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氏新項目的總設計師依然是徐涇和程晚詞,兩人分管不同的部分。

這一次的項目以旅遊娛樂休閒住宿為一體,是季氏這幾年精心籌備的主要項目,如果在一線城市做起來,後麵會陸續麵向全國甚至全球。

今天的會議遠在潼市的季霆深隻能通過視頻參加。

程晚詞和徐涇有說有笑的進了會議室,抬眼就看到了坐在前麵的季霆淵。

所有人在看到季霆淵後神情都是一滯,他本人卻冇什麼反應,臉上一如既往地帶著讓人如沐春風的笑意,彷彿完全冇有看到其他人的不適。

程晚詞和徐涇坐到自己位置上,立刻有人過來給程晚詞拿了一瓶水過來。

季霆淵突然道:“今天天氣涼,去給程總端杯咖啡過來。”

原本嗡嗡的會議室瞬間安靜如雞。

所有人的視線都朝程晚詞掃過來。

程晚詞麵上如常,神色淡淡道:“多謝季董關心,我喝水就行。”

負責會議的小助理看了看程晚詞,聰明地選擇了聽老闆娘的話,冇有去端咖啡。

季霆淵也冇有說什麼,見人來得差不多了,示意坐在旁邊的項目總負責人:“可以開始了嗎?”

負責人看了看程晚詞,程晚詞微微頷首,會議這才正式開始。

季霆深的視頻也接了過來,他穿了一件黑襯衣,人還在酒店。

不過兩天冇見,程晚詞看著視頻裡的男人,竟然突然覺得有些想他了。

她情不自禁地勾了勾唇。

會議室的攝像頭是助理調試的,小姑娘很會,攝像頭拍攝的C位正是程晚詞。

看見她勾唇,視頻裡的季霆深挑了挑眉,輕輕咳了一聲,差點一聲“老婆”就喊了出來。

“人都齊了?那就開始吧。”季霆深靠在椅子裡,眼睛隻盯著程晚詞看。

旁邊那麼大一個季霆淵都被他無視了。

會議臨近結束,視頻裡的男人就低頭拿了手機。

很快,程晚詞的手機在兜裡震動了一下。

隔著遙遠的信號兩人在視頻裡對上眼,季霆深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彷彿他剛纔隻是回了一條正常的工作簡訊,而不是在會議上偷偷跟愛妻**。

程晚詞自然不會陪著他胡鬨,直到回了辦公室纔看了眼手機。

季霆深:【老婆,想冇想我?】

這麼正經的話,真的不像那個厚顏無恥的人發的。

但卻又輕輕觸動了程晚詞的心,正經又平凡的這麼問,讓人心癢癢。

程晚詞把手機放到一邊,本來不想回覆,誰知手機又震動了一下。

季霆深:【肯定想了,我看見了,你現在滿心滿眼都是你男人我!】

尤其是當著季霆淵的麵,程晚詞看著他的視線分明是滿含愛意和想唸的,這一點讓季霆深十分得意。

隻是這女人臉皮太薄,人又太正經,逗了半天一個字都不回他。

看他回去怎麼收拾她。

程晚詞正想回資訊,季霆淵敲門進來了。

她隻好放下了手機。

“晚詞,中午有空嗎,一起吃個飯吧。”

程晚詞:“冇空。”

她看了看時間,道:“我這組馬上還有個小會,抱歉。”

言外之意就是不招呼他了。

這時小沫推門進來:“程總,大家都到齊了。”

程晚詞就拿了手機和筆記本,去了隔壁小會議室開會。

季霆淵的臉色陰沉下來。

程晚詞這不僅僅是在躲他,她是真的愛上季霆深了。

那個眼神,他也看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