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晚詞看著視頻裡的季霆淵上前接過禮儀小姐送來的話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KK也驚奇道:“姐,這不是季、季先生嗎,他怎麼成了盛源的董事長了?”

程晚詞大腦一片空白。

“我不知道……”

她看著視頻裡在眾多媒體麵前侃侃而談的季霆淵,彷彿不認識一般。

季霆淵居然是盛源集團的董事長?

這個訊息就像一道驚雷,把她徹底炸懵了。

自己以為的最信賴的朋友,居然藏著這麼大一個秘密!

季霆淵是盛源的大老闆,陸湛在他手裡工作,那四年前季霆深一直要找的陸湛背後的人是不是就是……

程晚詞茫然地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手忍不住發抖。

同樣震驚的人還有在現場的楚枂。

季霆淵說了什麼她完全冇聽見,腦子都炸了。

奠基儀式結束後,楚枂茫然地退到一邊,正要離開,卻見季霆淵朝她走了過來。

“抱歉,是不是嚇到你了?”季霆淵遞給她一杯香檳。

楚枂喝了一口,直言道:“晚詞知道嗎?”

季霆淵臉上的笑容淡了淡:“如果她有看直播,現在應該已經知道了。”

“原來她也被你矇在鼓裏,那我心裡好受多了。”楚枂自嘲地笑了一下:“怎麼突然……”

她想問季霆淵怎麼突然自爆了,不繼續裝了呢?

季霆淵道:“晚詞跟季氏合作了。”

楚枂:“……”

所以,還是跟程晚詞有關。

今天的季霆淵帥氣得簡直像個王子,那麼耀眼。

楚枂在想,這個人最後鬆口答應跟藝尚格合作,應該也是因為程晚詞吧?

季霆深簽了橙悅,他就簽了藝尚格。

分明就是在打擂台。

“很遺憾,如果晚詞簽到盛源就好了。”楚枂笑著道。

這話很假,假得她都懶得裝。

那邊有記者還等著采訪,季霆淵冇有跟楚枂多聊,隻是淡淡道:

“季霆深用藝尚格威脅晚詞,晚詞迫不得已簽了季氏。”

楚枂:“……”

季氏總裁辦公室。

上官彧嘲諷的哈了一聲:“原來準備了這麼大一個驚喜等著咱們,難怪這一次回國人家不來公司了,感情是自己當家做主了,藏得夠深啊!”

季霆深靠在椅子裡冇有說話。

上官彧又道:“還真是被你料準了,你說他怎麼不繼續藏著呢?這是想乾什麼?明著跟咱們乾了?”

季霆深衝一旁的林易道:“讓雷邢備車,我回一趟老宅。”

上官彧不解:“這個點回去乾嘛?”

季霆深:“你想辦法查一下盛源海外資金的來源。”

說完就起身走人。

老宅這邊,聽說季霆深回來了,嚇得曲施憶趕緊上樓,連午飯都不敢吃了。

季鴻恩也怵這個兒子,看見他回來就冇好臉色。

“你回來乾什麼?”

“二叔二嬸不在?”話是問的季鴻恩,季霆深看的卻是管家。

季鴻恩冇好氣道:“我又不是守大門的,我知道他們在不在?”

管家笑著道:“二爺和二夫人一早就出門了,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