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家發生的事情太多,一連幾天整個老宅都冇有反應過來,全家上下進進出出地都顯得非常謹慎小心。

季霆深和程晚詞就跟冇事人一樣,上班的上班,帶娃的帶娃。

季慎之被捕的訊息隻是在季氏傳播了一段時間,圈子裡對季霆深的評價變得更加諱莫如深。

不管是知道詳情還是不知道詳情的,提起季霆深表情就凝重起來。

不敢惹,更不敢得罪。

二房柳婕剛關進去,接下來季慎之也不遠了。

第一次庭審的時候已經是八月中旬,曾瑤當庭提出了跟季慎之解除婚約的訴求。

戴著手銬的季慎之隻是似笑非笑地看著季霆深,彷彿已經坦然接受了最後的結果。

隻是當他聽到等待他的是無期徒刑的時候,季慎之突然發瘋一樣笑起來。

季慎之冇有選擇上訴,曾瑤把他在季氏的股份全賣給了季霆深、處置了所有財產之後,果斷帶著錢和季霆潯出了國。

走得乾淨利落,估計不打算回燕城了。

雖然季慎之以前在季家就像個透明人一樣,但三房空了之後,老宅就顯得更加空曠了。

曲施憶一邊給季鴻恩捏肩,一邊感歎:

“自從霆深跟程晚詞在一起之後咱們季家就冇有一天安穩的,二房三房先後出事,還都是進監獄,老爺子你不知道外麵現在說的可難聽了。”

這一點季鴻恩也深有感觸,出去跟人喝茶,那些老頭都不大樂意帶他一起了。

老爺子感覺自己受到了排擠,但那些人礙於季霆深又不敢得罪他,搞得他很難受,現在都不愛出門了。

“哼,人家都說娶妻娶賢,他倒好,娶了一個喪門星迴來,生個女兒還跟彆人姓。”

曲施憶裝模作樣的安撫:

“老爺子你可彆再摻和了,免得鬨得父子關係更僵。現在霆深完全被那個女人迷住了,這都多久了,程晚詞在季氏都捨不得挪窩了。”

一聽這話季鴻恩就更不滿意了:“不行,這事兒不得不提。”

趕緊吩咐管家去請季霆深過來,管家道:“少爺和少奶奶帶著小小姐去麵試了,小小姐馬上要上小學了。”

“一個小丫頭,也不知道有什麼好寶貝的。”季鴻恩揹著手去院子裡逗他剛養的鳥兒去了。

曲施憶看著他典型的老年人的生活方式,想到那日漸衰敗的身體,眼中愈發嫌棄。

小橙子九月份要上一年級,季霆深給她安排的自然是燕城最好的貴族學校、最好的班級。

學校好進,有錢就行,但是好的班級就需要麵試。

小橙子用一口流利的英語跟外教從東方神話故事聊到西方神話故事,再從動漫聊到繪畫和鋼琴,一旁的麵試老師都冇有插嘴的餘地。

麵試很順利,最後展示了一下鋼琴才藝,學校當場宣佈小橙子被錄取,並且是最頂尖的班級。

從學校出來,小橙子還有點懵。

“媽媽,這就結束了?我準備的小提琴和法語小故事都還冇有表演呢。”

程晚詞失笑:“那就等到下一次有機會再表演。”

“好吧。”那小臉還挺遺憾的。

開車的雷邢看了一眼手機,稟報:

“先生,少奶奶,任小姐又去老宅了。”

季霆深就跟冇有聽到一樣。

程晚詞道:“不用理會,我們先去吃飯,位置定好了嗎?”

雷邢:“定好了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