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天程晚詞都在跟客戶聊方案,上午一個客戶,下午一個客戶。

這兩個客戶都是工作室其他設計師的,作為公司的總設計師,有些比較重要的客戶她都會幫著跟單。

也好在有她在,這兩個客戶都簽了設計合同。

楚枂都忍不住感歎:

“到底陸湛是你的剋星還是季霆深是你的福星呢,怎麼現在隻要是你參與的單子都能成功簽約?照這樣下去,明年咱們就能換寫字樓辦公了。”

程晚詞喝著水,笑罵:“你是想累死我?那我得接多少單出多少圖?”

KK拿了一個包裹進來:“姐,是你的。”

程晚詞狐疑道:“我的?我最近冇網購啊。”

包裹上確實是她的名字和電話冇錯,楚枂幫她拆了。

裡麵是好幾盒藥。

“葉酸?”楚枂恍然大悟:“對對,據說懷孕前三個月要吃這玩意兒。這又是什麼?哎呀都是給你吃的,對孕婦和胎兒都有好處的東西,誰寄的?”

程晚詞看了看包裹單上寄件人的姓名:“溫靜?我不認識啊。”

楚枂撇撇嘴搖頭:“我也不認識。”

正說著呢,程晚詞的手機就進來一條簡訊。

正是溫靜發來的:【我是溫靜,季霆深那小子叫我一聲小姑,安泰醫院的產科醫生。給你寄了點東西,那小子應該想不到這些,不用謝。】

程晚詞把資訊給楚枂看了,後者驚呼:

“安泰醫院啊,這人叫溫靜,又是季霆深的熟人,那對了,這是溫家的人。”

程晚詞對燕城的上流圈子不是很瞭解,哪怕陸湛都遠遠冇有到達那個高度。

“這個溫家很厲害嗎?”

“當然厲害啦,安泰醫院就是溫家的,一家子全是醫生,燕城著名的醫學世家你不知道啊?”

“不知道溫家。不過安泰醫院知道,陸母以前去看過病,費用不低。”

程晚詞看了看葉酸的說明書,打開吃了一粒。

因為跟一個設計師討論了一會兒方案,等她從工作室出來,季霆深已經在外麵等了好一陣了。

程晚詞看到他就問:“你怎麼來了?”

季霆深按捺著性子:“每次看到我都是這一句,你就不能換一句台詞?”

程晚詞直接道:“芳姨已經派人過來了,中午我回家吃的飯,飯菜非常可口,謝謝,她的工資由我付吧。”

季霆深靠在車上,深邃的眸子就那麼盯著她,不說話。

程晚詞知道這人肯定又生氣了。

但她不會改變主意。

過了大概十幾秒,季霆深才走到她麵前。

“行!”他滿臉無奈,“你程晚詞說什麼就是什麼,可以了吧?”

這人氣場強大,在他注視下的程晚詞卻坦然自若。

甚至還鬆了一口氣:“季霆深,謝謝。”

兩個謝謝,季霆深被謝得莫名其妙。

“為什麼又謝我?”

“謝你願意站在我的立場為我考慮,讓我感覺到了被尊重。”

季霆深瞳孔微微一縮:“……”

他好像摸到這女人的點了。

見她手裡提著一兜子東西,季霆深主動接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