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陸湛又來了。

盛源退了一步,表示隻要程晚詞答應合作,也可以繼續跟楚枂合作。

“為什麼非要跟我合作?”程晚詞問。

陸湛笑著道:“你是室內裝飾總設計師,當然得找你。市裡對這個項目非常看重,不能出現任何閃失。”

話雖如此,但程晚詞還是覺得怪怪的。

“抱歉,我還是拒絕,我跟楚枂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親密無間地合作。我們之間已經冇有信任,不可能在一起工作。”

陸湛有點頭大,程晚詞這說一不二的性子實在讓人惱火。

陸湛走後,KK怒氣沖沖地過來:“姐,我們投放的廣告單全被打回來了。”

程晚詞一愣:“什麼意思?”

KK把手機遞給程晚詞,上麵是他跟某平台客服的聊天記錄。

“對方說不能接我們的單子,而且不止這一家,是好幾個平台都把我們的單子退回來了,不給我們打廣告。”

程晚詞看了聊天記錄,對方隻說不能接推廣,卻不告知原因。

“姐,是不是有人故意整我們啊?”

這剛開業就被針對,以後生意還怎麼做?

裝修公司的客戶來源大多都是網單,平台不接橙悅的推廣就不會給橙悅派單,也就意味著橙悅冇有客戶。

冇有客戶給誰裝修?

KK急得不行:“姐,怎麼辦啊?”

程晚詞心裡已經有數了,看上去很冷靜。

“你們先把手上的單子做著,剩下的我來想辦法。”

KK和他找來的這些設計師都是有經驗的設計師,手裡都積累了一定的客戶群體。

比如KK,他手上就帶了兩個客戶過來。

安撫好了員工,程晚詞看了看時間,拿了包開車出門。

到了季氏,又被前台攔在了大廳。

她乾脆直接給季霆深打了電話。

“有事?”季霆深的聲音低沉暗啞。

程晚詞開了擴音:“我在下麵,被前台攔住了。”

季霆深:“上來。”

程晚詞掛了電話,問前台:“我可以上去了嗎?”

她現在心情不好,臉色不好看,冷冰冰的大美人給人的衝擊力也很大。

“可、可以。”

兩個前檯麵麵相覷,不明白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上了樓,林易居然就在電梯口等著了。

“程小姐,這邊請。”

程晚詞看了林易一眼,季霆深身邊的人都是人精。

這林易私底下一口一個少奶奶,當眾又是程小姐,果然是季霆深的心腹啊,跟他老闆一樣很會膈應人。

把人領到辦公室,林易卻冇有進門,隻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程小姐,季總在裡麵,您請。”

程晚詞推門進去,季霆深就坐在辦公桌後麵。

那人穿了一件黑襯衣,敞開的領口透著一股子野性,氣場十分強大。

程晚詞走過去,開門見山:“是你搞的鬼吧?”

這話冇頭冇腦的,季霆深卻毫不意外。

抬頭,淩厲的眸子直直鎖住程晚詞:

“還記得陸湛的公司嗎?讓一家公司灰飛煙滅,不過是我一句話的事。”

這混蛋竟然承認了!

他居然還有臉承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