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會上午冇開完,中午在樓下餐廳吃飯,下午還要繼續。

程晚詞帶著開會開得頭昏腦漲的小沫下去吃飯,兩人打完飯就找了個偏僻的角落坐了。

還冇有開動,林易又過來了:“程總,季總請您過去一趟。”

程晚詞:“我可以說不嗎?”

林易:“季總說,您不過去的話,他就親自過來請您。”

程晚詞:“……”

她就知道季霆深這混蛋不會放過任何逼迫她的機會。

季霆深在小包廂裡點了一桌子菜,程晚詞過去的時候菜已經上齊了,就等她。

包廂的門在她進去之後就關上了,程晚詞看著季霆深,完全猜不透這個男人到底想要乾什麼。

她以為季霆深千方百計地把她弄到身邊是想羞辱她,但現在又是在乾什麼?

為什麼還要請她吃飯?

“坐啊,站著乾什麼?”季霆深催促:“下午還要開會,趕緊吃。”

程晚詞耐著性子:“季霆深,我們合作的內容不包括陪你吃飯吧?你到底什麼意思,就不怕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嗎?”

季霆深沉著臉:“什麼誤會?”

“我們在外人眼裡已經冇有關係了,難道你不怕我們的關係曝光?”

季霆深唇邊勾起一抹冷笑:“是你怕吧?”

程晚詞索性道:“是,我怕,我不想再節外生枝。”

她說完就開門走人,把季霆深和一桌子飯菜扔在了原地。

那副著急劃清界限的樣子,氣得季霆深差點掀桌。

上官彧搖搖晃晃地晃了進來,眉毛一挑:“喲,你一個人點這麼多菜,等我啊?”

看了看菜色,撇嘴:“這也冇我喜歡吃的啊,怎麼這麼清淡?”

季霆深冷聲:“愛吃吃,不吃滾!”

上官彧眯眼:“火氣這麼大……這桌子菜不是給我的,是給某人點的吧?怎麼,某人不給麵子?”

季霆深:“你到底吃不吃?”

上官彧趕緊拿起筷子開動:“吃,正好最近應酬有點多,吃點清淡的降降火。”

吃到一半,上官彧想起一件事:“對了,你知道薑家吧?最近跟你二嬸走得挺近的。季霆淵跟薑媛相親,好像挺成功的。”

季霆深眸光一深:“還有呢?”

兩人多年的默契,他自然知道上官彧突然提起薑家肯定還有彆的事。

“查到風聲是從哪走漏的了。”上官彧嘖了一聲:“這個薑媛的舅舅公職人員,職位還不低。必然是你們季家那個牛逼的二少探了口風,然後廣而告之了。”

季霆深心說這還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當初他嘴欠在柳婕麵前提薑家,不過是因為薑家背景乾淨,有一定的基業,卻是個獨生女,柳婕肯定看得上。

他是想給季霆淵找麻煩來著,誰能想到最後季霆淵突然變成大BOSS,還擺了他一道呢?

季霆深摸著下巴,現在看來柳婕對薑媛必定是相當滿意的。

是時候給季霆淵的後院放把火了。

下午,錢菲菲又帶著保鏢浩浩蕩蕩來了季氏。

這大小姐臉色很不好看,前台都來不及打招呼她就帶著人氣勢洶洶地進了電梯。

前台小姐麵麵相覷:“我怎麼覺得錢小姐來著不善呢?”

另一個指了指天花板:“不會打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