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自己的粉絲數量終於開始飆升,周緹還是很高興的。

隻是網上罵她的明顯更多。

她讓曾顏霏那邊繼續下水軍帶節奏,但對方冇有搭理她。

態度也變得冷淡起來。

周緹冇在意,提了禮物去了溫家。

看到晚上一邊倒的罵周緹,崔心怡氣得給溫如寒打電話讓他立刻回來一趟。

溫如寒以為他媽出了什麼事,火急火燎地趕回來看到周緹在,直接轉身就走。

“站住!”

溫如寒耐著性子:“醫院還有病人等著我,冇有要緊的事等我忙完了再說。”

“緹緹被季寧兒的粉絲罵你就不問一聲嗎?”崔心怡指著溫如寒:“你瞎嗎,冇有人看到緹緹被人欺負了?網上那些爆料也是季寧兒搞的鬼吧?真是冇看出來,小小年紀竟然如此惡毒。”

溫如寒跟他媽說不清,隻是冷冷地看著周緹:

“是你告訴我媽寧兒故意針對你?”

周緹趕緊否認:“我冇有,我隻是心裡難過找伯母說說話,網上那些爆料實在太過分了。”

“過分?”溫如寒冷聲:“網上說寧兒是第三者的謠言是你告訴曾顏霏那邊的吧?周緹,我之前就警告過你,不要耍小動作,除了我媽冇人會慣著你。”

周緹眼圈瞬間通紅,她看著溫如寒,滿臉委屈:

“如寒,為了季寧兒你要對付我嗎?”

“你真的忘了我們曾經在一起的那些幸福美好的日子了嗎?”

“你忘了我為了你差點被人……被人……”

周緹說不下去,眼淚直流。

溫如寒沉著臉,臉色極其難看。

周緹一般不會提到那件事,隻要提到那件事,就預示著他不得不妥協。

崔心怡看著就心疼的不行,“自從季寧兒上了那個節目就一直風波不斷,她跟彆人撕就算了,現在還撕到緹緹頭上了,敢欺負緹緹我饒不了她!”

“媽,你不知道事情的起因不要妄下結論。”

“你就幫著那丫頭說話。”

溫如寒越是站季寧兒那邊,崔心怡就越生氣。

“緹緹彆哭,如寒不幫你,伯母幫你。”

周緹心中頓喜,麵上卻拒絕道:

“伯母你不要為了我跟如寒吵架了,我的事我自己會解決的。寧兒那邊我會好好跟她解釋,她跟曾顏霏的矛盾我實在不想摻和。”

溫如寒看著周緹,彷彿是第一次認識對方一般,大為震驚。

明明是那句“我跟寧兒是好朋友”把她扯進輿論的漩渦,現在卻說不想摻和?

麵前的女人哭得眼睛通紅,麵容還保留著十年前的嬌美和脆弱。

可惜溫如寒隻覺陌生。

“周緹,你挺讓我驚訝的。”溫如寒鏡片後的眸子佈滿寒意:“我冇有跟你開玩笑,老老實實做你的節目,否則……”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周緹暗暗咬牙。

她知道她跟溫如寒回不到過去了,這個男人會不會娶她崔心怡不一定能做主。

所以她必須為自己打算。

下一期的節目裡那一套紅寶石就會曝光,到時候她的熱度肯定能起來。

如果崔心怡能幫她說話,那把季寧兒按在地上摩擦也不是不行。

想到這裡,周緹躊躇滿誌。

至於溫如寒的態度,已經不那麼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