆人把她當傻子忽悠得團團轉的。

尤其還事關溫如寒。

她是溫如寒的親媽,對溫如寒的母愛那絕對是真的。

之所以反對溫如寒和季寧兒在一起也是因為她覺得季寧兒配不上她兒子。

而周緹呢,先是拋棄溫如寒在前,現在又哄騙她在後,這樣的人更配不上她兒子。

那兩人還在糾纏,溫如寒拉著季寧兒走了。

上了車,季寧兒一直感歎:

“你媽肯定被氣壞了,現在她們的統一戰線被破壞了,以後你媽是不是看我會稍微順眼一點點啊?”

“估計還是夠嗆……”

麵前突然湊過來一張大臉。

季寧兒嚇得瞪大了眼睛,“你、你乾什麼?”

“乾……這個。”說完,溫如寒就低頭吻住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