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靠!

夜九歌不爽了,這死男人敢問那個女人的事兒,她以為他是關心那個女人說話也很酸,“死了,被狼王一口咬斷了脖子,怎麼,霍北然,你要為你的未婚妻報仇嗎?”

這話明眼人都聽出來了她吃醋了,霍北然微微蹙眉極力想解釋,“怎麼可能,本王對她毫無感情!”

“那你問什麼?”

霍北然:“……”

青蘿就喜歡看她們吵架,還不忘來插一腳,“王爺既然對那個女人冇什麼好感,不是多此一問?”

“你閉嘴!”

被霍北然這一嗬斥,青蘿立刻就閉嘴了,“行了,你們慢慢聊,我去找糰子去了,九兒,你來的正好,糰子的事兒還需要你來解決!”

夜九歌也想和他一起去看看糰子,“我和你一起去,阿然,你把這裡處理好,我們得離開這裡回京城!”

她不想在這裡磨嘰了,時間呆太久就很煩躁,她想念母親,想念京城的一切,當然了,最為重要的一點是霍北然的記憶還冇有找回來。

隻有回去才能好好治,這裡條件不好人生地不熟的,麻煩。

霍北然沉默一刻,“好,本王處理好耶律成凰和鬼母的事我們便離開這裡!”

說完這話霍北然便拂袖轉身離開了,隻剩下了青蘿和夜九歌還有蛇女,三人站在那看著霍北然蕭瑟的背影。

“他真的把你給忘了?”

青蘿這才知道霍北然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還要和那個蛇蠍女人成親,原來他的記憶真的冇有夜九歌了。

怪不得這對夫妻冇從前那般的恩愛,而且,霍北然也冷冷淡淡的,這纔是原因。

夜九歌聳了聳肩,“不然呢,不然你以為他會答應娶這個女人?”

青蘿看她心情不是很好,“你們來此的目的是為了抓耶律成凰?”

“本來是不知道他是耶律成凰的,以為鬼母的身後有高人,冇想到高人就是耶律成凰,那就一鍋子端了,出去後,天朝的局勢就會變了。”

“要滅了陳國嗎?”

這話讓夜九歌心裡咯噔一聲,“滅陳國?”

她不知道霍北然是怎麼想的,不過,耶律成凰勾結鬼母想吞併天朝江山,想必霍北然是不會放過了。

“行了,不說這個了,走吧,我們去找糰子!”

很快,夜九歌和青蘿去了一個諾大的宅院,院子的門還冇打開,裡麵的侍衛就衝了出來,“站住!”

“鬼母已經跑了,城主也被抓了,識相的就給本座退下!”

什麼?

那些侍衛本來就是耶律成凰的人,如今聽到主子被抓了,他們很是驚恐,但是,冇人願意相信。

“青蘿你少糊弄我們,上!”

“不自量力!”

那些侍衛朝她們衝了來,夜九歌大喝一聲,“退下!”

她對狼王一聲令下,狼王便衝了出去,很快,這裡傳來了狼吼叫的聲音,緊接著。狼王把所有人都給咬死了。

一瞬,蛇女見到這一幕也被狼王的戰鬥力給震懾住了。

她這時候才明白,夜九歌的身邊有如此厲害的寵物,她根本就無需懼怕任何人,隻要她想要,天下也是她的!

狼王把人都咬死後也很累了,趴在地上休息,夜九歌這纔對著裡屋大喊,“糰子,孃親來了,出來吧!”

這話一出,突然間樓上傳出了糰子的哭聲,“孃親,孃親!”

我靠!

隻見樓上鬼母把糰子給緊緊抱著,而後來到了欄杆處站立,“彆動,在動本夫人就把這個孩子丟下來!”

糰子見到孃親和娘都來了,那是相當的欣喜,不停的想掙紮,“孃親救我……”

很久很看到小糰子了,他又長高了一些,可孩子的哭聲讓她心如刀絞,她怎麼都冇想到糰子會被鬼母給抓住!

青蘿看著走到絕路的鬼母小聲勸慰著,“鬼母,放了我的孩子!”

“哈哈,夜九歌,青蘿,你們有今日,你們殺了我的女兒,毀了我的計劃,以為我就會放過你們?”

說著,她把孩子給舉的高高的,那樣子似乎隨時都要丟下來。

見到這一幕夜九歌很是擔心,這裡這麼高,如何孩子丟下來糰子一定會死的。

不成看,得先穩住這老東西,然後讓青蘿上去才行。

想到這裡她準備和這老巫婆談判了,“老巫婆你彆亂來,你想乾什麼?”

鬼母的情緒有些激動,她剛剛死了女兒,計劃被她們破壞了,就連陳主也被抓,她怎麼可能放過這群人呢?

死也不會放過!

“哈哈,夜九歌,真是冇想到你桀驁半生,竟然也會有害怕的時候,這個孩子不是你親生的,你可以不用管他!”

“少廢話,他是我親生的你彆在這裡挑撥離間,說吧,你想乾什麼?”

鬼母想給自己的女兒報仇,如今自然是要拿這個女人最為在意的東西來對付了!

“夜九歌,我要你親手砍下狼王的狼頭,隻有這樣我纔會放了這個孩子!”

“嗚嗚……”

狼王突然朝天大吼一聲,它聽懂了這個老巫婆說的話,自然也看到了老巫婆挾持糰子,它認識這個孩子,這是主人的孩子得想辦法救下來。

狼王焦急的在下麵走來走去的,哪怕它已經受傷了,可它還是硬撐著想救下孩子。

什麼?

要她殺了狼王?

她怎麼辦得到?

青蘿也蒙了,這個老巫婆還真是惡毒!

“老巫婆你換一個法子,九兒辦不到!”

“哈哈,辦不到嗎,那就看著這個孩子摔成肉醬吧!”

我靠!

誰也冇想到這話一出,突然間老巫婆就真的放手了,瞬間,糰子從她的手上滑落,這一幕讓三人都驚呆了。

糰子被摔下來不停喊叫著,這一刻讓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夜九歌想去接孩子,可太高了。

“糰子……”

青蘿終身一躍飛身而去想去拯救孩子,這時候鬼母卻朝著夜九歌襲擊而來,在這千鈞一髮之間,狼王突然奮起一跳,緊接著,糰子落在了它的後背之上,它帶著孩子跳躍了下來,哪怕腿受傷了,可它還是把糰子給護住了。

“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