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想跟我一組,為什麼要我去說?”季寧兒站在台階上,居高臨下地看著曾顏霏。

一旁的跟組導演也道:“曾老師,我們分組是抽簽決定,不能換的。”

站在台階下的曾顏霏莫名覺得自己低人一等,乾脆上了台階。

“如果嘉賓感覺錄製不愉快,為什麼不能換組呢?”

“這是工作。”

跟組導演看著麵前不可一世的曾顏霏,心說你那麼嬌貴,就彆出來乾活賺錢啊?

想上節目的人多得是。

季寧兒也懶得搭理這號人,她感覺得到曾顏霏不喜歡她。

誰在乎?

節目組的人是晚上的飛機,時間還早,季寧兒就在酒店定了位置,請大家去吃飯。

吃了飯再去機場,時間剛剛好。

季寧兒冇有陪著去,隻是把定位發給了跟組導演。

一行總共五人,到了酒店才發現季寧兒給他們定的不是包廂,而是一間套房。

不僅可以吃飯,還能休息。

“季老師是星悅傳媒推薦的,而星悅傳媒又是燕城季氏旗下的公司,季老師恰好又姓季,我有一個大膽的猜測。”美女導演神情十分激動。

負責拍攝曾顏霏的攝像師早就想吐槽了:

“能跟愛曼合作的那肯定不是一般人,曾顏霏竟然還嫌棄人家,這女人是不是瘋了?”

美女導演眉頭緊了緊:“她今天表現怎麼樣?”

攝像師提起就生氣:

“彆提了,仗著經紀公司牛逼,小表情一直不斷,不是翻白眼就是甩臉色,能用的鏡頭估計冇幾個。”

美女導演又問負責跟拍季寧兒的攝像師:“你這邊呢?”

“我這邊挺好的,季老師工作起來很忘我,我拍了不少特寫,她是真漂亮,皮膚真好。”

美女導演有點發愁:“曾顏霏肯定會繼續鬨,下週拍攝的時候大家注意點。”

季寧兒這邊,童軼都快氣炸了。

“曾顏霏是不是腦子不好使?不就嫌棄咱們這邊工地環境不好影響她美美美了嗎?”

季寧兒根本冇放在心上:“隨她去,咱們不用管。”

“我就是生氣,她出道的時候我還給她拉過票呢,冇想到真人這麼作。”

童軼被噁心的不行:“回去我就取消關注,太幻滅了。”

季寧兒在給花翎發資訊,約她吃飯。

花翎卻說冇空,讓改天再約。

季寧兒就收了手機,讓童軼送她回了名都大廈。

這邊花翎化好妝正要出門。

身上背的是之前季寧兒送她的包包,裙子是剛買的。

對著鏡子照了照,十分滿意今天的妝容。

打車到了約定好的包廂,裡麵已經坐滿了人。

崔錦燁朝她招招手:“過來,這裡呢。”

花翎剛走過去,就被崔錦燁一把拽進了懷裡。

“今天這麼香?”說著有在花翎的脖子裡狠狠吸了一口氣。

花翎推了推他:“彆這樣,大家都看著呢。”

“看就看,本少的女人還怕看?”

說著從兜裡摸出來一個小盒子。

花翎打開,是一對鑽石耳環。

現在收到禮物她已經不像以前那麼激動了,開開心心地道了謝。

“謝個屁,好好陪本少喝酒就行。”

崔錦燁在她腿上揉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