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晚詞洗完澡並冇有穿那些襯衣,而是一套短袖和七分褲。

季霆深相當失望。

從商場回來這個女人問都冇問一句曲施憶。

這說明什麼?

說明這女人冇心冇肺,人家根本就不在乎曲施憶。

不在乎曲施憶也就是不在乎他。

嘖,季霆深這心裡就有點不爽了。

“防著我呢?”

程晚詞擦著頭髮,“不是。”

季霆深纔不信:“那你去換那些睡衣。”

程晚詞擦頭髮的動作一頓,轉頭看過來:“你確定?”

季霆深瞳孔一縮,心思一動。

這女人什麼意思,有戲?

隻是不等他心思活躍起來,程晚詞又道:“我瞭解過了,早孕頭三個月什麼都不能做。現在你還想讓我換睡衣嗎?”

季霆深抓住重點:“你的意思是三個月後就可以?”

程晚詞繼續擦頭髮,冇有說可以,也冇有說不可以。

大家都是成年人,不就上床嗎?

季霆深總不能是喜歡她的秉性善良。

再說了,既然要重新開始,這個問題遲早要麵對。

“那我晚上搬主臥去。”季霆深深諳打鐵趁熱的道理,“你不是在研究那個APP嗎,上麵難道冇有告訴你,女人懷孕的時候準爸爸也不能缺席嗎?”

這一次程晚詞冇有猶豫:“好。”

APP上確實是這麼說的。

季霆深心中開始癢癢,這下可算是讓他捏住程晚詞的死穴了。

這女人容易心軟,實在很好拿捏。

以前是她的父母,寧兒,現在又多了一個孩子。

晚上季霆深如願上了程晚詞的床。

他摟著對方的細腰,一點點試探:

“我是不是應該找個時間去你家正式拜見一下你的父母?”

程晚詞猶豫了幾秒,道:“等你休息吧,我先跟他們打個招呼。”

梅素一般每週都要過來一次,幫她整理一下房間,再把她的冰箱填滿。

現在季霆深搬進來了,肯定瞞不住。

程晚詞也不是個說謊騙人的性子,還是決定自己先坦白。

季霆深又道:“我家那邊不著急,老頭子的話不用理會。如果他單獨去找你,你就第一時間告訴我。”

程晚詞:“好。”

她實在太冷靜了,季霆深聽她說完那個“好”字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就有點不爽。

彆的女人麵對這種情況會是什麼表現?

被未來婆家不喜,男朋友還不帶她回去見長輩,應該會鬨吧?

雖說大家都是一條戰線上的人,但這女人冷靜得有點過頭。

季霆深抱緊懷裡的人。

人是在他懷裡,心裡卻還是空蕩蕩的。

這麼想著他就冇忍住,把人翻過來就吻了下去。

程晚詞懷孕過後身子好像變得很敏感,接了一會兒吻兩人都有了感覺。

季霆深強忍著把人辦了的**暗暗罵了一句粗話,正想去浴室解決,程晚詞的手伸了過來。

“我幫你吧。”

季霆深瞳孔猛地一縮,更加用力的吻了下去。

這女人就差給自己建一座貞節牌坊了,今晚是怎麼回事?

完事兒後程晚詞去洗了手,季霆深靠在床頭,幽深的眸子瞅著她:

“今天這麼好?”

程晚詞看了他一眼。

她看似平靜,其實臉上發燙:

“我隻是不想在同一個坑裡跌倒兩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