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翎酒量不行,但她有腦子。

最後一包廂人都喝得東倒西歪的,隻有她還偷偷保持著頭腦清醒。

有幾對已經滾到一起了,場麵十分糜爛。

崔錦燁也開始不安分,一雙手就跟黏在花翎身上似的。

花翎使勁推開他,搖搖晃晃站起來。

“崔少,我去一下洗手間。”

崔錦燁滿臉不高興:“女人就是麻煩。”

又在花翎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快點,本少把房間已經定好了。”

花翎知道今晚逃不了了,但又不甘心。

這崔錦燁明顯就是因為追不到季寧兒纔跟她玩玩,彆說當他女朋友,現在她連情人都不是。

不過是他隨手拿幾樣小禮物勾搭的小玩意兒而已。

花翎可不是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幾樣首飾就想騙她上床?

做夢。

剛到門口,包廂的門突然就開了。

門口站著一個男人。

這人不怎麼看得出年紀,應該不年輕了,身上那股子上位者氣勢不容忽視。

他沉著臉在包廂裡掃了一圈,癱在那裡的崔錦燁突然騰地一聲站了起來。

“大、大哥,你怎麼來了?”

崔錦程沉著臉,又看了看崔錦燁那幾個狐朋狗友,臉上的不滿溢於言表:

“喝夠了就滾回去。”

崔錦燁嘟嘟囔囔:“我都這麼大人了,在外麵你能不能給我留點麵子?”

主要是捨不得到嘴邊的肥肉。

迂迴了幾次,今天就想著跟花翎上壘呢。

崔錦程淡淡掃了他一眼:“不要讓我再提醒你。”

說完他就轉身走了。

花翎趕緊跟上去。

隻見崔錦程去了洗手間,她也跟著去了洗手間。

鏡子裡她的妝有些花了,花翎索性洗了把臉,又拿紙巾在臉上一同擦。

她長得很清秀,這會兒臉上帶著殘妝,有一種說不出迷人。

深吸一口氣,她悄悄打開洗手間的門,隔壁崔錦程恰好從男洗手間出來。

花翎趕緊出去,低著頭搖搖晃晃地直接一頭紮進了崔錦程的懷裡。

崔錦程下意識一把摟住她的腰。

然後那張還帶著水漬、有些冷白的臉就出現在了崔錦程的眼中。

花翎搖了搖頭,似乎很不舒服。

“求求你帶我、帶我離開這裡好不好?”

崔錦程眼睛眯了眯,他記得這個女人剛纔就在崔錦燁的包廂。

“你是……”崔錦程找了一個比較委婉的說辭:“……崔錦燁的朋友?”

花翎點點頭,醉眼如絲:“我想回家、回家。”

話落,花翎腦袋一歪,在崔錦程懷裡“睡”著了。

崔錦程冇辦法,隻能帶著她上了車,然後給他的酒局打了個電話,說自己有事先走了等等。

他從後視鏡看了看躺在後座上的花翎,眼中的劃過一抹輕笑。

第二天,花翎是在酒店的床上醒來的。

昨晚她裝睡,崔錦程也不知道她住哪,最後把她送到了附近的酒店,並給她開了一間房。

可惜故事的發展不一樣,崔錦程把她放在床上就走了,甚至都冇有幫她脫衣服。

最後是花翎自己爬起來脫了衣服,梳洗之後又上床睡覺的。

她知道崔錦程。

以前給他做過專訪,隻是那個時候她還隻是一個助理,采訪這種企業大佬輪不到她。

崔錦程,三十八歲,崔氏總裁。

有孩,無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