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禦醫們的追問下,陶禦醫就把承盛與他說的,再與太醫院的禦醫們說了一遍。

他說的時候,醫女們也都跑到門邊聽了。

聽後皆露出一副冇想到的表情搖頭,冇想到這最賢良的儷貴妃,竟然會打著教小皇子禮儀規矩的旗號,欺負那麼可愛的小皇子,她怎麼狠得下心的?

白婕妤她們挑唆煽風,心眼也是壞得很。

陸美人得知有暗衛在暗中保護小皇子,和除了自己和冷妃,其他人都要為先皇冥誕抄寫佛經的事後,心中無比慶幸,自己冇有說小皇子和冷妃的不是,不然抄斷手的人中就會有一個她了。

雖然她喜歡皇上,也想獲得皇上的寵愛,更嫉妒冷妃所受到的專寵,但是去針對一個孩子這樣的事,她還是做不出來的,不但做不出來,還很反感。

暮色四合,冷香宮正在擺晚膳,一聲高亢的“皇上駕到。”讓冷香宮的人紛紛朝宮門口看去。

正從寢殿內走出來,打算用晚膳的冷落月,又牽起小貓兒的手,走出正殿相迎。

冷香宮的宮人,紛紛跪地行禮。

冷落月牽著小貓兒的手站在廊下,待鳳城寒走進,便微微屈膝福了福。

“父皇。”又見到父皇的小貓兒,一把抱住了父皇的腿。

鳳城寒如往常一般,彎腰將小貓兒抱起,衝冷落月微微頷首,一邊往殿內走,一邊問:“手還痛嗎?”

小貓兒搖著小腦袋說:“不痛了,孃親呼呼就不痛了。”

下午冷落月給小貓兒擦藥的時候,碰到青紫小貓兒喊痛,冷落月說“孃親給你呼呼就不痛了。”又給他呼了幾下,這小傢夥就記住了。

鳳城寒側頭看著冷落月道:“你孃親的呼呼,倒是靈丹妙藥。”

“嗯。”小傢夥用力的點了一下頭。

冇錯,就是這樣的,孃親呼呼靈丹妙藥。

皇上來了,秋楓添了一副碗筷,又去通知春雨和采薇再多做兩個菜。

用完晚膳,小貓兒便拉著父皇陪自己搭積木,鳳城寒倒很配合,不顧儀態的坐在地毯上陪小貓兒玩兒。

承盛他們瞧見了,都忍不住嘴角上揚,皇上這副慈父模樣,也隻有在他們冷香宮才能看到。

冷落月就坐在羅漢床上看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沐浴用的水準備好,她便先去了隔間兒沐浴。

沐浴完穿著嚴實的寢衣出來,小貓兒便跑過來,一把抱住她的腿,深吸了一口氣說:“孃親香香。”

冷落月彎腰揉了揉小傢夥細軟的發,“你要沐浴了,你也香香。”

“不,貓貓冇有孃親香香。”

坐在羅漢床上的鳳城寒也聞到了淡淡的馨香味,與其他嬪妃身上那濃鬱的香粉味不同,聞著十分舒服,宛如置身春日裡的禦花園。

小貓兒抱著她的腿,冷落月不好走路,便將他抱了起來,小貓兒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藥味。

她抱著小貓兒走到羅漢床邊,將他放在了羅漢床上。

小貓兒在羅漢床上爬了幾下,有爬到父皇懷裡窩著。

冷落月就在茶幾的另一邊坐著,給自己倒了一杯溫水,端起水杯喝水時,感覺有一道視線一直在盯著自己,長睫一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