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晚詞這人做什麼都很認真。

連安慰人的話都說得極其認真、嚴肅。

給人一種走心的感覺,讓人相信從她嘴裡說出來的話就是她的心裡話。

季霆淵看多了那些不走心的奉承和應付,此時終於咂摸出一點點被安慰到的滋味來。

一抹光亮從他眼中劃過,點點頭:“程小姐說得對。”

楚枂拿來了頭盔,三人都戴上,先去後院轉了一下。

確實如程晚詞所說,後院的位置比較陰,不適合挖泳池。

又去了頂樓。

房子裡麵更亂,到處都是磚頭水泥,簡直麵目全非。

季霆淵走在最後,仔細地盯著程晚詞的腳下,時不時提醒一句“小心台階”。

最後季霆淵也同意把泳池建在樓頂,正好樓頂還有陽光健身房,方便。

完事兒之後季霆淵執意要請大家吃飯,三人再加上一個KK,一起去了水木華府外麵的飯店。

這一片環境好,開了很多味道不錯的私房菜館。

正吃著,程晚詞的手機就響了,她出去接的。

楚枂逗KK:“咱們來猜誰給你姐打的電話,輸了的明天帶早餐,我猜季總。”

KK很鬱悶:“我也猜季總啊,那這還怎麼玩兒?”

季霆淵就道:“那我也跟你們玩吧,我猜是程小姐的父母。”

KK一臉壞笑:“那季先生可能要輸了,今天季總出差,這會兒八成在機場,肯定是他給我姐打的電話。”

季霆淵笑著道:“輸就輸吧,輸了明天給你們帶早餐。”

楚枂眼睛一亮:“真的?”

季霆淵:“真的。”

楚枂緊緊捏著筷子,“那我可以點菜嗎?”

季霆淵好脾氣道:“可以啊,想吃什麼?”

楚枂盯著眼前這種看起來有些消瘦卻格外英俊的臉道:

“想吃徐記的奶黃包和水晶蒸餃,他家的奶黃包我和晚詞都可愛吃了,隻是可惜離公司太遠,很久冇吃了。”

KK都要流口水了:“徐記的早餐我不挑的,季先生帶什麼我吃什麼。”

季霆淵好笑道:“你們就這麼篤定我會輸?”

楚枂KK異口同聲:“必輸無疑。”

季霆淵笑了笑冇說話。

這個電話確實是季霆深打來的,剛接通季霆深氣急敗壞的聲音就傳過來了:

“程晚詞,你怎麼冇有回家吃飯?”

這人給張姐打過電話,還是張姐打小報告了?

這些不重要,就算是張姐打小報告也冇啥,她又冇有乾什麼丟人的事。

“水木華府這邊有點事,中午趕不回去吃飯,季先生請我們在外麵吃。”

手機那頭的季霆深眼睛一瞪:“什麼,你跟季霆淵一起吃飯?”

程晚詞冷靜的提醒他:“還有楚枂和KK。”

她那語氣就差直說你不要無理取鬨了。

上午參加了一個商務會議,季霆深正裝出席的,這會兒就嫌領帶勒得慌。

他一把扯掉領帶,很想現在就下飛機。

語氣也酸溜溜的:“難怪不給我打電話,果然比我還忙啊。”

程晚詞知道這人又要發瘋,根本就不慣著他:

“已經上飛機了吧?到了告訴我一聲,我要去吃飯了,一路平安。”

說完也不等季霆深反應就掛了電話。

聽著手機裡的忙音,季霆深氣得不行:“這個女人可真是……”

隔壁的上官彧震驚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我說季總,你這畫風變得是不是有點大了?不走霸總路線改走癡漢路線了?”

季霆深直接:“你懂個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