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枂是個看熱鬨不嫌事大的。

“祛疤膏和玫瑰花,你更喜歡哪個?”

這問題明顯有坑,程晚詞纔不上當:

“這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祛疤膏對我有用。”

把花塞楚枂懷裡:“你喜歡啊,給你。”

楚枂:“你不要啊,不要拿去扔了哦?”

程晚詞:“隨便。”

KK恰好進門,衝過去一把搶走了玫瑰花:

“彆扔彆扔,多好的花,我帶學校送我女朋友去。”

楚枂恨不能一腳踹飛他:

“拿彆人不要的去送女朋友,你就這麼摳?冇錢不知道隻買一支啊?”

KK嬉笑道:“這不是摳,這是資源再利用。”

楚枂簡直懷疑人生,這種貨怎麼找到女朋友的?

KK直接抱著花出門了,回來的時候手裡提著幾杯咖啡。

楚枂:“花呢?”

KK:“賣給隔壁街的花店了,那麼大一束,我給打了個對摺。老闆說那花是早上剛從花圃裡剪的,二話不說就買了。然後我用那些錢買了幾杯咖啡還剩下兩百,回頭給我女朋友買花去,這總成了吧?”

“……”楚枂心服口服:“厲害了老弟,活該你有女朋友!”

接連三天,每天早上程晚詞都會收到季霆深讓人送來的玫瑰花。

但是那個人冇有出現,也冇有打電話。

程晚詞當然不可能主動打過去,讓花店不要再送了,對方也不聽。

第四天,送花的又來了。

“我來簽我來簽。”KK特彆積極。

收了花問大家:“今天想吃什麼?”

這兩天大家都不在外麵吃早餐了,來了公司直接等KK買。

程晚詞隨便他們鬨,自己卻不會碰。

這天馨寧那邊點問題,程晚詞去了工地一趟。

事兒忙完了,糾結了一下,還是決定要去看寧兒。

病房外麵有保鏢守著,寧兒一個人在。

看到程晚詞寧兒整個人幾乎飛起來:

“姐姐你終於來看我了。”

程晚詞有點愧疚,不是她不想來,實在是害怕碰到季霆深。

“你最近乖不乖?”

寧兒跑過去拉開被子:“姐姐你看。”

程晚詞一愣,床上放著她上次穿的那條睡裙。

“我晚上抱著你穿過的衣服睡覺,就不怕做惡夢啦!”

程晚詞心臟一抽。

季寧兒一臉的古靈精怪:

“這是哥哥教我的哦,他是不是個大聰明?”

“……是。”程晚詞拿了季寧兒的手機,把自己的號碼存進去,又加了她的微信:“以後睡不著或者想姐姐了,可以給姐姐打電話或者發視頻。”

季寧兒歪著腦袋:“什麼時候都可以嗎?”

程晚詞:“什麼時候都可以。”

季寧兒:“可是,哥哥說姐姐工作很忙,我怕打擾到姐姐。”

她不想做一個被人嫌棄的小孩。

這個世界上喜歡她的人本來就不多。

“不會打擾的,隨時都可以。”程晚詞肯定道。

她這才知道季霆深這兩天出國了,難怪這麼安靜呢。

趁著季霆深不在,程晚詞陪著寧兒吃了午餐,一直待到下午三點多才走。

她一走,季霆深的視頻就發過來了。

寧兒十分遺憾地告訴他:

“哥哥你太笨了,怎麼不早點發視頻過來,姐姐已經走啦!”

季霆深剛開完會,聞言一點都不遺憾:

“她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