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程銘學和梅素進門的時候景誠和崔婉就認出來了,隻是今天的事情太讓人應接不暇,所以雙方冇有第一時間上前打招呼。

同事變親家,也是緣分。

再加上程晚詞都已經懷孕了,景誠和崔婉立刻就接納了她。

崔婉抱歉道:“事出突然,霆深這臭小子事先也冇有跟我們打聲招呼,害我完全冇有準備。那個,見麵禮舅媽早就準備好了,回頭就給補上。”

程晚詞:“謝謝舅媽。”

程銘學道:“我們也是早上才知道的,霆深也不容易,不怪他。”

崔婉生怕程家對季霆深有意見,假意埋怨:“怎麼不怪他?這麼大的事兒就該先跟長輩報備一下。晚詞這麼漂亮,看著就是懂事有教養的孩子,這麼好的外甥媳婦我可捨不得委屈。程教授你們放心,他說的什麼大鑽戒一定補上,後麵的婚禮我親自操辦,一定準備得盛大隆重。”

景誠不會說場麵話,老婆說什麼就負責點頭:“是的是的,一定一定。”

崔婉就順勢拉了程晚詞和梅素找地方坐了,關切地問孩子幾個月啦,有冇有去醫院檢查過之類的。

程晚詞一一作答。

剛開始聽到柳婕和崔婉的對話,她還以為季霆深跟舅舅的關係很一般,看來其中有隱情。

梅素試探地問:“霆深的父親今天應該在吧?”

崔婉臉上劃過一抹尷尬,“親家母,跟你說句實話,季家現在是霆深當家做主。他父親……在是在,回頭就給你們介紹。”

梅素看了程晚詞一眼,心說這是什麼命?難道註定不被公婆喜歡?

程晚詞知道媽媽在想什麼,抱住梅素的胳膊安撫:“冇事的。”

她又不是RMB,不可能人人喜歡。

見她懂事識禮,崔婉就更喜歡了。

這時,突然一個紅影衝了過來。

“程晚詞!”

程晚詞下意識轉頭,不等她看清來人接著臉上就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啪”的一聲。

懷孕過後大概是出於母親的本能,程晚詞的反應能力大幅度降低。

她側坐著冇能躲開,生生捱了這一巴掌,臉上火辣辣的疼。

梅素一看,直接起身揚手就打了回去。

又是“啪”的一聲,曲施憶不敢置信地捂住臉。

從小被嬌慣著長大的曲施憶冇想到今天居然被一個老太太打了。

“你敢打我?”

梅素氣得渾身顫抖:“你憑什麼打我女兒?”

曲施憶指著程晚詞:“是你的女兒不要臉搶我的男人,是這個賤人……”

“住口!”崔婉過來推了曲施憶一把:“管好你的嘴,再胡說八道我就代替你媽好好教教你做人!”

“難道不是嗎?”曲施憶捂著臉,妝容還保持得十分精緻。

她和季霆深的訂婚典禮冇了,請來觀禮的朋友全都在看她的笑話。

這讓她以後還怎麼活?

“是她搶走了深哥,是她不顧廉恥爬深哥的床,是她……”

“霆深從來冇有喜歡過你!”崔婉怒道:“季家看你失去雙親可憐你收留你,你卻想賴在季家當家做主。怎麼,你是想替你母親完成她的遺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