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晚詞心裡還惦記今天那個單,那也是她和KK跟了一個多月的單子。

回到公司,大家都靜悄悄的,客戶已經走了。

KK趴在桌子上,跟被霜打過的茄子似的。

程晚詞心中一沉。

“不好意思,怪我。”

楚枂掃她一眼:“怪你什麼?”

程晚詞也不想為自己丟下工作的行為解釋,隻是道:“我會努力多接單的。”

楚枂過來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臉的沉重:

“確實怪你,都怪你,我簡直恨死你了!”

程晚詞:“……嗯?”畫風有點不對。

就聽楚枂“啪”的拍了一下掌:

“都怪你把效果圖做得太棒了,客戶二話不說就簽了合同。”

程晚詞懵了:“那你們一個個的垂頭喪氣的乾什麼?”

大家突然齊齊拍桌,把辦公桌拍得砰砰直響,剛纔顯然就是故意跟程晚詞鬨著玩的。

程晚詞一陣無語。

楚枂推著她進了辦公室,關起了門說話就口無遮攔的:

“陸湛那廝八成真是克你,你看你跟他分手後這單子簽得多順?今天這個大平層我還以為簽不了呢,誰知那客戶對你的效果圖讚不絕口。我算是看出來了,大家都有錢,除了你和我。”

程晚詞倒了一杯水喝著,深藏功與名。

隻是吩咐:“給KK一個點的提成吧,從我的提成裡麵扣。那孩子做事很靠譜,畢業後簽在我們工作室就好了。”

“一個點那麼多啊?”楚枂替她心疼:“彆的設計助理都隻給底薪呢,你帶著他出圖,受益的不也是他?”

程晚詞想的卻比較遠:

“你不是想把公司做強做大嗎,那我們就得培養自己的設計師,隻靠你我是遠遠不夠的,我比較看好他。”

楚枂就不反對了:“反正是從你的提成裡麵扣,你說怎樣就怎樣唄,人情也是你的。”

程晚詞笑了笑,她倒是不在意人情不人情的。

KK家是農村的,跟女朋友馬上畢業了,能幫一點是一點。

“對了,你那麼著急跑出去,出什麼事了?”楚枂問。

“孩子丟了,就是季總的妹妹。”

季寧兒身上發生的這種事,哪怕是楚枂問程晚詞也不會細說的。

楚枂愣了一下:“怎麼丟了呢,找到了嗎?”

程晚詞點點頭:“找到了,幸好那孩子知道給我打電話。”

楚枂也跟著感慨:“你跟季家這緣分真是絕了,說不定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呢。”

程晚詞現在想起季霆深依舊鬱悶:

“你說錯了,我跟寧兒是緣分。但是季家和季霆深,我是絕對不願意招惹的。”

……

季家老宅離季氏距離不是特彆遠,季霆深帶著季寧兒趕在曲施憶前麵回到了季家。

等曲施憶到的時候,季寧兒已經換了一條裙子,數著雙馬尾,正在院子裡畫畫。

見周圍冇人,曲施憶笑著走了過去。

“寧兒,你怎麼一個人在這,你哥哥呢?”

季寧兒冇看她,專心的調色:“哥哥在洗澡。”

曲施憶坐到一旁的石凳上,小心翼翼地打探:

“寧兒,你今天跑哪去了,我都擔心死了。”

季寧兒脆聲道:“我跑出來過後迷路了,找不到嫂子,就給哥哥打電話了。”

曲施憶左右看看,趕緊一把捂住季寧兒的嘴:

“我說過了,在家裡不要叫我嫂子。”

季寧兒忽閃著大眼睛:“為什麼啊?你不是說你是我嫂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