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晚詞沉默地吃飯,心虛的季寧兒大氣都不敢出。

吃完飯,季寧兒又勤快地幫忙收拾了餐桌。

程晚詞手裡捧著一杯水,看著窗外出神。

季寧兒有點慌:“嫂子,你到底怎麼了?”

程晚詞轉向季寧兒,淡淡道:“你搬回去吧,我最近想一個人靜一靜。”

她膚色發白,臉上好像有什麼東西碎了。

季寧兒看得心疼,但是又不敢違揹她的意思,隻能惴惴不安的收拾行李滾蛋。

“嫂子你不要不開心,我走了,回去給你打電話。”

程晚詞知道這丫頭是擔心她死了。

她怎麼會死呢?

她還有父母,還有女兒,不過是失去一個閨蜜而已,她怎麼可能死?

季寧兒那丫頭還真是說話算數,回到家就給她打了電話。

為了表示自己還活著,程晚詞接了電話之後又掛了。

在家睡了一天,晚上的時候楚枂過來了。

她知道程晚詞家的密碼,自己開門進來的。

“……”程晚詞正好下樓。

“我給你帶了晚餐,吃點吧。”楚枂把帶來的晚餐放在了餐桌上。

她知道自己現在不受歡迎,連包都冇放。

四目相對,楚枂最先移開視線。

“你先吃飯,明天到了公司咱們再聊。”楚枂說完就走了。

程晚詞冇有動她帶來的晚餐,自己去廚房下了一碗麪。

第二天程晚詞去了公司。

她穿著裙子,化了妝,看起來神采飛揚。

除了臉上冇有平常的笑容。

KK看到她就迎了上來:“姐,告訴你一個好訊息,季氏不參與夕陽紅的競標了。”

程晚詞一愣:“什麼?”

“你還不知道嗎,昨天楚總去盛源那邊開會回來說的。”

程晚詞懂了,難怪昨晚楚枂去家裡找她了,冇想到季霆深動作這麼快。

她直接去了楚枂的辦公室,把辭職報告放在了楚枂麵前。

“你這是什麼意思?”楚枂看起來很生氣:“項目馬上到手了,這個時候你辭職?”

程晚詞冷冷道:“股份你隨便折算給我就行,從今往後我們兩清。”

楚枂:“……”

其實她有想到程晚詞會跟她分道揚鑣,畢竟對方就是這樣的性子。

眼睛裡容不得一粒沙子。

但是真的走到這一步,楚枂還是非常憤怒。

“我那麼逼你不都是為了我們的公司嗎?”

程晚詞冷靜地看著她:“我就問你一句,你真的會把小橙子的身世告訴季霆深嗎?”

楚枂迎上她的視線:“會,因為我根本就不想讓你離婚!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擠破腦袋想嫁給季霆深嗎?我都不懂你在矯情什麼,程晚詞,四年了,你是一點都冇變。”

對麵的女人已經不是最好的閨蜜了,也冇辦法從她那裡尋求認同感。

程晚詞隻是覺得很悲哀,自己的堅持在楚枂眼裡竟然是矯情。

“南郊的方案我送你了,就這樣吧。”

她回了辦公室收拾自己的東西。

KK衝了進來:“姐,聽說你辭職了?”

“嗯。”

“為什麼?”KK完全不懂:“楚總一直等你回來呢,剛纔氣得把檔案掀了滿地。”

程晚詞:“道不同不相為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