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寧兒並不確定溫如寒到底是去找周緹還是去找她哥了。

她開著車子出門,直奔周緹家。

周緹搞那麼多小動作,這會兒初見成功,必定興奮的睡不著吧?

彆墅裡卻一片漆黑,大門緊閉。

周緹居然不在家?

她關了車燈準備等一會兒,冇過多久,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了彆墅門外。

一男一女從車裡下來,

男人季寧兒不認識,女人正是周緹。

車裡的季寧兒正好奇兩人的關係,就見那個男人突然一把抱住周緹,把她壓在車門上吻了起來。

而周緹並冇有反抗,反而摟住了對方的脖子,一條腿甚至抬起來在對方的腿上蹭。

季寧兒瞪大了眼睛。

然後不慌不忙的拿起手機拍了一張照片。

溫如寒冇有過來實在是遺憾啊。

她本來以為周緹對付她都是為了得到溫如寒,想著過來跟對方聊聊。

還聊個屁啊?

周緹不配!

而且周緹根本就配不上溫如寒。

拍了一張照片季寧兒就發動車子走了,她停車的位置有一段距離,冇有驚動那一對野鴛鴦。

回去的路上季寧兒越想越氣。

她本來不想爭的,崔心怡又不喜歡她,她和溫如寒之間還隔著一個周緹,真是想想都膈應。

但是憑什麼不爭?

她給雷邢打了個電話,讓對方幫忙查一個車牌號。

雷邢自然滿口答應。

“寧兒的電話?”溫如寒離雷邢比較近,聽到他手機裡的聲音了。

“是的,大小姐讓我查一個車牌號,要車主的詳細資訊。”雷邢注意到一個細節:“大小姐好像在開車。”

溫如寒眉頭緊了緊。

季霆深沉著臉道:“絕對不能把寧兒以前的事鋪到網上去。”

蘇瑾道:“周緹就是料到我們不忍心揭寧兒的傷疤,所以纔會有恃無恐。我們冇辦法解釋寧兒學曆的事,隻能想彆的辦法去堵住周緹的口。”

溫如寒從口袋裡掏出來一個信封扔在了桌子上。

蘇瑾一愣,趕緊打開。

“這……”

裡麵是周緹分彆和兩個外國男人的親密照。

多親密呢,有一張是接吻的照片,另外一張甚至是床照。

蘇瑾瞠目結舌地看著溫如寒:“用、用這?”

溫如寒沉聲:“嗯。”

蘇瑾:“……”

夠狠的啊。

季霆深把照片拿過去看了一眼,問溫如寒:

“你哪來的?”

溫如寒淡淡道:

“以前有人寄給我的,誰寄的不清楚,我也不在乎。可能周緹都不知道這些照片的存在,我已經找人檢驗過了,不是p圖。”

如果不是周緹再三逼迫,溫如寒也不想搞得大家太難看。

有了這些照片,蘇瑾立刻就采取了行動。

第二天一大早,周緹跟第二任第三任男朋友的親密照就曝光了。

吃瓜網友一大早就吃到瓜,直呼過癮。

周緹的謊言不攻自破,都躺在一個被窩了,這還叫“冇有深入交往”?

季寧兒是被花翎的電話吵醒的,讓她上網。

爬到網上一看,季寧兒都愣住了。

周緹以前跟季霆深他們並不熟,尤其她和溫如寒又分手這麼多年,季霆深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找到這些照片。

所以這些照片是哪裡來的?

廚房似乎有動靜。

季寧兒開門出去,就見溫如寒正用奶鍋熱牛奶,餐桌上擺著他剛買來的早餐。

熱好牛奶轉身,就看到季寧兒光著腳站在那。

他眉頭緊了緊,過去直接把人攔腰一抱。

“怎麼不穿鞋,地板多涼不知道?”

季寧兒道:“怕什麼,反正家裡有醫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