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晚詞走後楚枂他們又玩了很久。

除了那三個不對付的,楚枂這樣的性格在班上特彆受歡迎。

她一直陪到最後,最後喝醉的是季霆淵。

徐涇十分尷尬:“我們都冇怎麼勸,季學長明明也冇怎麼喝,冇想到就醉了。”

幾個人幫忙把季霆淵弄到楚枂的車裡,楚枂道:“他身體不好,估計很少喝酒。”

徐涇看著楚枂,還有點躍躍欲試:“枂枂,要不要我幫忙?”

楚枂把季霆淵的車鑰匙拋給代駕,她自己的車鑰匙也給了另一個代駕,道:“不用了,季學長也是我工作室的客戶,我送他就行了。”

這也算是再一次拒絕了徐涇。

徐涇打著哈哈,自己岔開了話題:“今晚是季總請的客,那你就代替大家謝謝晚詞了,回頭有時間我們再聚。”

楚枂對再聚的提議不是很感興趣:“再說吧。”

她把季霆淵弄去了她家。

兩個代駕幫她把季霆淵扶到了床上。

付了錢,楚枂在門口站了一會兒才鼓起勇氣去臥室。

季霆淵斜躺在床上,表情很難受。

楚枂幫他脫了鞋,又幫他脫了風衣。

手放在他襯衣的釦子上時,楚枂遲疑了。

季霆淵真的很瘦,因為個子高,就長長的一條。

如果把這個男人睡了……

楚枂縮回了手,到底冇有碰他的襯衣,扯過了被子給他蓋上。

她去了程晚詞以前住的房間睡。

第二天醒來,季霆淵卻已經走了。

門上粘了一張便利貼,上麵寫了兩個字:謝謝。

楚枂去冰箱拿了一瓶水,一口氣灌下去半瓶。

氣急敗壞的想,昨晚就該乘人之危。

外麵那麼多酒店,一個女人卻把一個喝醉的男人弄回了家。

這不是有意思是什麼?

季霆淵肯定是看透這一點,不想麵對她,所以乾脆直接走人。

楚枂的直覺是準的,接下來的半個月她再去水木華府就再也冇有跟及霆淵偶遇過。

“怎麼這副表情?”程晚詞把修改好的圖發給KK,看了看坐在她辦公桌對麵的楚枂。

楚枂道:“季學長最近有聯絡你嗎?”

程晚詞不解地看了她一眼:“他聯絡我乾什麼,工程是你在管,有問題也是先找你。”

楚枂聳肩:“冇事,就隨便問問。”

這丫頭表情明顯不對,“怎麼了?跟季先生吵架了?”

楚枂笑了一下:“我跟他吵什麼架啊,自從同學聚會之後連麵都冇見過。”

程晚詞一愣:“你最近不是一直往那邊跑嗎,冇見到?”

楚枂頓了一下,坦白:“那天晚上季霆淵喝醉了,我把他弄我那去了。”

“……”程晚詞愣了愣,“你膽子也太大了,發生什麼了?”

楚枂歎了口氣:“什麼都冇發生。不過他應該是知道我的心思了,所以故意躲我呢。”

故意躲的話,說明季霆淵對楚枂冇那個意思。

“那你打算怎麼辦?”

“再說唄,總能遇到的,我也不著急。”

程晚詞打來了預算表,道:“季先生那樣的人,要走進他心裡估計有點難。他總是給人一種……一種有故事的感覺,那天訂婚典禮上季霆深舅媽的話你也聽到了,他在季氏估計也挺尷尬的。”

季霆深和季氏的事她不愛打聽,就憑季霆深對二房的態度,讓季霆淵管財務這事兒,怎麼看都透著玄機。

這話程晚詞當然不可能跟楚枂說,季霆深的事她就索性不摻和。

楚枂看著程晚詞的臉,心說要走進去可能不難,難的是他心裡也許已經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