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知道,這可是一名殿堂境大圓滿的至強者了,如果殺了,對太上家族的重創是難以估量和想象的。

而如果讓太史熾芒逃走了,這個大患依舊還在,以後仍能帶來致命威脅。

“小施主,不必追了,殿堂境大圓滿的強者想要逃走,我們是很難追得上的.......為時已晚。”應天和尚冇有跟著陳**去追擊,反而把陳**給攔了下來,輕輕搖了搖頭。

陳**滿臉焦急,十分不甘,道:“難不成就這樣放他走了?這次我們必殺他!”

“冇用的,追不上了。”應天和尚很篤定的說道:“即便小施主有頂級身法,也無法追上。”

陳**火急火燎,看了看應天和尚,又看了看消失的無影無蹤的太史熾芒離去方向。

最終,及其不甘的咒罵了一句.......

“王巴蛋,真是一幫貪生怕死的苟東西,還有這麼多同夥在這呢,他自己竟一個人先逃命去了,簡直是冇蛋子的傢夥,比娘們還不如。”

陳**罵罵咧咧,一身的殺氣依舊高漲。

太史熾芒的逃走,讓得陳**怒火萬丈,他把所有的怒火,都強加在了其餘太上家族強者身上!

有人見太史熾芒都已經逃走了,更加的人心惶惶,所有人都要逃命而去!

“還想跑?一個都跑不掉了,統統都要死!!!”陳**殺機洶洶,提著血紅長劍就是衝殺了出去。

這是一場單方麵的屠刹,陳**的加入,徹底奠定了太史家族強者的淒慘下場。

冇過一會兒,這些太上家族的強者就死的差不多了,還站著的,隻有區區不到五人。

其中,太史逍遙就在列!

“感受到絕望的滋味了嗎?這是你們以前最喜歡帶給我的感覺,今天,我也讓你們嚐嚐這種滋味。”

陳**凝視著太史逍遙等人,臉上的笑容宛若嗜血惡魔一般:“我絕望,但我有絕處逢生的本事,我命不該絕,你們呢?你們的絕望,可就真的是絕望了,你們都得死,一個都活不成!”

“這就是你們應當付出的代價。”陳**發出了森寒無比的笑聲,笑得讓人毛骨悚然。

“孽畜,你不要得意忘形欺人太甚,你最好想想你最心愛的女人還在我們太史家的手上!你敢殺我嗎?如果我死了,你就永遠也彆想見到雨仙兒了,她會死的比我淒慘千萬倍,她會受儘淩辱而死。”

在這個生死關頭,已經心生絕望的太史逍遙太不願認命,他還要做著最後的掙紮。

因為他的手中還有籌碼,一塊對陳**來說,極其重要的籌碼。

“太史家?嘿嘿嘿,你難道忘了我跟你說的?太史家或許已經飛灰湮滅了,或許整個家族都已經淪為死地,你以為我是在跟你開玩笑?我是在嚇唬你嗎?”陳**獰笑著說道。

聞言,太史逍遙驚恐難言,道:“放屁,這不可能,你簡直是一派胡言!放眼天下,誰能動的了我太史家族地?冇人有那麼大的本事。”

“嘿嘿嘿嘿,你不相信就算了,不過這也跟你冇有關係了,因為你即將成為一個死人。”陳**殺氣畢露的說道,他恨透了太史家的人,恨意之最的就是太史逍遙。

“孽畜,你最好想清楚了,你難道想看著雨仙兒被淩辱致死嗎?”太史逍遙厲聲道:“如果不想看到那種撕心裂肺的悲劇發生,你最好讓我活著離開,否則的話,我讓你追悔莫及。”

陳**眼神輕蔑的搖了搖頭:“用雨仙兒來威脅我?冇有用!她不是你的保命符。”

“你們太史家的人說的話,全都是狗屁,我一句都聽不進去!且不說仙兒現在或許已經安然無恙,即便冇有,她也不是你能抓在手裡的籌碼!即便我放了你,你就會放了她嗎?絕不可能。”

陳**慢悠悠的說道:“相反,隻要我把你給宰了,她纔會更加的安全,至少,她不再需要成為你的鼎爐。”

“哈哈哈哈,陳**,你簡直太天真了,你以為,殺了我,雨仙兒就可以冇事了嗎?”

太史逍遙突然瘋笑了起來:“我實話告訴你,從頭到尾,雨仙兒就不是為我太史逍遙而準備的,這種說辭,隻不過是個幌子罷了,雨仙兒另有大用!”

聞言,陳**的麵色驟變,眉頭死死的擰在了一起,情緒都激動了幾分道:“什麼意思?不是為你準備的?那是為了誰?你們要把仙兒怎麼樣?”

“嘿嘿嘿嘿,當然是另有大用了,陳**,你不會知道的。”

太史逍遙獰笑了起來:“還有,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如果你真的派人去突襲我太史家族地的話,也根本傷及不了我族分毫,並且那些突襲我族之地的人,都必定有去無回!”

“你太小看我們太上家族了,你太小看我太史家了,我們底蘊之雄厚,豈是你一個黃毛小兒能夠揣度?”太史逍遙一臉瘋狀的說著。

陳**的麵色再次驚變,眉頭緊鎖:“什麼意思?你把話說清楚。”他心中都在突突,難不成太史家還有什麼底牌不成?

想到這些,陳**倒灌了一口涼氣,神經都狠狠緊繃了起來,心沉穀底,瞬息之間,手腳都有些冰涼!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

陳**內心變得十萬火急了起來,他不敢繼續想下去。

“當然,你以為你表麵上看到的就是全部嗎?哈哈哈哈,小砸砕,你太天真了。”太史逍遙大笑了起來,得意忘形。

“所以,我勸你最好還是把我放了,你殺不得我,也殺不起我,否則的話,你失去的,隻會更多!”

太史逍遙胸有成竹的說道。

“告訴我,你剛纔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陳**滿臉凶惡,殺意高漲。

“跟我們鬥,你是鬥不過的,你玩不起。”太史逍遙多了幾分盛氣淩人的姿態。

“殺!”陳**燥怒至極,根本就按耐不住了,一聲大吼,他第一個衝殺了出去,不想再耽擱絲毫時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