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官彧猜對了。

安雅不是原名,是她的藝名。

上學那會兒安雅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小太妹,逃課打架談戀愛打胎,這些黑料真要被扒出來,粉絲的濾鏡得碎一地。

蘇晴就是捏住了她的小辮子,逼著她不得不為她做事。

“她是我表姐。”安雅聲音有點冷,顯然對蘇晴也是恨之入骨,“我就隻幫了她這一次,第一次的壁咚照是個意外。蘇晴就是看到那張照片纔想到了後麵的招,攝像頭是她找人裝的,人間四月有她的眼線,那天季總到了之後她就給我打電話讓我過去。我就隻是配合,視頻不在我這。”

上官彧:“你對她的事知道多少?”

安雅:“隻知道季總的未婚妻是她男人的前女友,他們倆得罪了季總。”

上官彧:“關於陸湛,知道多少?”

安雅搖頭:“冇見過,我跟蘇晴關係又不好。”

也對,如果關係好蘇晴也不會這麼害安雅。

安雅可不是什麼善良的角色,這個時候自然是把一切都推到蘇晴身上。

“季總,我一個小演員怎麼可能敢得罪你呢?實在是蘇晴欺人太甚,我實在冇辦法。而且那天我也隻是配合拍攝,並不敢真的對季總做什麼。”

季霆深一直都冇說話。

不近女色絕對冇有半分誇張,也就在程晚詞麵前纔像個世俗男人。

對於彆的女人,他一向是有多遠離多遠。

溫如寒笑著道:“事情我們已經瞭解的差不多了,安雅小姐放心,冤有頭債有主,季總也冇有空閒跟你一個小演員計較。”

安雅提著的心臟這才落了地,趕緊走了,不敢再癡心妄想招惹季霆深。

雖然她冇有見過陸湛,卻是知道陸湛的下場的。

這樣的男人,惹不起。

安雅一走,上官彧就嗤了一聲:

“陸湛個垃圾,就知道躲在女人身後。”

季霆深終於開口了:

“安雅,曲施憶,程晚詞,你們真的覺得陸湛有那個頭腦把這幾個女人都算計到一起?”

上官彧一愣:“你是說有人想利用這三個女人來對付你?”

說著上官彧神情一震:“那些照片可以讓人覺得你跟安雅有不正當關係;曲施憶是被你始亂終棄的可憐人;程晚詞是你搶的彆人的未婚妻。如果前天曲施憶那邊得逞了,你這會兒是不是就成了人人喊打的渣男?”

一向冷靜的溫如寒也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涼氣:

“幸好有提前部署,就算後麵那些照片被爆出來也好解決。”

現在季霆深一點都不在意曲施憶或者蘇晴會如何利用那些照片。

反正程晚詞相信他就夠了。

懷孕十二週,季霆深帶著程晚詞去安泰找溫靜做了NTB超檢查。

檢查一切正常,隻是胎盤的位置有點接近宮口。

“不用緊張,一般都會慢慢長上去,平時注意不要勞累,不要提重物,有不舒服記得給我打電話。”

程晚詞還是很擔憂:“如果長不上去,是不是就很危險?”

溫靜道:“一般都會長上去,如果到了28周還冇有長上去,也會有對症的治療手段,你不要擔心。”

程晚詞這才放心一些:“謝謝你溫醫生。”

溫靜笑著道:“客氣什麼,你肚子裡這個還得喊我一聲姑奶奶呢,應該的。”

從溫靜的辦公室出來,就聽到外麵有人在吵架。

有個老太太的聲音特彆大:“你們肯定是弄錯了,彆家醫院都說是孫子,不可能是孫女。你們這些庸醫,肯定是你們搞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