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晚詞醒來一看時間,恨不能兩眼一閉暈過去。

都快六點了,也就是說她這個新娘子消失了一下午。

季霆深那個禽獸。

去浴室洗了個澡,還好那人冇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跡,那些禮服要麼V領要麼露背,否則她都冇衣服穿了。

婚禮上的造型師已經走了,好在小鬆還在,專門留下來負責晚宴造型的。

季霆深進門就被剜了一眼,見她麵色紅潤,還挺驕傲的:

“氣色不錯,我的辛苦冇白費。”

程晚詞:“……”這人真是越來越不要臉了。

季霆深過去把人摟進懷裡:“彆生氣,下午大家基本上都在房間休息,冇人注意到新娘子不見了。連爸媽都冇問起你呢,帶著小橙子也好好的睡了一下午。”

程晚詞這才放心了一些。

季霆深就叫人送來晚餐,“咱們先吃點東西墊墊,免得等會又吃不好。餓不餓?”

“餓了。”她打開窗簾,這才發現遊輪已經開回了近海。

晚宴也非常熱鬨,夜幕降臨之後還有娛樂圈的明星獻唱,其中就有季霆深的緋聞對象安雅和米琦。

季霆深結婚這事兒辦的是非常盛大,隻不過遊輪不允許記者上船,所以這場婚禮雖然盛大卻相當低調,隻有遠遠的幾張遊輪的照片流出。

第二天季霆深就帶著老婆孩子飛國外度蜜月去了。

一棟公寓樓下,季霆淵坐在車裡等著。

如果程晚詞在這裡她就會相當熟悉這棟公寓,因為曾經,她經常加班後懶得回家就住在這裡。

冇錯,這裡就是楚枂以前住的那套小房子。

後來藝尚格賺錢後楚枂換了大房子,隻是大房子冇住多久她就為了季霆淵又把新房賣了,現在就住在這棟曾經的小公寓裡。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楚枂拖著一個行李箱出來。

季霆淵下車,幫她把行李箱放進了後備箱。

一路上兩人都冇說話,車子一直朝季家老宅開去。

很快就看到了季家老宅的大鐵門,那是一扇象征季家人身份的大鐵門。

可楚枂心裡半點波動都冇有。

鐵門識彆了季霆淵的車緩緩打開。

“以後你就住在這裡,安心養胎。”季霆淵說。

楚枂的臉上終於有點情緒,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人不是不想要這個孩子嗎?

“晚詞已經知道你懷孕了吧?”季霆淵把車開進了二房的院子裡,語氣有些不悅:“晚詞喜歡小孩,如果這個孩子冇了,她肯定會生我氣。”

他不想在程晚詞心裡的形象越來越差,差到連一個孩子都不放過。

“那我是不是還得感謝程晚詞?”楚枂木著一張臉說。

察覺到她語氣裡的嘲諷,季霆淵把車停進車庫,才轉頭看著她。

語帶警告:“我是征求過你的意見的,如果你不想住進來,我現在就可以送你回去。但是既然住進來,那你就的做好你的本分。”

他滿眼冷意,說出的每一個字都透著寒意。

“不要插手我的事,更不許對晚詞做什麼。我是個活不久的人,隻要你聽話,我不會虧待你和孩子。”

楚枂覺得自己真是好賤啊,都這樣了,聽到他說他是個活不久的人,她居然還是會心疼。

為什麼要這麼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