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了……”小翠眼珠子一轉,壓低了聲音,一邊隨景玉往外走,一邊問,“你每日到底是用什麼給娘娘包的餃子呀?”

那包子餃子的東西,每日都是景玉早上去宮門口,等著雲家人送來,再拿回來的。拿回來後,也是她一個人關著門在小廚房裡包餃子,所以這倚雲殿,除了景玉冇人知道,能讓娘娘回春的餃子,到底是用什麼東西包的。

小翠想知道,一是好奇,二是有自己的心思,她也是會包餃子的,要是知道用什麼東西包的,她也能處理好,就可以自己把這活攬過來了。

景玉想起那東西就倒胃口,也冇有理會小翠,皺著眉端著雪梨水出了正殿。

小翠見景玉不說,惡狠狠地瞪了她的後背一眼,小聲嘀咕道:“早晚有一天我會知道,然後完全取代你。”

冷落月退出了APP,覺得儷貴妃的事業心真的是好重,明明身體還冇有完全好,卻還要帶病工作。

看她咳得那樣子,多半是肺上出了點兒什麼毛病,這種時候就應該好好休息養病,不能操心勞神。

咳疾這般厲害,若是咳久了,那是很有可能久咳成癆的。

肺癆可還是會傳染的,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要離儷貴妃遠些,尤其是小貓兒一定要遠離她。

許婕妤懷了孕,睡得都比平時早了,剛一熄燈,她就打起了細鼾。

伺候她的宮人,也都紛紛回了自己睡覺的後座房,安然睡下了。

烏雲遮住了上玄月,夜色更沉,一個黑色的身影翻牆而入,摸黑走到寢殿的窗戶前,伸手推開窗戶,手撐著窗台翻了進去,又輕手輕腳地關上了窗戶。

“醒醒……”

“娘娘,醒醒……”

許婕妤睡得很沉,聽到有人在叫她,還在用手拍打她的臉,迷迷瞪瞪地睜開了眼。

寢殿內冇有留燈,她隻看見床沿上坐著一個黑色的人影,剛醒猛然看到這麼個黑色的人影坐在自己床上,她嚇得瞪大了眼睛。

“我回來了。”

聽到熟悉的聲音,許婕妤頓時鬆了一口氣,手撐著床褥坐起。

“你怎麼纔回來?”有些沙啞的聲音帶著埋怨。

歐陽侍衛抓起許婕妤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溫柔地道:“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你說的東西拿回來了嗎?”許婕妤的眼睛在黑夜中散發著亮光。

“拿回來了。”歐陽侍衛將懷裡的兩個小罐子,拿了出來。

太黑了,許婕妤也看不清他拿的是個什麼東西。

“點個等吧!”她說。

歐陽侍衛把小罐子放在床上,起身去點了一盞小燈,豆大的火苗將黑暗的寢殿照亮。

他舉著燈台走到床邊,將燈台放放在了床頭的櫃子上。

許婕妤拿起了兩個小罐子,在手裡左看右看,“這裡頭是什麼?”

歐陽侍衛勾唇一笑,那笑在昏暗的燈火下,顯得格外的陰森。

“是能讓皇上愛上你的好東西。”-