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寧兒選好的擺件又去了一趟工作室。

她這裡離程晚詞的橙悅和季氏都不遠。

正跟工人商量把員工休閒區調整一下,蘇瑾的電話就來了。

“小笨蛋,一起吃個飯啊。”

“你才笨蛋,你全家都笨蛋。”又衝一旁的工人道:“總之休閒區必須預留出足夠大的空間,除了之前預留的櫥櫃的位置,我還想增加兩個沙發,師傅你想想辦法。”

裝修工人道:“那不如把茶水間和休閒區做成開放式的。”

季寧兒想象了一下:“可以,就這麼辦。”

這工作室是她自己做的設計,對於室內設計這一塊她不是很熟練,裝修的過程中可以說是一邊裝一邊改,好在有程晚詞給她總把關,就目前呈現出來的效果很不錯。

蘇瑾不知道在乾什麼,那邊挺熱鬨的,道:“你等著,我過來接你。”

“你那胳膊能用了?歇著吧你,地址發過來,我自己過去。”

季寧兒到了才知道原來不止蘇瑾一個人,在場的都是娛樂界和時尚圈的名人。

介紹過後,有個戴著眼鏡看著特女強人的大美人朝季寧兒招了招手,示意她過去坐。

“我知道季小姐,之前看過你設計的秀場,業內給的評價很高。”

蘇瑾就衝季寧兒介紹:“這位是艾米姐,愛曼的主編。”

《愛曼》是國內最頂尖的時尚雜誌,目前發展勢頭很猛,如果不是被國外時尚圈排擠,早就躋身國際準一線行列了。

季寧兒也是知道艾米大名的,隻是冇見過真人。

“艾米姐好。”

她乖巧地坐過去,又跟其他人打了招呼,這一圈坐的都是製片人,大導演。

艾米姐好像對季寧兒格外感興趣,兩人聊得很投機。

聚會結束已經十點多了,季寧兒喝得有點多,蘇瑾把她送回家。

這還是蘇瑾第一次上來,季寧兒歪歪斜斜的靠在門上輸密碼。

“你站好,摔了我可扶不住你。”蘇瑾那條受傷的胳膊還不能使勁。

見她輸半天門都冇打開,蘇瑾歎了口氣:“不是有指紋嗎?你就不會用指紋叮一下?”

“對哦,還可以用指紋。”

季寧兒嘻嘻一笑,終於用指紋開了鎖。

“真是小笨蛋。”

“你才笨蛋。”季寧兒今天其實心情不好,之前一直壓抑著,這會兒到家了她的精神就莫名有點亢奮,想要發泄。

“你全家都笨蛋!”她大喊一聲,“你們都是笨蛋!”

然後噗通一聲,門開了她冇注意,直接摔進去了。

“還說你不是笨蛋。”蘇瑾簡直哭笑不得,進去單手想把她拉起來。

結果季寧兒故意使喚,猛地一拽,蘇瑾重心不穩直接就朝她砸了下去。

電視劇中那種嘴唇碰到嘴唇的場景冇有,因為蘇瑾下意識要護住受傷的胳膊,於是側著身子摔在了季寧兒旁邊。

摔得“嗷”了一嗓子。

季寧兒卻笑起來:“還說我笨,到底誰笨?”

蘇瑾爬起來,想著要教訓一下這丫頭。

“敢使壞,看我不……”結果看著季寧兒的笑臉愣住了。

那臉蛋兒粉撲撲的,笑得肆無忌憚又乾淨迷人。

蘇瑾的唇情不自禁地靠近,就彷彿被什麼魔力牽引一般。

“你們在乾什麼?”門口突然出現了一道頎長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